拾荒生涯

上午,与老婆聊天。有近一周没有聊了。二猫又有新进步,为了出去玩儿会耍驴了。
在外尿了,回家换衣服。出门前妈妈换鞋由小姨着那会儿,以为不带她出去玩了,
大哭。换成妈妈抱,一看又要出去玩儿了,立停。
小孩儿已经有心眼了啊。看到学校新闻,陈文瀚、刘先毅、王建一,还有胡艳梅都在保研公示名单内。保外
的学生中,只有两个人我还记得名字。中午去中心市场,不营业。卖排骨的红房子也不营业。以后的周日,商店都不再开
门了,直到冬季过去。下午,去刘志明那儿吃饭。脊骨、西芹、茄子土豆,面条加青豆和小白菜。味道鲜美。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脊骨。
正在做菜的过程中,刘有了重大发现。有人在扔家具,而我还缺个桌子。
果然有桌子,我们去取了个桌子。
又发现在扔书架。我们又去看。
又发现扔椅子,又发现扔书柜,又发现扔大沙发……
可惜刘没有那么大地方,我住四楼没电梯,又远。扔家具的俩人就和他在同一座楼里,他们扔,我们就去捡,或者再扔回去。我们
笑,他们也笑。不如事先问问都有啥缺啥,就不用去垃圾箱了。今天算是长了见识。
在不同的垃圾箱,我见到了 显示器 3、4个,大个儿音箱1个,还有家具。
前两天只见到了电视机和抽屉。我带回两个电脑转椅,在家也没用过这么好的,腰也很舒服,轮子也很好。
拆了一个小柜子,横着用,变成电脑桌。虽然小,但是容易运输。
还带回一个吸尘器,几乎全新,测试可用。只是没找到管子。不太好找,还要匹配
才行。刘带回一个松木原木的书柜。其间我们还把一些不喜欢的又扔掉。晚,刘帮我把收获运到租房处。对了,芬兰也有拾荒的。除了我自己,也见过专业的,年龄很大,似乎也是以此为乐。之前与刘去很远的超市,lito(发音),路过难民营。据说是非洲什么地方的人,
都是五六层的小楼,楼前有车,每月芬兰发钱。
但是,不能找工作。周二去赫尔新基,替关同学给贾师姐带的被子和枕头。难以想像,师姐不是这么过
了一年吧。
可惜应该是见不到,不然问问。

1 thought on “拾荒生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