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时代的结束开始了

识于微时,包容,宠爱…问责分手,已是极刑。从人们认为是妲已或杨贵妃误国那天起,中国的男性时代就开始衰亡了。男权时代的结束,始于拒约责任。
曾经跟爱人讨论过,男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责任,而不是勇猛智慧权势。所以,不是因为女性更坚强了更杰出导致男权时代结束,不是因为激素或化学药品导致男性消失,
而是男性拒绝成为男性,所以女性只好成为男性,别无选择。先前提到的Wall-E,比之Eva,虽然显得窝囊,也仍然是雄性,因为敢担当。雌雄的区别,本不在于能力。拒绝保护别人,有什么脸面唧唧歪歪要求别人忠于自己。更不用说,还要伤害别人。
所以,从此以后,女性的忠诚,只有一个作用,就是用来肯定或否定男性的价值观,而不再是作为女人的重要品质了。
女性将以主导者和评判者,而不是跟随者的身份出现。不是女子绝情于男子,而是男子首先离弃了自己。很多年以后,历史学家会这样记载,男权时代的结束,是从2008年开始的。以此为记,我连悲夫都说不出来。——————————周的声明:
  我与倪震识于微时,一起共渡过不能尽算的高低起落,早已磨合了一套我们之间的相处艺术。一个人的问题,两个人去修正;一个人的挫败,两个人去承担。我俩是一个团队的,没分高低,输赢也是一体。某程度上,周慧敏早已是一位不同面貌的倪震。任谁一方受到伤害,另一方都愿抵御百倍的痛。一起走过将近二十个年头,绝对不是在一般人的准则下相爱,但外人却总爱把自己的一套价值观去评价、批判属于我俩之间的爱情。  今天我能够成为自爱,懂得爱人,拥有着无比勇气与承担的女人,请不要小看这个精神伴侣在我背后为我付出过的一切努力,包容,宠爱,照顾与扶持。都生活了这么久,没有倪震,成就不了今天的周慧敏。所以我敢大胆向各位说一句:"
我的伴侣绝对犯得起这个错误",而这句说话,亦只我一人有资格去定论。看到伴侣事后为我做出的承担,我马上就原谅了他,又怎会有某些媒体创作出来的痛哭,拍台,大骂,这般无稽的谎言呢
?不到一天,我看到了很多无比荒诞,狠毒,凉薄的炒作与咀咒,妖魔鬼怪都涌进来,愈炒作愈黑暗,致人于死地。  公众人物谈恋爱要承受异于常人理解的压力,从当年决定和不按常规行事的倪震谈恋爱,就知道是一场革命了,亦没有失望过。香港这片是非地,无风三尺浪,暗箭来自四方八面,行差踏错一步就如掉进斗兽场。当中我们需要的信心,包容,付出是一般情侣无法体会的。显微镜下看世界,任谁都难合格。我告诉大家,我们不害怕,也不逃避,只是有点累了。在回复到朋友关系以后,我们要好好享受不用被批判的日子,大家为未来再次装备出发。我相信身份的改变,疏离不了我们之间微妙的关爱。  最后,我要向每位真正支持爱护我的朋友说:"我没枉费与倪震轰轰烈列地爱过,永远刻骨铭心,此生无憾。而我自己亦都会好好地勇敢活下去,一如过往。"多谢各位。  周慧敏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倪的声明:   最近满城风雨,矛头都是我作为一个男朋友怎样失败。我多谢大家的意见和抨击,事发后也承诺过深切反省和负责。想了一星期,我再为我的错误向慧敏道歉,也多谢她再一次肯包容我的过失。但感情由两个人的事,变成了所有人的事,性质已起了改变。雨过天青不难,但可以保证暴风雨不再来吗?我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很久,意识到我这次的错误并非如一些损友说是技术上不小心,而是结构上出现了明显的中年危机。我会正视问题,完善自我,不排除寻求专业辅助。在有信心改善之前,我明白到我在大家的心目中,不再是个称职的男朋友,更不配做慧敏的男朋友。为了令公众安心,为了显示我的后悔和承担,我决定引咎分手,和慧敏结束情侣关系,做回知心的朋友。这无疑是极大的损失,但我相信传媒界,和慧敏的fans,都会欢迎我这个痛苦的决定。我不是个称职的男朋友,但做个称职的好朋友,我很有信心。  我和慧敏相识近二十年,一向互相支持和了解。今日因我的不检点分手,也不会影响我们继续来往,处理合作的日常事务,和照顾爱猫。我做错事,认了错,向慧敏交待了,也得到慧敏的原谅。基于问责分手,已是极刑。以前种种,我和慧敏不会再作响应。以后种种,请大家尊重我和慧敏只是朋友的关系,不要再订出情侣的标准。假如我们的关系再有变化,我们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传媒,令大家可以再行监督。  我已搬离跑马地寓所,再一次多谢慧敏多年来的包容,和传媒多年来的鞭挞。人头落地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希望事情可以告一段落。  倪震 二零零八十二月十一日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