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了几周了吧

郁闷了几周了吧,终于解脱了。这阵儿每天都想办法吃点好吃的,想让心情好起来,未遂。
喝果汗,吃肉–酸菜五花肉让心情好了两天。
在心情最差的时候吃Q蒂派。好了好了,现在又开始正轨了。
那句话是咋说的来着:医生的工作,是把病人从一种痛苦带到另一种痛苦中。
我现在是常态痛苦了。昨天跟老刘同学去了韩同学家,吃墨西哥饼。
终于有机会过了一下秤。
前两天sports day的时候报了去健身房,就是想过过秤。
结果那么多设备,就是没秤。在韩同学家称了一下,又恢复到120多一点了。
强烈怀疑秤不准啊,wii平衡板高科技啊。
今天老婆说我确实是瘦了,颧骨又高了。
但我也不至于瘦掉近20斤吧…
回去再称吧。今天看了《城南旧事》。今天看了 冯骥才 著 《俗世奇人》。
正是我喜欢的风格。要抄袭要好好抄袭。
很可能,从小听《陈十四传奇》长大的孩子还是适合看这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