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我去给鱼们拍照去了

今天跟包师弟聊啊聊,终于又有希望了。
事实是这样–俺们总是整出一个希望,然后发现失望了,又整出一个希望,然后又失望了…
 直到下一个项目。
所以,心情往往取决于当前处于希望还是失望阶段。

恩,上一次希望是俺燃起的,又亲手参与熄灭了。
更精确的说,导师和我在包师弟缺席会议的情况下论证,毛病大约在包师弟的部分里。

另,花了不少时间半个多月了吧 证明,想绕过困难总是不行滴。

以上表明,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有希望的阶段。
这问题分怎么看啊。我们屡败屡战。

—-

前天,我去给鱼们拍照去了。

传说,图尔库的鱼们会在这两周洄游,到上游去产卵。
导师说,可以用飘或盆捞起来。但是提醒我,用网是非法的。钓是需要执照的,但是没人管(注)。

小刘同学说,看到有人抓鱼,很多很大。
我说非法。
小刘同学以前说过,有俩香港的,抓鸟吃,被遣送了。
我还剩这么两天就回去了,不值啊。
小刘同学说 现在瓦普节,放假,没人管(注)。

但是考虑到我几乎不吃鱼。
就不吃鱼这一点,同屋黎巴嫩同学也提醒我打鱼–他原文说hunt fish,那就是啥招也不行–非法。
我说赤手抓呢?
他说 要是有人看你拎着鱼走,就不行。不然,你说你买的吧(注)。
 总结上面的三条注,看看这法制观念。
我告诉黎巴嫩同学我不吃鱼。
他非常惊讶,说 啊,为啥啊?
我说我不会刷刺啊。
他大笑。
我说 当然了,这对中国人来说特别奇怪,要知道我笨。

但是我打算拍两张状观的鱼群洄游的场面。

想想吧,往石头缝里钻的,跳出水面的,跳上大坝的…

走了半个小时多。路上拍某种野鸭子发现相机没空间了,又一顿删除。
终于到了。

岸边一看,水太浑。中间小岛上有两三个钓鱼的。
我跳~~过去。发现体力真是好啊。
二米来远的石头,下面是水,一跃而过,准确落下。

然后问那几个家伙,我想拍鱼,哪儿去找呢。
大家都说 水里鱼很多,但是想拍你得能看见。
有位可算起钩了。我屁颠问 鱼么?
不是,泥。

后来,一位告诉我岸上有条。
指给我看,发亮的那个。
就我这眼神,居然能看到,像一大片塑料布。

上岸看,挺大一条死鱼。
回头大家看照片吧。有我的脚作为对比。

拍鱼,一条也没拍到。

十多只水鸟,打架的盘旋的谈恋爱的,不知道它们收获如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