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变化能有多大 及 二猫的进步

李记者非说他告诉过我N次小桔子这个名字了。
但是我却只记得小桔子这个人,却不记得知道她的名字。
是李记者健忘呢,还是我老了。

曾经那么相信自己精确的记忆。
变化,有这么大么?

我煮了排骨,忘了吃,重新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太久,不敢吃了。

我记得咖啡让叫半岛,其实那是个电视台的名字,咖啡店是上岛。

去哈尔滨的时候,人家说校区在道里。我就说 啊,道里,火腿肠。
领导就给我们买了火腿肠。里道斯火腿肠。
大家说我故意的。

很久以前,我第一次记忆出错。
是本科的时候丛同学跟我打赌 色 字,不是颜色的色的时候,读音是什么,平舌还是翘舌。
那是第一次开始发现记忆有问题了。

当然,有许多事情一直没忘。
山脉河流半岛的名字。
前几天发现甚至还记得低音谱号的样子,上次见着它是二十多年前了。
如果完整的说,我只记得那两个点左边的部分。
但是二十多年不忘,似乎记忆力变化还不大的样子。

综上所述,我倾向于李记者从未告诉我小桔子的名字。

我知道小桔子,但是哪想到她那么有才华。

—-

变化还是有。岁月不留痕是不可能的。

前两天,老婆给二猫买了个假的小鸡。
一个上发条能点头假装啄米的玩具。
二猫从地上把它抱起来,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它。
还摇一摇身子,像妈妈哄她的时候那样。

这种小女儿态,以前我是万万想不到有一天不但没有讨厌,
还觉得很温馨的感觉。

变化不可谓不大。

二猫的变化更大。比我大。

她现在能自己拿着勺往嘴里送喜欢吃的奶酪了。
有时还妈妈一口,爸爸一口(过家家吧,假装一下),自己一口。
可以准确地吃到嘴里了。
而且,明显的,是个小左撇子。
乱画乱写的时候,也是左手,这个正在纠正着,其它的事,由着它吧。

有个屁股后面有条绳当作发条的小龟还是什么动物的车。
二猫已经会一手持玩具,一手拉绳,然后放在地上看车跑,玩得不亦乐呼。

表达感情的方法。
喜欢哪个玩具,亲一口。也让玩具亲她。似乎不怎么关心玩具的感受和意志。
喜欢哪个玩具,蹭蹭。也蹭蹭妈妈,用下巴颏,也用脸蛋儿。
看得出来,这是老猫的妹妹不假。

能明确地发出许多指令了。
比如要出去玩,溜溜溜溜溜。说一大串。
我小时候这个音,有L的,一直发不好的,直到上了小学。
二猫看来不会有这个问题了。

能干更多的活儿了。
还是给妈妈拿来件她想让穿的衣服,不能光脚在地上跑。
要出去玩了,自己去拿鞋放地上。

从这样一个小孩儿,变成一个大人。
人的变化该有多大。

4 thoughts on “人的变化能有多大 及 二猫的进步”

  1. 我今天告诉老刘,说我看见这个日志里你对二猫的描述觉得很感动。
    他说:我也有爱心。
    我说:这不是普通的爱心,是不同的感情。就好像我的老爸在外面再酷再凶对我都是很温和,比如每次吃鱼他总是把鱼脸夹给我不论是家里还是在外面很多人一起吃饭,说这是鱼脸上最嫩的一块肉的那种感觉。
    他说:老杨比较感性我比较理性。而且年纪有差别。
    我:。。。。。。

    这不是代沟,这是马里亚纳大海沟~~~O(∩_∩)O~

  2. 左撇子为啥米一定要纠正?我从小到大喜欢的男生都是左撇子,从学前班到现在,现在想想真是奇迹~~~
    如果留下后遗症反而不好,比如老刘常常就分不清左右。走到路口总是要想半天,连钥匙常放哪个口袋都不清楚。
    除了世俗的原因还有什么原因证明用左手不好呢?
    小众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不是说真理常常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么,这个孩子既然有不同于世俗的趋向,为什么要让他跟大众一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