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地摊

好几年没赶上了。
当年,年年去买。当年,工大的书比较好,有课外的,有机械电子各种东西,还有计算机的。
师大的就很糟烂,当年也是,除了考研的政治外语之外,就是教材。教材都很新。
当年就能看出来了,师大学生不学无术。恩,没说你,有些不学无术。后来,应该是受教材科取消影响,工大的书越来越贵。
而且俺在进步,几年来经典也收集的差不多了。就发现这书的档次是越来越完蛋,
价格是越来越高。
师大倒是没啥变化,还是一样糟烂。忘了是哪个医学院,桂林路附近,路过的时候也买过两本。有一年去吉大南校区,买了N多,堆在老婆实验室,一天一天往家倒腾。
有本10块钱的英文影印版呐。爽。大三那年,我因为还债–这个以后再说–把书都卖了。同学们相传,在二舍派出所对面有个书摊计算机书很好,纷纷告诉我让我去
买,都知道我喜欢计算机书。
那就是我的摊。卖得不错。债还了。
但是我真的真的很心疼。从那以后,再也没卖过书。
有本好书,计算机图形学。我不在的时候,被同学卖了,便宜。我这个心疼啊。
另一本,烂书,教育孩子什么知识的吧,卖了三十多元还是五十多元,
也是我不在的时候同学卖的。
原来大家不是根据书的好坏定价的。卖了这些心爱的书,心情很坏。我就喝酒去了,当然,还得花钱喝。
那个时候,心情好也喝,心情不好也喝。
就像逃课,心情好要逃,心情不好也要逃;天气好要逃,天气不好也要逃。
关于喝酒,同学们,凡是想让我喝酒的时候,那是10多年前,俺还年轻的时候,能喝的时候。
如果你没机会跟我喝,就怨自己认识我太晚吧。
就像现在俺不逃课了,因为我不去,大家都等着我。其余的书。李记者手里有一本没还我。别以为我忘了。
学生手里有几本。
yinocean和苏同学共同给我弄丢一本UNIX的宝书。—-有几年,经常跟老婆去旧书市场。旧书市从四分局搬到省图后面,又封了一半,
在新疆街市场里了,后来搬到了一个花鸟鱼市里,靠近火车站了。
每次旧书市搬迁,我都骂一骂。后来老婆说,旧书市的书其实也不便宜。
只是当年–更早的时候–我确实觉得旧书便宜,形成了这样的印象。
比如,其实在旧书市上买的英文小说,就跟新书价格差不多。最大的收获,应该算集齐了一套 福尔摩斯。费了将近一年吧,第五集最好找到的。走很远的路,背一大堆旧书。回家再挑选哪个先看,哪个买赚了。这也是都
市行走–后称为暴走的开始。关于暴走,以后再说。基本上我买东西都不讲价。也不喜欢买东西。
唯独旧书除外。乐此不疲。讲下来一毛钱可能都得乐半宿。
其实按我老婆说的,也没便宜到哪儿去,本来也不贵的东西。—-最后,我还是怀念一下被我卖掉的那些旧书。
那一天,我把他们都换成了钱,就像是背叛了相濡以沫的朋友。心疼,羞愧。
尽管那上面都盖了有我名字的戳,但是,我再也找不回他们啦。
人生如此,当一大哭。大四,旧书摊又出来了吧。
可惜今年又不得见。去年,是因为ACM比赛。虽然是一等奖,还是挺遗憾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