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记者 III

李记者 III然后是北京。这次比赛总结起来是 吃得也不好住得也不好。但是这是我们重要的共同回忆。比赛无聊至极,但不是说这故事现在讲起来无聊。—-书接上回.一夜劳顿,下火车换地铁(还是打车?地铁吧,记得是地铁口出来的),然后步
行.说是一公里啊还是多远,这是国际标准单位制么,把我累得.大家跟败军一样,忽啦啦走到那座破灰楼前.我跟李记者对视–这儿,就这儿?-对了,李记者前两天补充,说我们在赛前,食堂还是饭店吃饭.他说我提起如何杀人,他兴致勃勃地想起很多方案. 服务员侧目,我们才收敛些.
我都不记得了. 他信誓旦旦地说绝对有. 那就有吧.-进了灰楼,收缴大家手机,整得挺正式的样子. 李记者和我不约而同说: 这什么事
儿啊.嘿嘿. 我们后来知道,那一大袋子手机大半夜的,不停地响. 有的是家长(选手
中不少学生)打来的,有的是闹表. 看守手机的工作人员只能听着,不敢给关掉,
也不能接电话.总结:住得也不好,吃得也不好.比赛结果自然也不好. 颗粒无收.人民大会堂,进去好像是个光荣似的. 开会颁奖, 然后一大堆人排在一个弯的架子上
照相,镜头摇半圈,照出的结果像是大家站在平面上.拍照前李记者非要上厕所,要拍照了还不回,我找了半天没找到他,自己回去照
了. 没想到他早回来了,在一个小角落站着.照片扔柜子里了. 有时他去我家,我就拿出来说,认识这个不?他就笑,啊,我也有一个. 当然啊,你还在现场呢.我还记得是赛后吃饭. 我们两个还是无拘无束,谈我们的. 领导们也没招.与领导们有关的是 一个省的代表提到 新疆力度很大,一等奖给了一万元不什么. 问我们省如何.我说 我们省凡来的,一人一个笔记本.大家面面相虚觑,只李记者点头说 是啊是啊.领导是位女士,年龄不大,被我俩弄蒙了,脸都红了,说没有没有.如此默契的配合,李记者啊,只有你我才有,且此后合作成功多次. 其实我是个
不太搞恶作剧的人,为啥跟你在一起,就变成了这样呢?我们跟谁提起过打架的技巧吧. 你指着我说 他可是打架的好手. 我心想 切,搁我都不信.但是我稳重地点头,说还行吧. 对方将信将疑的样子. 下次还是换过来,你比较
像能打的, 而且点头的时候也装得更好.—-一起参赛的省队,回来就散了.只有我和李记者保持了长期的联系,且跟修计算机没啥关系.我们后来一起参加过15000米长跑,专业组;一起在我生病不太舒服的时候从师大净月校区走回我家附近,然后大吃,要补回来;我们一起跟风大先生们喝酒吃肉(注:李记者和风先生喝酒吃肉,我吃肉),某
位暗示吃海鲜吧,我们俩执力要肉,动物的肉,又异口同声地说,海鲜也好,你吃吧;
后来还有好多故事, 还有典典 ,以后慢慢再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