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李白

—-

2001年5月,大姐买了只猫,因为暂时不能养,寄存在我家.这只猫后来被拒绝交回,
留下来与我们共同生活,至今超过8整年了.

他的名字,叫做李白.李,是我老婆的姓;白,是他的毛色.两眼都是蓝色的.不吃鱼.吃
猫粮和妙鲜包.吃汉堡(比如鱼肉堡里的鱼)和一切够贵的东西.

当年寄养的时候,我还自以为是主人,因此进行了诸项规定.

最初规定:床不许猫上,当时没地板,是红色掉了漆的水泥地.而且李白经常窜到小
阳台上打滚,弄一身土再回来.为了能把他从床上赶下来,还买了个高压水枪,准备
趁他上床的时候使用,好能吓他一跳,以后不上了.结果,这都没用.至今,他在我们
的脚下睡,且在枕在脚脖子上,因为高度恰好舒服.原来枕过我,我意志不坚强,经常
在三九天被他把我一条腿挤到被外,冻醒.后来我被压麻的时候无情地蹬他,他就开
始枕我老婆脚腕.有良心的是,我老婆身体不好和怀着二猫期间,这家伙又开始枕我
了.我照蹬不误,一般打扰他根本不理,厉害了就睡地板,过会再回来.我俩似乎都在
梦里, 蹬和跑和回来,全无意识.

最初规定:猫在晚上的时候必须去阳台.他还没有写字台和地面间的缝隙高的时候,就
开始明白每晚睡前我抱他的不良意图了.一到这时候,就SOU一下钻写字台下面,怎
么赶也不出来.最终的斗争结果是,如前文关于上床的问题所述,我全败.

大姐当初选李白买,是因为他很活跃,在怀里奋力挣扎.我现在怀疑,那是因为他是
野猫.这家伙喜欢咬人很多年.当年,我和老婆的手背上都有很多血痕,幸好没有结
疤.不过,即使结疤,又能把他怎么样呢?手背上有很多血痕不一定来自牙,而是来
自爪子.不是前爪,那样我们完了,猫的前爪的抓痕非常有特色,外窄内深,小小伤
痕里面可是相当严重.我们的另一些血痕是这家伙踩奶的结果.踩奶是小猫的特定
动作,用后腿蹬猫妈妈的乳房,才有奶水.我想,可能后腿无力的,就被淘汰了吧,同
时也是一种训练.他把我们的手背当成了训练器材,直到现在还有这习惯,高兴了
就来两下,好在如今能收发自如,伤害小多了.

但是,这一切对他真的只是游戏.我不是说他无心会伤害我们,而是事实上我们见
识的都是收敛以后的威力了.

说牙.我一直以为这家伙没深没浅总咬伤我.李粲跟我显摆他的一只猫能顺着裤腿
爬到脖子上.哇,多亲昵啊.我把MSN签名改为 我想养一只会爬裤腿的小猫.当然,
李的猫后来也不爬了,长大了,不过这是后话.我对李白之失望,可从此事见一斑.

但是他确实有深浅.很多年前了,我怕他把我手咬破,戴了手套去逗他.结果是他一
口咬住,对我的手指骨和手背的动作只能用蹂躏来形容,我大声惨叫,但是下不了
手去使劲打他,他落荒而逃.摘手套看手,我明白,他平时分明是留了十二分的情.

另一次.老婆回家去了,我与李白独处,并吃鸡腿.老婆似有交待,别让李白吃鸡肉,
有激素.但是美味在前,兄弟怎能不分享.我啃差不多了,把鸡腿递他.他一张嘴咬住
那半边,我说,"撒嘴",住回夺.还没等我发力,就听见KABA一声,鸡腿骨应声而断.

我一后背冷汗呐.那是真的,李白平时跟我只是玩玩儿而已.那鸡腿骨比我的哪根
手指都粗,而他毫不费力,咽了.

那段时间,我对他相当残暴了,事实上.经常教训一顿,按我的说法,这不能惯着.李
白的应对之策是一看我要动手,趴伏在地上,下巴紧贴着地,我PAPA地打,人家一声
不吭.见我收手,还歪着眼睛看我,那意思,"完事没?完事我走了啊."

但是打他是毫无用处的.不让他让菜板上坐着.他盯着你,见你离得够远,就上去坐
坐.开始一吓唬就跳下来跑,后来变成了吓唬是不行的,必须离得足够近.再后来,
我们发现,他平时在桌子上走来走去,根本不会碰到任一个水杯(喜欢在我们的水
杯里喝水是另一回事),想找你玩的时候,就开始把你各种喜欢的东西BALE到地上,
从水杯到手机.

特意做着你反对的事儿,然后看着你示威.

同时,也探索所有周围的世界.

一教住的时候,不是总有水,就总接满一缸放着.李白在下面蹲着,看不清缸上的情
况,看我和老婆盯着缸,以为不定多好玩儿呢.一跃而起,跳入缸中,还没等我们反
应过来,又跳出来跑了,在一边舔毛压惊.此事发生过两三次.俺警告过他了,但是
他一向对俺的警告置若罔闻的.哼.

刚来的时候,还看不出来这家伙后来的英武–英武,仅对自家人而言.

大姐原来有只小猫,人家能在桌子的横撑上走来走去,如履平地.李白从未做此尝
试.我帮他试过,他对我很不屑的样子.

最开始我以为他不会跳呢,只会一路小跑, 过阳台的台阶时,需要爬上去,而不是跳
上去.唉,笨猫,这是不是狗呢,我暗想,当面可能也评价过.后来终于面对一鸡腿的
诱惑,凌空由桌子到写字台,打一直平弧线,近两米.此前,我还一直用这鸡腿训练
他来着,后来发现是目标平台面积太小.

但是,李白仍是胆小猫.

邻居家的狗冲进来了,他不去挑战,跑到高低柜最高处,让我去对付那狗.

一时,这家伙正为情所困,我们找到一只小小女猫,欲成其好事.结果他只会一路尾
随而已, 任我百般劝说,甚至把他俩关进小室,都不行啊,唉.小女猫也是太过霸道,好
吃的东西,居然不许李白靠前.是可忍孰不可忍.李白终于认清形势,不再答理那女
士,懒洋洋地躺地上了.就是,有什么呀.我奖励你吃好吃的.要有气节.

与李白不同,那女猫很会粘人.先坐我老婆旁边,抬头瞅,不反对?坐腿上,抬头再瞅,没
意见?上肚子上躺下了.李白则是傲气十足,你觉得我可爱,我还不一定答理你呢.你
喊我啊,我摇摇耳朵就算给你面子啦.

当然,你是对的李白,最终不还是你留下,女猫走人么.但是,你的行为,真的让我失
望,冲上去能咋的呢.呸.

家里放自行车.白天这家伙吓得不行,东躲西藏的,半夜听到他去挠自行车的幅条.新
家俱都要仔细检查,到了新房子都要害怕两天不敢大动.不过新房子放旧家俱,熟
悉起来快多了.

李白曾有过一个伙伴,一只巴西龟,名比尔.盖茨(他的兄弟是比尔.克林顿,夭折
了,没见过李折).李白不太招惹它.我和老婆私底下议论,这家伙一定是吃过亏.

李白受过两次大伤.一次是我们出门,寄养在大姐家.话说这也不是唯一的一次.某
次大姐把李白扔在了楼道里–可见其愤怒(毁了墙纸和衣柜)–意思是你爱跑就跑
吧别回来.可李白平时总让你开门,你把他扔外面,人家不跑啦.站走廊里可劲喊.最
终又被抱回来.其中一次大伤,就是在大姐家受的.那两天她家也没人,老婆去换猫
粮猫水啥的,发现满屋子溅得到处是血,李白猫在一柜子下面.后来我们勘察现场,
断定是另一只猫打进来了.窗框的上面都是血.李白的右后腿上有猫形成的特有伤
痕.

后来我们安慰自己,李白还是打赢了吧.因为只有胜者才会留下来.二楼,毫无凭借.敌
人也够牛的了.

当天晚上,大姐家还是没人.我睡那,把菜刀放在枕头下面,旁边放块毛巾,开窗睡
觉.我的想法是,如果那猫来了,第一步是关窗.然后用毛巾护脸,宁可把满墙都溅
满血,也不打算让它活着回去.

在一教住的时候,一次我姐夫逗猫,试图拔胡子吧.李白求助的看着我,我没吱声.很
是对不起.

结果那夜,敌人没来.

另一次是给李白KACHA.我签的字.他很害怕.我说:就这一下,从此你就幸福了.当
年10斤的猫,为情所困,瘦到七八斤,此后又恢复了.术后怕感染,给吃了头孢,结果
一个劲儿恶心,还强撑着下床去吐.最终我们认识到,没感染就吃消炎药是错误的.停
药,李白很快痊愈了.开始了他幸福的生活.

除了受伤,惊险当然免不了.在一教的时候,跳到隔壁的阳台上,挂在铁丝网上,上
不得下不来,惨叫连连,被我救回来.在工作室挠墙(原意:D),把眼睛迷了,乖乖地
让我老婆给上扒眼睛上眼药.事后那份粘乎啊.还被我关在门外过.后来出门前要
念一遍:水电煤气窗户猫.检查一样不漏,然后锁门.

窗户?一多半儿不是怕下雨,而是怕李白跳楼.虽然他在一教小阳台上两寸宽的木
条上后来也走得不错,还是不放心.另,工作室的铁纱窗,因为他对夏天外面的蚊子
感兴趣,用爪子研究,上面好多个洞,只好用纸条用胶带补.

后来,我们经过漫长的磨合–主要是与我磨合,我老婆诸事忍让了,脚腕麻了都不
动一下–终于和平共处了.或者准确的说,他把我磨合了.以前的诸多规定全部取
消.

我们不穿黑衣服.

家里只养他允许养的花–八宝死了,叶子被一个个摘下来当飞镖了,开始还顽强地
活着,最后死于根被撼松;另一棵不知名的,也死于根被撼松.龙爪枸还活着,是因为
够大.经常看到李白特意从那下面走过,头特意被叶子碰到,然后特意愤努地去咬那
叶尖.

我们的杯子都盖起来.

当然,李白也懂事.对二猫一直敬而远之的.甚至在二猫特别小的时候,假装没有看
到她,绕着走,不看,不闻,不表示任何兴趣,甚至不进二猫所在的屋子.现在,他们已
经开始形成友谊了.李白会去蹭二猫的手,二猫也会蹭她喜欢的玩具.李白偶尔(只
一次)作势欲咬,二猫大哭,记住了这事.他们,各自都掌握着分寸,彼此不伤害对方.

李白现在最经常做的事,就是睡觉.白天晚上睡,偶尔起来巡视他的疆土.在他的心
目中,我们只是住在他的国度的外人,不视我们为臣民,可能已经是宽洪大量了.

他现在八岁多点儿,还有很多年快乐的日子等着他.

野猫的平均寿命是3岁.家猫平均寿命是13岁.迄今最长寿的猫33岁.

去温州的时候,与唐老师聊天.他说他家有两只猫,一只年龄较大.我说多大?

21了.

另一只呢?

他说 另一只就小了,才十多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