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杀

就这两天做的梦.很少梦着梦着醒过来,更很少在梦里发现自己完全绝望无助,这
次全占了.

梦是这样的.

不知犯了什么事儿,反正是要被绞刑.

广场或者两排房子中间的露天.

上面不知道从天上啥地方垂下一排绳套,下面地上摆了一溜椅子.椅子都挺旧的,
油漆斑驳,而且看起来不结实,踩上去不小心就可能会摔下来.

前面十来个哥们都把脖子套上了,一个个苦着脸,等着行刑的踹椅子.行刑的兄弟
们也一溜,看我们.

我是被行刑的,下一个就是我了.

当时阳光强烈,有些刺眼.感觉世界真是美好啊,舍不得.虽然在梦里不知道自
己做了什么,但是想想,反正结果已经是这样了,只能承担.没啥推脱的.想跟
行刑的兄弟们商量一样,一看那么多人,行贿可能都会被拒绝吧.

要果断,要勇敢.

算了.自己站椅子上,小心地别把椅子踩倒了.看看绳套,似乎系得挺可靠.拽拽,用来悬
挂绳套的木架还是什么颤颤微微的,但是算结实.

自己钻进绳套里,眼睛一闭–就醒过来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