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鲁斯神鹰:被亵玩的学者季羡林和其它 ZZ

◇◇新语丝(www.xys.org)(xys3.dxiong.com)(www.xysforum.org)(xys2.dropin.org)◇◇

  被亵玩的学者季羡林和其它

  作者:荷鲁斯神鹰

  《季"大师"盗用我的文章》一文读罢,顿时让我感到颇为出人意料,方舟
子的文章《我的经典》竟被季老选进了其主编的《百年美文(1900-2000):读书
卷》,这让人们对季老读书的喜好有一个新的认识。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途径读
到方的文章,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想法把方的文章收进其编写的著作。
他这么做让我感到对他的印象好了一些,不是那么"老古板"了。 季老唯一没
太做好的是:其实应该征求一下方的许可,方知道了这件事是不可能会不答应的。
想来季老这么大岁数了,去征求年轻人的意见,想必拉不下脸。季老驾鹤西游,
死后其子季承、其徒弟"儒学巨子"钱文忠又为一些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季老
如泉下有知也怪可怜的。所以( 虽然是季老错了)也希望方稍稍宽容点。

  季老还有一件事干的出我意料:西安《华商报》2009年7月28日有一则专题
《废都解禁》( 可能大家都知道了)有一章竟是:最困难时,季羡林力挺过他。
季老力挺过《废都》?!《废都》是一部讲西安文人龌龊事的小说,我家就有一
本正版《废都》,只是时间很长了。这本书是怎样的内容从一点就可以看出来:
我认识的尤其是学传统文化、教国画的恨死了这本书。

  他倒是挺有勇气的!

  我仔细想了一下,这本书我在一年半以前看过,在西安南郊的一家书店,略
略翻了一下,好像的确分上下两本,我看了上没看下,看完也全忘了( 没有诋毁
季老的意思,我读书很难记住点内容的,然而还是爱看)。可没想到下册有方的
文章,如果知道,作为他的"粉丝"是一定会去看的。迄今为止我也只泛泛翻过
季老的这本书和《留德十年》,对季老专业( 印度学)以外的著作的了解也仅限
于此。季老的专业印度学我一点都不懂,但其学术成果得到了很多资深印度学学
者的肯定,想必是很高的。但我志不在此,不关心这些问题。

  季老对印度学以外的学术成就这几年在学术界遭到了很多非议。"国学大师"
( 尽管本人并不接受)的帽子被葛剑雄质疑;文学水平被"文坛剽客"余杰讥讽
( 尽管被《新语丝》作为原教旨主义基督徒来批,但他还是有一点点水平的);
更不用说方( 并不是要和余杰等同,我不是这意思,方先生不要生气)的博文
《东方文化"统治"世界?》和《再问东方文化凭什么统治世界?》对季老哲学
水平的疑问......这些文章都写得很好,质疑的很有依据。老话说过:寿则多辱。
这话还不完全,现代学术高度专业化,一位学者能说明白自己所研究的专业问题
就很了不起了,但对自己专业以外的问题的看法( 除非他还同时深入研究过多种
学问),则不比一个大老百姓对该问题的看法更深刻。况且,这是一个网络、普
及教育的时代,民众可以从很多地方看到不同的消息加以甄别,再通过独立思考
完善自己。有人说过,现在一些经常上网的小屁民写的一些东西比原先大作家写
的都不差,这话有点夸张,但反应了一些事实。这个时代想造万人敬仰无人质疑
的神是完全不可能的。季老呢,他的专业印度学太冷门,曲高和寡。他又只懂这
些,所以硬要让他弄点别的,实在是很为难他。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电视上,他正坐在床上,那时他的身体已不太好了,眼睛
都不太能睁开。他对准摄像机,认真而缓慢的说:我们这个国家有很大的一个特
点,不侵略,我们国家不侵略别人,只有别人侵略他。有的国家一强啊,就侵略
别人,可是我们中国不侵略。侵略,侵略别人其实我们也并不难,周围很多小国
家,随便一挥手我们就可以侵略,可是我们不干。中华民族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
族,这一点世界人民都可以看到。这个中国人就是我们的文化就是不讲究侵略的,
你像有个例子---郑和,郑和下西洋当时,如果中国要侵略的话,很简单,郑和
下西洋一下走到非洲,我们要侵略的话,很容易的,不费劲。我们这个民族中华
民族从来不侵略别人。反过头来,我们也不让别人侵略,日本人占领中国,我们
中国人民起来反抗。所以一个是不侵略,第二是不让别人侵略。这两个加起来,
就全面了......

  还有一次类似:我们这个国家形势越来越好。第一个我们,你不能想象,中
国能侵略别的国家,而我是不能想象,我们国家跟侵略这俩字,不沾边。可谁要
来侵略我们,我们也不饶他,日本就是例子......

  季老的这些说法是有历史背景的。当时网上热抄中国"和平崛起",搞的一
帮游手好闲的文人也跟着瞎起哄。在这个时候让被捧为"国学大师"的季老代表
"中国文化"发言好像很有代表性,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不正代表中国文化宽厚
仁慈的面目?其实,毫无原则、毫无理性的拿老人的话打温情牌是一种亵玩。

  这是那个那个常年坚持四点起床学习的前辈吗?四点起床学习的刻苦精神却
没给他带来对知识的怀疑精神。季老是响当当的爱国者,他确实不能想象这些。
这话说真像一个老学究,说的我......总觉得心里不知该说什么好,怎么能说出
这么低级错误的话,我不认同这些内容。这个问题我想过,也许季老真没太学过
历史,他的历史观实际上属于从鸦片战争一直到现在都在一些国人心目中根深蒂
固的受害论。而他说的并不是事实,中华民族的确提过很多爱好和平的说法,但
这只是种美好的想法。近代( 包括古代)中国的确遭受了深重的灾难,但并不代
表中国古代没有侵略过别的国家没有加害与别人。这世上包括中国在内我还没见
过一个国家没有侵略过别的国家的,这是个经济学问题:一个国家当土地养活不
了人口时,对外侵略是必然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例外,不是靠美好的幻想、
掩盖事实真相就能解决的。从这时起我就想写些关于他的文章,觉得作为被万众
瞩目的学者被扣上一些帽子,被要求谈一些自己不太知道的东西,确实有违学术
的尊严,让季老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

  也许是季老真的不知道吧( 但愿如此),历史上中国因为人口问题经常搞移
民,把养不活的人口弄到别的地方去,人数一多就和当地人发生冲突,矛盾激化
的厉害了就会爆发战争,历史上屡见不鲜。没有人口问题,国家也因为皇帝好大
喜功之类的原因征伐周边国家。纵观中国历史屡见不鲜:秦国侵略过六国;汉朝
干涉过朝鲜半岛、把南疆划进过自己的版图;隋朝干脆就是因为征高丽垮台的;
唐呢,不但征过高丽,还在中亚和阿拉伯、突厥打了一场大仗,从此其势力彻底
退出了中亚;蒙元更是征服了整个欧亚大陆;明朝光朱棣就五次讨伐蒙古均全军
覆没;满清鸦片战争时还在开疆扩土,电影《鸦片战争》里还有位大臣在口若悬
河:我大清开国二百余载,从来都......这些历史事件在诗词歌赋、二十五史中
都以一个器宇轩昂、豪情万丈的"征"自来形容,恐怕不是什么"自卫反击"或
"保家卫国"的意思,而是赤裸裸的"征服"。上述那些做出征服行为的既有蒙
古族也有满人当然也有我们汉人,他们都属于"中华民族"的一员,不知中华民
族"与侵略无缘"这个结论是怎么论证出来的。

  除对外战争外,内战也时不时的爆发,经常伴随大规模的杀伐。以至于新王
朝建立,统计人口,至多只剩前朝鼎盛时的两成。大名鼎鼎的黄巢、朱元璋、张
献忠、李自成、绿林赤眉的恐怖屠杀恐怕不用我多说了。我只想说另一件事,我
看到《宋史》里有这么段历史:弱小的北宋尽管到了要被北方强大的金消灭掉的
情况下,却仍在西南血雨腥风的镇压苗人时,我哭笑不得......对狼出羊像,对
羊出狼像。真是绝佳的写照:你被八国联军、夏金元辽清匈奴吐蕃欺负,弱小的
苗再被你欺负。这不正好应证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的自然法
则?倚强凌弱是世界难以根治的生存法则,中国也不例外,但也没有必要掩饰他,
掩饰的结果就是受害论的诞生。有个说过日本人侵略中国、有多么坏的家伙在说
起苗人时曾对我说,他们弱小该受欺负。这话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对弱者的态
度体现的是一个人的真实嘴脸。与其说爱好和平,不如说他们对强者爱好和平,
一碰见弱者那副会做戏的虚无党的面孔就跃然纸上。一方面用公理正义论证自己
无辜弱小被欺压,一方面用弱肉强食的道理解释对苗人的征服。理论不简单啊!
我们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的民族不讲究侵略,不侵略是面对强者,但对弱者哪?善
良是弱者的影子,但不代表弱者是善良的。我蔑视这种人。小的时候当我听说中
国被列强欺辱的时候,我和季羡林的想法一摸一样:我们这么善良的民族还会有
人忍心侵略他,这其实只是听取受害论的一面之词,只能骗骗天真的小孩子( 或
是季老)......说起苗人,恐怕我们汉人都该......翻开苗人的血泪史,想起自
己的祖先在封建王朝统治下的生活我这样的无知小民感到既同病相怜又令人气愤,
恨的是封建王朝的惨无人道。鲁迅说过:中国人吃人从三皇五帝一直吃到民国。
这话还可以套用一下:汉人欺压苗人从三皇五帝打败苗人的祖先蚩尤开始一直欺
压到民国。了解苗人历史的学者该不会不知道这些吧......

  其实中国历史上既没做到不侵略,也没做到不让别人侵略。唐、蒙、清三朝
是响当当的异族统治,本来我们汉人是异族的奴才,却也为主子摇旗呐喊。经常
将这三朝的征服史拿到历史书上炫耀,却从没用同病相怜的态度同情被侵略的别
国人民。这些少数民族基本是在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的情况下就征服人数比他
们多的多的汉人,而且汉人也照样舒舒服服的了几百年的奴才。不知"从不让别
人侵略,我们中国人民会起来反抗"又是怎么论证出来的?会做戏的"虚无党"
说一套做一套。到时候装疯卖傻,季老不会也当真了吧?

  季老既然被( 有些学者)称为:中国文化的良心;真正的文化人;有独立思
考的学者......说话总不该如此让人莫名其妙吧?

  中国既然要做负责任的大国。我们应该从内心深处反省,对事实要澄清,对
受害者要道歉。季老认为中华民族不讲究侵略,一个是不侵略,第二是不让别人
侵略,否则自己会无法想象。说得很好,关键要做到不要选择性遗忘。更不要用
"我好别人坏"的历史观教育下一代。

  几天前天我看电视,"儒学巨子"钱文忠说他从来不敢把当前学术造假的事
情告诉季老,季老要知道这些事情,恐怕都要.....如果二十五史里的征服侵略
屠杀让季老看了,见不得血的季老恐怕更要......

  季老说了那么多话,其实是被媒体大众利用、亵玩的,没人懂他的专业,只
是毫不尊敬的用季老一些( 自己或懂或不懂)话为自己的私货装点门面。对一个
学者而言,自己的学问被理解是一种最大的尊重。但像这样拿权威( 其实还是别
的领域的)为一种东西服务则是对学者的亵玩。而媒体播放的这些内容是对封建
王朝对内镇压对外征伐的丑恶嘴脸的蓄意掩盖,是对被残酷迫害的民众最大的不
敬。

  其实和方舟子很像,我也不晓得季老"21世纪是东方文化的世纪,东方文化
将取代西方文化在世界上占统治地位"这样的豪言壮语是怎么来的?看了看季老
的一些零散的文章,我知道了,季老说的东方文化原来指的孔子的儒家。

  季老不会是因为见了儒家经典上有几句仁义道德忠恕宽容和谐中庸就看软了
膝盖?认为儒家标榜"和为贵"就造福了中国人和世界人民,给世界带来和平?
我想:季老应该好好看一看《儒林外史》或是了解一下真正的儒家----王莽
治理下的"新"朝历史。

  季老看过那么多书,觉得应该很懂中国被"仁义道德"旗帜掩盖下的另一面。
可事实让人有点跌破眼睛。我希望他只是老糊涂,有些像孩子,也有些像他养的
老猫,变得很天真很温顺。对于一个老人来说,《楚门的世界》里的生活对他们
更可爱一些。

  再见,季老!

  最后,对文化界再说两句。

  我们这个时代被称为光怪陆离的后现代,( 斯琴高娃、周润发不是还联袂主
演了电影《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吗?)关于这个"后现代"我总是所以然的闹不
清。我查了查,原来后现代是这样的:( Baidu的解释)后现代主义是一股源自
现代主义但又反叛现代主义的思潮,它与现代主义之间是一种既继承又反叛的关
系;后现代主义是一种源于工业文明、对工业文明的负面效应的思考与回答,是
对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剥夺人的主体性、感觉丰富性的死板僵化、机械划一的整
体性、中心、同一性等的批判与解构,也是对西方传统哲学的本质的意、基础主
义、"形而上学的在场"、"逻各斯中心主义"等的批判与解构;后现代主义是
对西方传统哲学和西方现代社会的纠正与反叛,是一种在批判与反叛中又未免会
走向另一极端――怀疑主义和虚无主义――的"过正"的"矫枉"......

  看得我有点云里雾里,但大概知道点意思。这种现象现在已是一个潮流,在
知识分子嘴里很常见。有个例子就是目前中国有一大批用西方研究方法研究中国
古代学问的"中西医结合"学者,他们的"后现代"倾向就很明显,看来中国也
已步入后现代社会。不过如此"后现代"显得有些搞笑:都大声疾呼中国现在终
于需要话语权,拼命复兴传统文化,祭孔,仿佛是儒家让中国有了今天。

  我不晓得儒家有什么好吹的。作为封建王朝的"党校"除了搞点文字狱、思
想钳制以外还能干什么?我还听过有文人大声疾呼:没有儒就没有中华文明。儒
学是一元论,只有一个"思想":一切对错都是以圣人( 其实是权贵阶层)的好
恶为准绳。所以儒家的东西不论写些什么好听话,都不是在讲要懂礼貌尊敬之类
的教诲,而是一种绝对的精神控制。发展了两千年的儒学通过洗脑的背诵训练,
向普通民众灌输对统治阶层不容置疑的服从;这些东西没有为中国发展出任何一
种有用的学问;甚至连一种艺术文学形式都没有诞生;儒学的一切学问离不开一
个主题:唯有像哈巴狗一样对皇权摇尾乞怜的"无限忠心",才会得到两下温柔
的爱抚、几根多汁的骨头。吹捧的越无耻越会得到"高尚的名号"愈发令万民敬
仰。

  这种文化时不时抖出两句可笑的"正清和"理论吓唬人:看,我高深吧?儒
生不事生产,肩不能挑手不能抗,蔑视技术,轻视劳动,白眼术有专攻,皓首穷
经,自以为是,摇头摆尾,依附政权,亦步亦趋,之乎者也云:"万般皆下品,
唯有读书高"( 你是想说你最高吧),行文怀沙之能事。提出"存天理,灭人欲"
的朱熹就是典型,他被另一人指出生活作风不检点,引起了朝廷轩然大波。( 就
像前些日子的李辉质疑文怀沙一样)让他在宋朝时名声丑到了家,很多年没人理
他。直到开创明朝的朱元璋才想起当他的后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下垃
圾捧了垃圾,我看是捧对了。最终,儒学成了明朝的官方学说,这么一个标榜自
己"仁义道德"的学说,竟由"以剥皮始剥皮终"闻明天下的朱明王朝恢复正统,
真是臭味相投啊。

  我的膝盖倒是看不软,只是觉得可笑。

  一面享用植根于希腊文明的西方文化为我们创造的物质精神文化财富不知感
激,一面对着不着斤不着两、满嘴大话做圣人状的孔孟程朱董仲舒顶礼膜拜。不
由得让人忍俊不禁......这真是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光怪陆离的"后现代生活"!

(XYS2009072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