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断咖啡

戒断,是摆脱某种上瘾的习惯. 我是个意志薄弱的人,所以对我而言,戒断非常痛苦.

噩梦一样的日子终于过去,现在可以回顾一下了.

我喜欢上网看贴子,在网络中心工作时间统计过,有一段时间每天只工作不到2小
时,剩下的时间就是在网上漫游;我喜欢打游戏,曾经彻夜不眠,代码不写书也不看,白
天睡觉;我喜欢喝酒,每晚喝多,第二天不能上课,于是晚上再喝,如此循环.

这些都解决了.

看贴子,规定只有周六周日看,不做别的,只看贴子.也有一段时间规定每天看1个
小时.

打游戏,就是不安装.

喝酒,呵呵,胃喝坏了,一喝就吐,一闻就恶心.

戒断咖啡是迄今为止最难的.

读博士的时候,每天中午麦当劳.咖啡免费续杯,更重要的是下午我需要咖啡使自
己处于最佳状态,所以一般两杯,有时三杯.

麦当劳咖啡是那个时候我见过的最浓咖啡.老婆喝完一杯半杯以后会心悸的浓度.我
喝着的时候感觉还不错,走的时候还带走一杯,下午边做实验边喝.

后来有一天,我没去麦当劳,结果头疼得厉害.以为是感冒了,吃了扑热息痛类的药,好
了.第二天,同一时间,照旧疼.第三天…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总结出规律: 每到
我咖啡的时间就会头疼.

网上一查,这是典型的咖啡戒断反应.

咖啡因会提高血压.当人熟悉了这种血压和兴奋的程度,一旦停止供应咖啡因,就
会由于低血压而导致剧烈的头疼.

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 每天去喝.

其实咖啡瘾由来已久.最初应该是在网络中心跟龙哥学的.

与其他的瘾不同,我不是靠坚定的意志戒除咖啡,而是靠感觉保持了下来.在生活
是确实略感不便,但是可以容忍吧.

我随身带两包速溶咖啡.也遇到过没热水的时候,把冷水和速溶的咖啡粉倒在瓶子
里使劲摇晃.是否摇匀倒是其次,我要的是咖啡因而已.还把咖啡粉倒冷水里,用微
波炉转转然后喝.

给学生上课前要带一杯.有没了咖啡,满走廊找人要的时候.课前不到一分钟, 跟张
老师说过,"出大事了." 张老师一边掏抽屉一边答:"没咖啡了吧?"

咖啡有诸多好处:

提高血压,防止低血压:)
刺激胃酸分泌,多吃.
缓解肌肉和大脑疲劳,减轻肌肉疼痛.
据说还防止老年痴呆…

大学时第一次喝咖啡.那是快放假的时候,谁谁买了一罐要带回四川,被一群强盗般
的兄弟给硬挖出几勺冲了一茶缸.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冲得跟泥浆一样.然后这
帮兄弟就都回家了.我走得晚,是第二天的车,一下午就没事坐那看武侠喝咖啡.

武侠应该配茶是吧.这种不搭调的事儿我常做,乐在其中.你不妨一试,猪耳朵配红
酒挺好的;资治通鉴也可以配啤酒…

书归正传.那个下午,我喝掉了两暖瓶水,用来喝掉一半稀释一次咖啡.晚上又回来
几个兄弟,喝了一口我觉得无味的咖啡,苦得牙直抖.

有兄弟在车站钱包被偷,打话我们.我跑去找李老师借钱,觉得跑起来轻飘飘的.一
同学跟着我同去,到了之后喘着气问我:"你咋跑这么快哩?"

当夜无眠.

然后回家.此后几天,每天早晨都得用湿毛巾擦眼睛才能睁开,都糊住了.

咖啡,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令我愉悦.

到芬兰以后,我更发现了它的好处.

北欧的冬夜如此漫长,每天只有几个小时天是白的.似乎9点是黎明,15点是黄昏.黑
夜带来抑郁,所以芬兰人嗜咖啡(和酒).

芬兰人的咖啡巨浓.他们的咖啡分为五种浓度,最淡的那种似乎比麦当劳的那种略
浓.我只喝到过第三级浓度,需要加两块糖.

所谓瘾的特点,就是会越来越信赖.当我发现自己喝很多咖啡的时候,每天要喝三
杯–茶杯.

早晨到单位到始喝第一杯,至中午饭;午后开始喝第二杯,至晚饭;然后喝第三杯,
至睡前.别担心,能睡着.

曾与张邦佐老师去哈尔滨出差.睡前我冲好咖啡,开始蕴酿睡觉情绪,说:"你先睡
啊,我喝完这杯咖啡的."张老师说,"啊?"

两三个月前,去赫尔辛基开会.下午一两点,头疼得不行.开始发冷.我跟同行的老刘
同学说,"要坏,我好象病了."下午四点,折腾了一下午以后突然想起来,"我要喝咖
啡."

在车站买了一大瓶可乐,特意确定,不是无糖无咖啡因的.从前一大瓶可乐能让我
足够兴奋的.可是,这瓶可乐没有任何效果.强忍头疼,在午夜前到达图尔库以后,
我赶到办公室,喝了一大杯咖啡,等劲儿上来了,才回去睡.

而此前,我还在跟人啾啾啾说 喝咖啡也没啥,适量是个因人而宜的概念.

所以从某一天,我决定不再喝咖啡了.

去小翅膀自助的时候,即使咖啡免费也不喝一口.

师姐说:"你真是说不喝就一口不动啊."

我说:"我是怕一旦喝一口以后就要重新开始了."

戒断咖啡的期间,咖啡带来的所有好处的负面都会表现出来.头疼,精神萎靡不振,
失眠(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关节痛,脾气暴躁,手抖,注意力下降…

每当我看到老外面端着咖啡在我的窗外晒太阳,每当闻到咖啡的香味…我告诉自
己,绝不能喝一口.

我是个不能控制自己无节制的人,适量这种概念对我是不存在的.所以适量的方法
只有一滴也不动.

那些夜晚,那些白天,那些能看到或不能看到咖啡的日子.那些只能一杯杯喝红得发
黑的红茶的日子.

现在,大约持续了两个月吧,咖啡的作用终于减弱至不易察觉了.或者说,生理的不
快消失了.而心理的感觉,我想,此生都不会减弱.

永远也忘不了图尔库小城带给我的这些痛苦和快乐.那些黑夜和白夜.那些咖啡的
苦.我喜欢.

热爱生命,远离咖啡.积极地生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