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游戏到物理,涉及网瘾

◇◇新语丝(www.xys.org)(xys3.dxiong.com)(www.xysforum.org)(xys2.dropin.org)◇◇  我的孩子有"网瘾"  作者:梅子  最近我在琢磨着帮孩子在进大学前的假期找一份工作,征得了他的同意后,
我和国内的一个朋友联系看能不能去他那里打工。朋友问你孩子懂多少电脑( 我
知道朋友的公司有做电脑游戏的项目)?孩子不无得意地向我坦白:我曾经玩
Counter Strike的水平可以进国家队!让俺大吃一惊。  我的孩子爱玩电脑游戏,小学时就这样。我也曾限制他,给电脑加个密码锁
什么的,但他还是有办法打开,我问他怎么开的,他说多开几次电脑会出错,他
就进去了,我至今不知是不是真的。他上中学以后,学校附近有游戏机房,他可
以把零用钱省下来打游戏,我也拿他没有办法。那时他的学习成绩在班上处于中
下,我也挺着急,但除了在学习上督促他,我没有罚过他,只是希望通过鼓励他
多参加课外活动来转移他的爱好。他知道我对他玩游戏的态度,所以虽然现在家
里每人一部电脑还有余,早就没有上锁的事了,但他仍从不和我谈游戏的事。后
来他慢慢地玩得不那么多了,我也没好好想过是什么原因,只是庆幸他大了,醒
过来了。  看了昨天的新语丝8月号,竟然有这么多的家长认为电击是治疗"网瘾"的
最佳方法,不禁后怕,如果我在国内生活,他又不醒过来,我会不会是那受误导
的29%里的一个呢?  我把新语丝的报道讲给他听,并问他当时是怎么玩得那么好,又怎么戒了的?  他说:你记不记得几年前你带我去看过一个游戏国际比赛?你肯定看不懂啦,
可我看到了玩家的水平,他们玩Counter Strike是每粒子弹两秒就射中敌人的头,
当时我是30粒子弹发出去,只有三四粒射中,而且不一定是打到要害。知道自己
是傻玩,后来我就回家练,也练到了几乎颗颗中头,而且也开始懂玩一些策略,
后来网上那些做service的就开始锁我的IP了。不过也不要紧,一般三天后锁会
开,或者我就换一个地方玩,慢慢也就玩腻了。后来我开始喜欢看一些物理方面
的书,相对论啊还有斯蒂文霍金的书,( 谁?)就是写时间简史的( 俺有点不相
信自己耳朵),发现这些平常看不到谈不到的东西,别人能想出来,而且很有道
理,也觉得自己沉浸在游戏里太多实在是在浪费时间了。我也曾想过参加一个游
戏的team去打比赛,还可以赚钱,但我知道你不会支持我,而且游戏会过时的,
虽说玩的技巧不会全浪费,但也没什么大意思老追着新的玩,后来就不想了。现
在我只在最忙压力最大的时候,上网煞煞别人的威风,爽一下减减压就行了。不
那么忙时,我就去找朋友打球了。  听完他的话,俺相当意外,相对论和时间简史还可以治网瘾啊?!他喜欢物
理我知道,还让我送他去过量子物理的夏令营,但我从未想过和他玩游戏的爱好
有什么关系。再想想可能也不太奇怪,一个人( 不一定是孩子)会不会上瘾( 不
一定是网瘾),大概就像这文章里说的,多数会和生活环境精神状态有关。如果
家长和孩子沟通比较好,生活较安定,孩子比较有安全感,学校生活也较愉快,
应该对孩子"脱离网瘾"是有帮助的。回想几年前,孩子在家里和在学校里的时
间确实在质量方面有较多的改善,我那时也有意培养他一些责任感,他做了有担
待的事就夸夸他。他那几年也有个好老师,对他的学业和爱好有诸多帮助。我自
己也有进步,做事也会从容一点,脾气会好一些。这些大概都是好的因素吧。他
现在是个很好的孩子,我一点也不担心了。  同情那个死去的"网瘾少年"和小张的遭遇,我去维基百科找了关于电击的
说法:
  "电痉挛疗法,又称电疗法。是经由电击脑部的方式来诱发痉孪,以治疗精
神疾患的方式。乃精神科用来治疗严重忧郁症、双极性情感疾患和精神分裂症的
物理治疗法,尤其当所有药物和心理疗法都无效时。它起源于1930年代,现代在
麻醉和肌肉松弛剂的使用下,已相当安全。并成为患有精神病患的怀孕妇女之较
安全的疗法(因为抗精神病药物可能对胎儿造成伤害和畸胎,而电疗法只作用在
脑部,因而相对较安全)。早年则因没有麻醉因而易有抽搐造成的骨折或牙齿断
裂的并发症。医师和患者认为它会造成心智功能的伤害。
  目前的电疗法因先须麻醉和肌肉松弛,因此病患在治疗过程不会感觉到痛苦
和不适。相对地,若未经由麻醉和肌肉松弛,则称为直接电疗,在大部份国家被
认为是非法的,但在少数未开发国家仍被用来对付不合作的精神病患。"  对照小张的描述,显然电击是被当做一种让人恐惧的手段来用的,肯定没有
先做麻醉和肌肉松弛。  家长们,在决定送你们的孩子去魔鬼训练营前,多想想他们的身心健康和安
全吧!(XYS20090819)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