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勇敢

写一篇日志吧,这么长时间不出现了。如果在这个物质的世界中一个人逝去了,另一个人以同样的口吻继续着博客,那
么大家会认为那些文字仍来自同样的灵魂吧;如果在这个精神的世界中一个人逝
去了,另一个人以同样的行为在现实世界中继续工作生活,那么大家也会以为那
些声音仍来自同一个躯壳吧。我们又如何知道,物质的与精神的世界,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所以,如果我常不在此出现,大家会以为工作着生活着的那个人已经死掉了也说
不定吧。我在此郑重声明,物质世界中的那个我,是真的,还活着。发生了很多事情。涉及到大家的,比如偶像和李同学在ACM招新上的讲话,比如N
多将要开始的项目,这些都先不说,但是都记到我的日志里了。要等到大家全死
光光了,我来为你们写传记的时候再用。到时候我想写什么写什么。有子孙辈有
异议的,我就说:切。那时候有你么?以上。能说的是,要勇敢。开始讲故事。我老家有个公园叫玉皇山,上面有个山洞,外面写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之
类的。里面常有当时我定性为不良少年的在面点火瞎玩儿。当然,我和同学也在
里面玩过,还被臭油子烫过,当时却未定性自己为不良少年。大家都以为那里是只属于自己的秘密据点。其实,那是所有人共同的秘密。话说某一日里面烧着一堆火,却没有人。我当时小学,胆子相当之小,看到一位
警察叔叔,就告诉他了(我当时怎么想的?)。警察叔叔说,你进去看看,我在
这里替你看着。我没进去。任警察叔叔说我勇敢或不勇敢,都没生效。我当时想的是:如果这警察叔叔是坏人,等我进去,把我关里面可怎么办。我没说。另一个故事。我家那儿有条江叫浑江。这江也颇著名,下游第八道湾有个城市,现名白山。以
前就以此江为名。谣传对领导人的名讳不敬,改成现名。这江在我家乡,据说每年都要收走高考被录取的大学生若干。而且好多是淹死以
后才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令人格外惋惜。这传说未经查证。也可能如小孩玩火尿
坑一样是吓唬人或警示用的。这江的上游的上游,我曾经涉水而过。当时是高三刚毕业,录取通知书还未下。
我们全班去上游名为恒德的地方野游。该处有条河,当时正是讯期。大家从河水较浅的地方趟过,分散在两岸。说远了。我要从某处无人走过的地方
过河,但是心存畏惧。对岸郭同学喊,你就过吧。大不了我跳下去救你。我于是下了水。第一步到膝盖,第二步到大腿。第三步的时候,我的脚感觉没有
踩到底–事实上,没了我的腰,比胸口略低。那一瞬间,我想:要完。血往上涌。然后就到了对岸。事实上,我当时要下水,并不是因为相信郭同学一定能救得了我。而是…当然,这也不是一时之勇。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在浑江里淹死了,我自己小时候掉
到过井里。我还是知道后果的。再说一个故事。某年,我在玉皇山的荒山草丛里见到一立姿的自行车,没锁。我又是不知道怎么
想的,就留了个条,上写:自行车放倒较为安全。手里正好有一大蓬花,都插在
上面了。没走两步。一精壮哥们携其女朋友出现,责问我为什么动他的自行车,并拔出了
军匕。我当时吓得。解释两句以后,我拿着纸条走到他的面前。当时的距离是,如果他
伸直手臂,我就会被穿透。当然他没那么做,否则写日志的就是另一个人了。再说一个。小学放学路上。一同学的哥哥被叫来助阵。冬天,戴着皮手套,指着另一个同学
和我的鼻子。手套的味实在太难闻了,于是我说:请你把手拿开。据说,那哥哥是被叫来揍我们的,但是在我这句话以后,莫明其妙地就只剩了威
胁。我觉得是因为我是个有礼貌的孩子,用了"请"字。同学说,是因为镇静吓住了
那兄弟。重说。今天上午去配隐形眼镜.医生说: 你戴过隐形眼镜么.我说: 没有.医生说: 你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啊. 别人都使劲眨眼睛流眼泪.其实,我很害怕.那么大个手指头–占据几乎整个视野,别人的,往自己眼睛上
捅. 想想就让人害怕.我想的是: "赐予我从容,接受不能改变的."只有过去的,才是真正不能改变的. 所有的未来,都由我们的双手创造而出. 我们
所做的,决定了属于我们的未来的样子.所以,对于未来, "赐予我勇气, 改变能够改变的."至于区别能否改变二者的智慧,我不再需要.因为,凡是过去,都只能接爱; 凡是未来,都可以改变.对过去,我们以从容面对; 对未来,我们以勇气面对.这个故事没有完。过了一周,我要自己把眼镜戴上。没用镜子,用手指向最疼最害怕的地方捅--我知道,那就是角膜,瞳孔中间的
位置,眼镜应该在那里。摘的时候也是,卸眼镜的小工具向同一位置捅。当看到那个小尖变得黑乎乎的特
别大,眼睛一疼,对了,正是时候。害怕眼睛会更坏下去,所以配了眼镜。以激情开始,以工程的态度对待其余的每
个步骤。对开始的决定,不要悔;对此后的步骤,不要怕。类似读者里印弟安老人教年轻人的话。人生前半段,不要怕;人生的后半段,不
要悔。有人告诉我,要勇敢。我努力。每天一百个俯卧撑仍然在做,这是一个仪式。它告诉我,我可以无所畏惧。可能是身体素质下降,越来越艰难了。但是我不会停止。有进无退,不死不休。如果有一天,当我撑到某个数字的时候一头栽倒。请替我记着所有的故事。因为我不再能思考,所以还要替我记着 。 我爱工程和代码,正如我爱计算机游戏。我曾花过五年左右的时间,从电子学转到计算机专业。顺便说一句。我那么爱游戏,却不能玩3D的。风大先生推荐的最终幻想我试了。
我确实没吐。便是晚饭吃得异常艰难。头晕了近一个小时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