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继续遭受网络暴民袭击 zz

方舟子继续遭受网络暴民袭击 zz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422937.shtml
方舟子先生躲过锤击之后,近日继续遭受网络暴民的围剿。谁是暴民呢?我在这里不是指某个"坏人",最坏的人可能也有偶尔和善的时候。我是说,你的某种情绪可能促使你在某个时候做出了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我下面要把暴民分成几种,我相信是他们内心的某种倾向性使他们失去了公正,我要对他们内心的倾向性予以猜测,并做适当的分类。符合这些猜测的网友,请您反思一下,你是否不自觉地受到了这些倾向性的影响,而在最近对方舟子先生做出了一些不那么理性也并非基于事实的指责。思想在某些方面具有某种倾向性,这不是过错,相反,那很可能是自然的。但批评性言论本身有个公正性的问题。如果你批评某个人,这个人在某些方面具有与你不同的倾向性,你可以通过事先表明自己的这种倾向性来显得文质彬彬,这可能有助于你避免做出不公正的判断。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做"攻其恶,无攻人之恶",意思是说:因为这样做是错的,所以我才反对,而不是因为这是我所不喜欢的某个人做的,所以我才反对。这是我们的祖先为我们指出的君子之道。当然,无论你的内心有何种倾向,言论就是言论,只要你的指责基于事实,你的推理可以被接受,你的评判准则被大家所认可,那么,你的批评性意见肯定会被很多人尊重。相反,如果您对于什么是事实并不是很清楚,您对此也并不感兴趣,但您仍然要出言诋毁方舟子这个人,我认为,您需要看一看自己是否受到了内心如下一些倾向性的影响。我认为,无须承担责任的、受到群体行为暗示的、情绪化的、缺乏事实依据的、不公正的指责,是一种错误的行为,这些行为看起来像一群暴民所为。本文所针对的读者,完全排除那些为了经济利益而愿意发表任何言论的人,当然也不包括任何通过造假谋取利益的人。适合与他们谈论是非善恶的,应该是他们的妈妈,而不是其他人。以下是我归纳的思想倾向:倾向一:神创论者、设计论者,他们反对人类自己创造新的生命形式。这些人以前的说法是,世界是在七天之内被一个人格神所创造的,信这个神,可以得到拯救,不信这个神的异教徒,都会在末日审判中被区别对待。现在,这些人显得比较科学,毕竟科学太强大,他们现在只说这个世界是被创造或者被设计的,而做这件事的主体则被省略。最有趣的,他们说他们的理论应该与进化论一样,在(公立)学校中教授。虽然他们已经不怎么公开谈论创世的主体,但是,他们仍然认为,只有这个主体,才有创造生命的资格,任何改变基因、控制胚胎发育的行为,都是人类对这个创世主体的权力的僭越,这是由人类自己在创造新的生命形式,因此是不可接受的。他们显然是对未知的世界比较悲观、比较恐惧的一部分人。因为方舟子先生被某些人塑造成了转基因食品的著名支持者,因此,这些神创论者或者设计论者,或者秉承某种原教旨主义的教徒,也就把他当成了著名的敌人。当然,方舟子先生可能确实也不喜欢某种西方的一神教。对于有此种思想倾向的网友,我认为您先亮出自己的宗教信仰,然后再参与讨论,更容易避免不公。至于说对于转基因食品的立法,这是一个政治问题,我希望大家能够和平地予以讨论。我个人认为,按照是否支持对转基因食品施加某种法律限制,包括必须在包装上予以标注,这并不足于区分好人和坏人,大家不必因此而敌对。我们完全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转基因食品的意义及其风险。即使你认为这挑战了你的教义,你可能仍然需要尊重他人的观点。我个人还没有看到转基因食品可能对人类构成伤害的证据,这可能需要长期的实验。因此,我认为,在是否立法对转基因食品予以必要限制这个议题上,只能反映大家对未来的感受,这不大可能是一种理性的选择,这只能反应一个人更悲观或者更乐观的性格特点,这种观点上的差别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至于有人说方舟子先生是转基因食品生产商的顾问,因此,他的结论可能是带有倾向性的,说这种话的人,您需要给出证据。
倾向二:相信某种超自然力量或者玄秘理论,但无法容忍别人说这"不科学"或"不够科学"的人。汉语经常对"科学"一词有些古怪的用法,这些古怪用法的一个严重结果是,"科学"一词经常让人联想到"正确",而"不科学"则意味着"错误"、"落后",甚至"迷信"。某些愿意相信某种超自然力量或者玄秘理论的人,他们当然不愿意被人说成是"错误"、"落后"或者"迷信"的。因此,如果他们觉得方舟子先生是保卫"科学"、声讨"不科学"的一位"斗士",那么,方舟子先生也就成了他们的一个重要敌人。其实,从较为狭义的角度说,科学只是一些得到知识、组织知识的系统性方法,这种方法最显著的特点是基于数学推理或者可控制、可重复的实验。一种理论被称为科学的,通常是这种理论的陈述符合科学家共同体对于什么是"科学方法"的认识,而一种理论被认为不那么"科学",这通常意味着这种理论的陈述很难满足科学家共同体对于"科学方法"的认识。举个例子,你可能觉得,"某人一发功,就治好了眼前这个人的病",这是很科学的。但科学家可能并不这么认为,他们需要知道,经过怎样一个可操作的、可重复的程序,就能以一定的概率治好某个病人,如果他们没法从"一发功"这个特殊现象研究出某种可操作、可重复、可检验的程序,他们就会认为自己一无所获,他们就没法承认"一发功就能治病"是个"科学"的理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打算否定什么,科学家们不知道的事情,肯定比他们知道的事情来得多。我相信,无论您相信什么样的超自然力量或者玄秘理论,只要您不坚持要科学家共同体承认您的理论是"科学"的,您就不大可能与他们发生冲突。当然,据说也有人用魔术冒充"神功",这是另一回事,这可能涉及到法律问题,比如诈骗。如果这并不是魔术表演,而是一种牟利行为,甚至可能伤害他人的健康,这种行为值得戳穿。
倾向三:民科,但不希望别人指出这一点。其实我也是民科。很多民科不知道的是,"教科书"与"学术界"是两码事,如果你念过大学本科,你肯定对教科书里的内容不陌生,但那通常不是"研究",而只是"结论"。打个比方,你可能读到过一本叫做《历史》的书,但《历史》不是"历史学",一个"历史学"的学者,他要发表"学术"著作,不能只写下几条结论、给出几个故事,他必须而且主要需要阐明的,是他所得到的结论的意义,以及得到这些结论的过程是否"科学"。因此,如果你只读过一本叫做《历史》的书,你很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历史学",你仿照这本书写下的东西,是不大可能被历史学家们所接受的。类似地,你读过几本叫做《数学》的书,也不意味着你了解什么是数学研究,因此,你对于哥德巴赫猜想的见解,数学家们可能只想把它扔进垃圾篓。事实上,学者们确实生活于一个似乎隐秘的世界里,没有一本教科书能真正让你了解什么是"研究",你只能在很多年的时间里,通过阅读其他研究者的论文来逐渐"摸索"什么是"研究的方法",更重要的,尝试找到合适的研究问题,普通大众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就如同很多人没有去过饭店的厨房,他们能看到的,只是厨师做好的菜。我本人并不觉得方舟子先生以取笑民科为乐,虽然这样的人可能很多,当然,也许有些人不这样认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我觉得,民科们完全可以自得其乐,没必要去烦扰学术界。一个更自由、更有责任感的学术界,也应该关注与其他社会成员的交流,让他们尽可能多地了解学者们正在做什么。他们正在做什么?:-)
倾向四:自惭形秽的文科生,他们内心里认为"人文"并不是如同自然科学一样的"科学",没有那样显赫的地位,因此,谁在那大声谈论"科学",谁就是伤害了他们的感情。可能普通大众不知道,写小说,不是"科学","研究"别人写的小说,才是"科学"。莎士比亚和曹雪芹都不是科学家,"研究"莎士比亚和曹雪芹的人才是各大学文学系的"科学家",而他们得到研究成果的过程,必须是满足科学家共同体对于"科学方法"的认识。因此,一个人成为某个大学文学系的教授,领到一份工资,这是因为他在"研究"和教学,至于他自己写小说,那完全是他的私人生活,与这份工资无关。类似地,哲学系的教授不是发明哲学的,而是研究别人发明的哲学的,历史系的教授不是记录今天历史的,而是研究他人在历史上留下的蛛丝马迹的。因此,"人文"确实不是科学,"研究人文"才是科学。创造"人文"是不可能在大学里领到工资的,研究并教授"人文"才能在大学里领到工资。文科生们应该再反思一下科学的概念。
倾向四:宣扬伪科学的科学共同体成员,他们曾经与方舟子一边的科学共同体成员直接论战。有一些人,已经是科学共同体的成员,但可能有一些特殊的经历,比如曾经被训练来教授某种十九世纪的哲学,但他们必须得把这种哲学说成是科学之母。现在他们只能是哲学系的教师,但是,在习惯上,他们并不研究"别人"发明的哲学,而是向他人灌输某种哲学,这就是当初训练他们的人所要达到的目的。现在,他们当中的某些人,很想把"科学"里塞进一些他们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们相当有文化,因此,可以写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试图动摇传统上"科学"的概念。他们是文化人,可能还自诩为哲学家,因此,我想,他们大概既不会参与铁锤事件,也不会为此叫好。但他们可能有一定的影响力。比如,他们给方舟子这边的人按上了一个"科学主义"的帽子,据说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认为科学能够解释一切以及解决一切,而且只能由科学来解释和解决。但是,就像人们所嘲笑的,除了他们自己(他们当中的某些人说自己曾经是"科学主义"者),尚未在世界上发现持有如此愚蠢观点的人。
倾向五:认为方舟子打假不够专业的专业人士。对于这些人,我不想多说,谁说方舟子不够专业,你专业?你专业你来打!总不至于说学术界没有假可打吧?其实,方舟子在学术界能打的假,都是一些最不入流的,比如,明显抄袭论文的,招摇撞骗过分生猛的,等等。这根本不是今天学术界的主要问题,这是一台机器都能判断的不端行为。至于那些需要高度专业知识和崇高职业道德才能做出的判断,你根本听不到,没本事的都在琢磨着怎么应付论文数量的要求,有本事的都在琢磨着怎么申请经费、花掉经费,最有本事的自己立项、自己拿。而在这些人背后,是一些终于认识到提高知识分子待遇的好处的人,利出于一孔之后,上下同钱同德:-)
倾向六:认为方舟子代表了要消灭中医的力量。我不知道方舟子先生是否真的这样认为。但是,"中医"与"西医"这种并列方式,肯定遮蔽了问题的实质。问题是,什么是"现代"的、可以接受的医学?我们是否需要立法规定任何人要取得行医执照,都必须满足同样的、"现代"的训练标准?而诊断和治疗的过程,是否也要满足某种必需的标准?无论你怎样看待中医,你不可能禁止别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哪怕你觉得他们仅仅是出于一种文化上的自卑感,因此要竭力消灭"祖国的传统文化"。理论上说,医学是实践性很强的学科,西医并不足以否定中医,但是,如果要所有学生接受相同强度的西医训练,而学习中医的学生还要额外接受中医训练,这可能在事实上导致没有人去学中医了。当然这只是猜测。没准事实相反,中西医两个学位会让你更受欢迎,既接受过相同强度的现代西医训练,又懂得"祖国传统文化",你可能看起病来更有"文化底蕴"?:-)
没准中医院因此很火?:-) 结果,"祖国的传统文化"被你更好地发扬光大了。
倾向七:其他认为科学或者严谨的理性是他的绊脚石的人。
至此,以上七种倾向分析完毕。我认为,每一种倾向都不应该导致铁锤或者为铁锤叫好,指责他人应该基于事实,而且保持公正。现在我们讨论一下什么是一个好的社会?首先,我相信,你会承认,普遍的诚实对于我们这个社会的意义。一个互相撒谎的社会不可能是一个好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好人没有机会,只有那些最寡廉鲜耻的人才能如鱼得水。你不可能认为,普遍的欺诈能导致一个好的社会。因此,你肯定会认为,保卫诚实、反对欺诈对于我们的社会意义重大。其次,科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在今天直接给我们带来利益。科学的存在和发展依赖于科学家,而自由和诚实是科学家之所以能够成为科学家的前提。一群被包养的不诚实的精英对于科学的发展是零价值的,他们创造不了任何东西,他们甚至学不会别人的东西。如果一个国家的科学界已经堕落到只会点数经费,那么,哪怕是一点批评性的意见,即使这种意见只能针对那些最不入流的造假者,这也是非常珍贵的。这是为在这个国家中保卫人类最有价值的精神财产而战。有些不了解科学界的人士可能觉得自己也被归为造假者的行列,我认为,如果你没有伤害任何人,你不必感到可耻,当然,如果你指望"科学"这个概念能够变得像你希望的那样,你也可能会遭到批评。最后,法律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如果没有法律,你可能一天也活不过去。我们必须明白,雇凶杀人或者伤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法律问题。这种行为,不会仅仅伤害一个你所不喜欢的人,也会伤害你赖以生存的法律,就如同伤害你周围的空气。如果抽走我们身边的空气,不是只有方舟子会窒息而死,我们也无法生存。你作为这个社会的一员,你有义务在必要的时候重申法律对于我们的意义,而不是相反,对于极其恶劣的谋杀行为幸灾乐祸,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只是在伤害你自己,那不是任何其他人的耻辱,那只是你自己的耻辱。你内心怎样看待方舟子,这不重要。我也很多年没有去过方舟子的网站了,我的浏览器总是告诉我他的网站无法连接,可能受到防火墙的阻挡,要我与网络管理员联系。我一般没有与网络管理员联系的勇气。更重要的问题是,你怎样看待上面的几个问题?我们需要保卫诚实吗?我们需要爱护和保卫科学吗?我们需要保卫法律吗?如果你的回答是:是!那很好,我相信,你与你观点不同的人会因此达成很多共识。因此,我建议,在最近一段时间,讨论与方舟子有关的问题时,大家都来表明自己的观点,告诉大家,你知道诚实很珍贵,你认为科学应该被爱护、被保卫,你认为法律必须得到尊重。我相信,有了这些表达,很多分歧容易解决。方舟子没有做到的,你可以去做到,他没有做好的,你可以做得更好。你也可以做一名"打假斗士":-)
而且更货真价实。但你肯定不是希望这个世界一片黑暗,方舟子作为一个"打假斗士"的符号,很可能是这个黑暗世界上的最后一盏灯,或许你不这样认为,或许你认为你不需要光明,但是,如果你想熄灭他,我还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你真的能把你的理由在下面写清楚吗?实际上,你可以选择,你可以说:"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你也可以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过客,一个每天被人操纵的人,因此你愤世嫉俗,有一种要做暴民的冲动,拿出你指尖的小铁锤,用言词砸烂任何听起来比你更勇敢的故事,好让自己相信,你自己平凡而怯懦的人生,已经是这个黑暗世界里最光荣、最勇敢的人生了。但你其实什么也没有改变!写给我的暴民同胞们:-)2010-09-27

1 thought on “方舟子继续遭受网络暴民袭击 zz”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