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与现实

梦与现实今天晚上,上校车前请司机在东岭停一下,然后睡着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
他叫了我好几声。
还有哪一天的中午做梦,两条大蛇张着雪盆大口扑面而来。第二条完全挡住视线
的时候,持续不断地警报声,花了好一会才醒过来认识到是闹表。
更早一些。梦到我在上课,学生都不好好听。我怒不可遏,拉住其中一个,扔到
门外。然后看到一些老外,从课堂中穿过。我大喊:你们谁负责,这是我的课堂,
都出去。监督着着他们往外走,一个老外贴近我,我捉摸着,来个过肩摔?然后
醒了。今天上午上课睡着了,实在是挺不住。最后几节全是蒲老师翻译的。现实是如下的对话,和芬兰教授之间的。
今天一早。
你上厕所看书啊。
是啊。
我最近在厕所看 西方的智慧。
罗素的。
恩纳。中文的。
还是看英文的吧。感叹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