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emacs中成批建立空文件,春天里,及导师与学生的权利

在emacs中成批建立空文件,春天里,及导师与学生的权利Lilius教授教导有云,年轻的时候看书主要是考虑钱的问题,现在岁数大了,主
要是考虑时间。深以为然。岁数大了,要看哪些东西,主要是担心没时间。投入时间看这些东西,值不值
呢?当然有时候就因为这个错过了一些珍贵的观点。这是人老了以后常犯的错误。超越自己的知识体系,是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一个原因是,用原有的知识体系,已经能解决大多数问题了。不然俺们这些老家
伙怎么活这么大的啊。所以,一些更牛的技术,就无缘得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曾经沧海难为水。都是这个意思。比如今天裴阳GTK++同学就好心想分享给我一段代码,我楞是没要。原因是,我
已经有方法实现了,但是,读文章正酣,没有时间细致讲。当然,还有一个原因。GNU或者代码共享的精神是,代码放在网上,谁想下就下,在一定的原则之下。我
以为裴阳GTK++同学的代码是有另外授权的,不然就应该能在网上下载到了。比如马利同学的代码和设计,比如李粲同学的无线网卡安装方法。这些估计都可
以无需通知再分发。而裴阳GTK++同学这个我认为不行,保管是个力气活,放我硬盘里不安全,这就跟
旭日阳刚和汪峰的事件一样,歌再好,歌再烂,那是汪峰的东西,没有授权,别
人都是无权分发的。我防患于未然,不在我硬盘里的东西,是万万不会无意分发的。说到权利,得扯点别的。赵秋实同学一段时间以来转了不少笑话,关于导师和学生关系的。偶像也转了,
俺也转了。大家看完也哈哈了。可见导师与学生的关系,深为各位所关注。这与旭日阳刚和汪峰那事有类似之处。其一,都是大家关注;其二,都是分成N
派,各执一词的;其三,都是涉及权利与利益的。导师病了,学生跟着去医院,是否应该呢?导师家的保姆搬家,学生去帮忙,是否应该呢?导师要潜规则你,是否妥当呢?可能导师有导师的处理方法,学生有学生的态度。小丁老师有一次电话我,希望我干个活儿。小丁老师是我敬重的相声届教课和带
学生最好的老师了,当然得上心。可是那活工作量不小,就想到是不是找个学生
做呢。请注意,这里的学生,不是用长春方言读"工人"的那个口气。学生二字,
只代表我和这位同学的关系是师生,不代表学生处于下层。后来,再后来,我就
跟小丁老师说,"我从来不因为私事求学生的。"当然,小丁老师在上,我那是扯淡。我当然因为私事求过学生。关同学,建一同
学,大毅同学,瀚哥,牛同学,芬兰的牛同学(不是我学生),都被我求过,私
事。这是传统的中委婉的表达手法。类似"晚上咱俩吃饭去",对方答"不麻烦了吧"。
不麻烦的意思是"你再邀请一次",而不是真的拒绝。小丁老师立马听明白了我的意思。"人家是给钱的。"啊。那我就推荐谁谁干这个活。这是我与学生的基本关系。我们各自享有一些权利和一些义务。而且,尽可能在合作以前说清楚。其实,在工作以前说清楚,很多时候会令显得不尽人情。比如我带挑战杯的时候
先说,"这个想法是我的,不是你的。产生的成果归东北师范大学计算机学院所
有,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听起来确实有些霸道。但是我想,学生此时仍然有选择的权利,比如不和我这样
XX的老师合作。这不算很好,但是比完事了,或者合作差不多了,再把成果收归
己有强些。那个时候,形势所迫,学生没的选择了。朋友们合作,后来反目,大抵如此。如果没有事先的约定,那么,法理大于人情。《春天里》是汪峰作词作曲,首唱。
他有权利在生前,甚至死后75(?)年禁止具体的某几个演唱。别的,关于人品
的评论啥的,尽皆扯淡。做正确的事情,就是做正确的事情。我有权利,那就是有权利。做有权利的事情
而被指责,是道德或者啥啥勒索。旭日阳刚应该说的不仅是"尊重谁的意见",而是"服务谁的决定",而且,还应该
就以前凡未授的赢利演出进行赔偿。道明寺说得好,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导师病了,学生跟着去医院,是否应该呢?如果导师支付了相应的报酬,或者以学生认可的方式回报,那就可以(不是应
该)。如果学生是老派的,也可以认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乐意去。如果老师也
是老派的,可能也会认为学生有类似的事情,他和他的弟子有责任帮助,还认为
学生找对象结婚找工作,事事自己都有责任。但是,如果学生不认同这一非常传统的价值观,却要假装成这样。如果老师(假
意?)拒绝,学生还要一再坚持,这就类似于非给官员行贿,然后声称"咱们是哥
们,没别的意思"。往恶毒了说,这和导师要潜规则你,你还配合着说"森森,我
真咋咋地"是一样的。如果,老师不认同这一非常传统的价值观,却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学生的赠予,那
就是混蛋。谈利益的时候,少扯感情。不能享受权利的时候就是套价值观,要付出代价的时
间就是另一套价值观(貌似我影射地太多?)。就是这样。没说完。在师生关系中,当今世界,老师占有强势的地位。因此,如果出现上述任何权利
纠份,都是因为老师事先没说明白。虽然,老师问学生"你认同哪种价值观"很难
开口,不过,学生问这话的风险更大。更简单的处理方法。老师应该按"学生无义务,老师无权利"处理。然后世界就清
静了。毕业?论文?那是老师的义务,评判学生的工作。所以学生花时间看电影看卡通谈恋爱,这些都与导师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只有其
"可能"产生的结果与导师有关。如果老师把这种义务视为权利,那是潜规则。怎么对付,换别人说。这个我经验
不多。我的导师都是带我玩带我吃,从来都是导师付钱。他们认为作为晚辈,我付钱是
对他们的侮辱。他们似乎也不生病,或者不告诉我。话题转回来。在在emacs中如何成批建立空文件呢?裴阳GTK++同学有他的做法,
我等老家伙活了这么久,肯定也有在这世上的生存之道。我用touch。第一步,在buffer里随便什么空白的地方,把文件名一个个写上,中间用空格分
开。为什么不用minibuffer呢?这样容易改,而且易于重复操作。第二步,执行shell-command-on-region,快捷键默认是 M-|。第三步, 命令
: cat | xargs touch以上。不想要这些文件时候,先以上的第一步和第二步,第三步改为下面的命令即可。
: cat | xargs rm

1 thought on “在emacs中成批建立空文件,春天里,及导师与学生的权利”

  1. 杨老师好! 现在才看到天空之城那篇文章 好看 忍不住上来留言
    好久以前的真实的虚幻那篇文章印象也很深 喜欢关于代码 人工智能方面的文章!
    真正能懂代码又能写文章的人很少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