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忘记你的容颜

如何忘记你的容颜这篇博客,与你所想的,没有一点关系。是关于知识管理的。kaginux同学在2010年12月16日来信,问我了个问题。他看googlereader的时候
读了很多文章,可是到了用的时候,要找回来发现比较吃力。问我 我的知识管
理是怎么整的。其实,听说过知识管理这四个字,就多一半找对了方向。历史上,文学作品中,有不少过目不忘的。在我看来,最有传奇性色彩的,是类
似周恩来总理那样见了你半边脸,过个几十年还清楚记得你是谁的。这样的牛
人,也有文字记载。我大概有脸盲症。没去确诊,不过一般的,都需要你出现在
特定的场合,或者听到你的声音,我才能猜到你是谁。所以,于我而言,这般认
人脸的本事,简直就是奇幻的。不过,知识管理就简单多了,至少是有法可循的。记住知识,不外乎三大法宝。下面大多是有脑科学等的理论依据的,篇幅有限,
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展开。第一,情感。古代和中世纪欧洲的船很著名,很多画上都能见到。上面索具帆具一应俱全,林
林总总。当年水手初上船的时候,要熟悉所有这些东西。而英语啥的有个特色,
越是专门的东西,越是会演变为一个专门的词汇。类似中文的马有很多名字,
KE马,儿马,都是有特定含义的。还有不同的肉的部位,也都有名字,比如紫盖
是牛屁股,百叶是牛胃,牛LI是牛舌头。欧洲的大船上面的各种东西也都有专门
的名字。如果记不住,工作的时候诸名不利。插话: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没有谁会为你的进步而高兴。大家都是为了你的
贡献而高兴。如果真的有人为了你的进步而高兴,如果那是真的,他就和你的父
母差不多了,建议你做些儿女该做的事。
插话完毕。传说啊,传说。传说欧洲大船先把水手捆起来,然后开始教那些东西的名字。指
着这个,"this is a book",然后啪一鞭子。指着那个,"that is a pen",啪
又一鞭子。据说,这样的痛苦,水手们记得特别深刻。因为所有那一切名字,都与切肤之痛
相关联。想想那些让你非常痛苦的事情。是不是与之相关的场景,那些建筑,那些歌曲,
那些啥啥,都那么刻骨铭心呢?如果想不忘记,很简单,强烈的情感。如果有强烈的情感与之相伴随,你永生不
会忘记。那些过眼云烟一般的帅哥或美女,又怎么如那个把你的心刺出血的,更能让你铭
记。知识也是一样。如果它没有让你惊喜,没有让你觉得这太棒了,没有让你感到以
前学的居然都是屎它,又怎么能值得记住。附带的好处,你会成为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你热爱你的知识,热爱工程,而不是
热爱它们所带来的。类似的,如果同时也爱着他的房子,或者同时也爱着他的美
貌,这些都干扰了你的记忆。总结,如果你想记住,那么,让它刻骨铭心。第二,厮守。有句贼拉浪漫的话,"用我的一生去忘记你。"为啥它浪漫呢。因为它在用忘记这种手段来达到忘记的目的。不停地温习,一次次把伤口拿出来抚摩,回忆,这只会导致永远也不能忘记。如
果你想忘记什么,当它从来没有发生过,是最好的。所以,如果想记住什么,一
次次温习就是法宝。有很多应用的方法。最标准的方法之一是"我从来不知道春天里还有狼。"
这里包含了三个命题。命题一,应用。如果一个知识,没有应用的机会,那么,根据LRU算法,应该尽早忘掉。这是合
理的。所以,如果理性告诉你,在更长远的未来,这一知识非常有用处,那么,找几个
场景应用它,欺骗自己的大脑,"这非常重要,应该记住"。一次次重复的,对于大脑来说,就是重要的。类似的,如果你要训练的是技能的话,比如骑自行车,英语,乐器,打字,都要
达到一定的熟练程度,变成不必思考就能反应出来,那么,才算掌握了。生活中也是一样。当你关心一个人,达到了本能一样,才说明,那是真的关心。不过所见居多的是,关心自己达到了本能一样。命题二,表达。如果仅仅是默记住了,远没有上升到人脑所需要的 理性 高度。而如果你表达出
来,或者以表达为动机去记忆,那么必然要应用到人脑最外一层,即人的理性一
层,因为表达需要语言,而语言是由最外层主管的。把那些名字读出来,把那些因果逻辑表达出来。其实,这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告白之前演示一下,是错误的。因为掺杂进了理性
的语言,表达本身也就不得不理性了。而告白,恰恰是与理性无关的。想想,我爱他勤劳勇敢能劳动,我爱他家有田五亩有房有车有京沪广户口,我爱
他貌美如花身段好,我爱他……这是感情么?不过,知识本身,即使是艺术类的知识,也是理性的,所以表达吧。命题三,重复。这个是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到的,我不多说了。我要补充的是:其实每一遍重复都
是不同的。神经突触的生成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在这段时间内,需要重复地刺激,才能告诉
大脑,"恩,这个很重要。"有的同学可能会说,哪有那么多时间啊。其实答案很简单。如果你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得出两个结论,1,你会忘
记它,2.它对你并不如你以为的那么重要。想想,你对你心爱的女孩说,我真的爱你,只是,你看我的时间不太够陪你,还得写
论文编程序,这学期算法课的老师非常严厉。你以为她会怎么做?知识也会有相同的做法。第三,体系。把你女朋友嵌在你的社会体系里–我的意思是,让她吃你的喝你的,满眼里都是
你的手下,坐的是你买的的宝马用的是你买的iphone–这样,即使你不出现,她
也不太容易跑了。哭,也只能在你的宝马里哭。古代的君主们都是这个干的。道义与否,另当别论。我们这里只谈手段,不谈道
德。知识,放在一定的体系中,也相对会稳定一些。不过,体系的建立,是需要花费
经年的岁月的。指望在网上看个贴子,然后就悟了,那是不可能的。我中华文化
一个扯淡的地方,就在于,俺们相信:1.能顿悟,2.顿悟以后别的就一通百通了。这是扯淡。顿悟的可能。如果能用两三页就写明白,传达清楚这样的体系的话,那么,牛人
们怎么会写出三卷的东西?曾经存在这样的场景,你的同学学了大半年,看了N多
书,你扫了几眼就解决了。那种记忆如果存在的话,也应该是在N年前。现在,你
原来身边的同学都基本上哔哔哔哔哔哔了,而你现在身边的,跟你学相同东西的
人,智力都跟你差不多,甚至还有个别像偶像这样的,永远无法超越的。现实就
是现实,接受吧。顿司的结果。也就是能让你理解你顿悟了的那点东西。道,对于形而下的东西的
指导意义,在自然科学领域,没多大价值。所以,以上我的意思是,体系的学习是艰难的。当然,体系学习所付出的代价,
是值得的。第四,度。这一小节,才真正是一般的知识管理的范筹。这些年来,通常,我们满足于 知道知识的具体位置 就行了,而不是记住知识的
原文。事实上,如果你能记住原文,或者通复述的话,当然会比仅知道位置更好。如果
这一知识不那么重要,或者内容特别多,记住位置也是很好的办法。这一位置,最好是你自己的硬盘,或者你自己的笔记本,我指的是纸的。网络中的文章,不定哪天就跑到的GFW以外,不定哪天就被删除了。而且,可能
你再也搜索不到了。所以,保存在你自己的硬盘中最为可靠。1.除非是哔哔哔,不要加密。防止别人访问的,也阻止你自己顺畅的访问。2.最好N年不要改换管理的工具。最好选用非常稳定的工具。我用了很多年
Mybase,国人产品,相当不错。与学习英语一样,什么工具什么方法不是最重要
的,学习本身才是重要的。工具不是最重要的,记录,保持记录,才是最重要的。以何种方式在她宿舍下面喊几个字,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说出来本身。其
实说本身也不那么重要,就像诺言不重要,实践诺言才重要。3. 笔记的归类貌似重要,但是随时间推移,类别总是在变,所以 记录本身是最
重要的.记录本身,就加强了你的记忆.如果看到了一篇好文章,一个好方法,你没有试一试,没有记下来,那就类似于
这样的场景。很多年以后,你在街上又遇到了她。你冲动地拉住她说,"我在哪里见过你,一
定是这样。可是,我想不起来了,我们在何处何时有过什么样的故事?"然后你还要向别人介绍说,你真的曾经认识她。很傻是不是?避免这样的场景的方法就是:1. 让那段感情刻骨铭心,你之后的每一行动都有她的影子;2. 时时刻刻想起她;3. 她所有的朋友家人都是你的好朋友,你所有的朋友都非常熟悉她;这样,你就可以说,你不会忘记你的容颜,因为她就与你生活在一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