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纵即逝

稍纵即逝
晚上第九节的课。兴奋了一整堂课,跑到班车的时候,已经一身的汗了。衣服粘
在后背上,冷。
车慢慢地赌,蹭过一个路口又一个路口。我低着头跟着车晃。
再抬头的时候,惊叹了一下。
太阳遮在轻轨高架桥的后边,淡红色的阳光从桥的上下溢出,衬出高架桥深黑的
轮廓。傍晚的光,分散在灰尘里,像水彩在灰色的纸上渐渐地洇开。近处的下
方,成排轿车停在我们前面等红灯,深红晶亮的车顶棱线排列齐刷刷地伸向远方。
我缓过神来,看前面仍然是三个红灯亮着,急忙掏相机。
不在这个袋子里,也不在那个袋子里。终于找到的时候,绿灯亮了,我们随车队
鱼贯而行。高架桥移动,后面耀眼的太阳露出,直射我的眼睛。
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拍下那一瞬间。
那一瞬间,太阳隐在高架桥的影子里,恰恰位于左上,列队的轿车在右下闪闪发
光。我坐在如此高大的校车的前排,风挡玻璃外的世界一览无余。
这样的组合这样的机会,再难见到了。
这样稍纵即逝的机会,却是很多。
比如刚刚,楼下一个人包着头巾,穿得肥肥大大,一条倔犟的小狗在前面拖着他
走。雪地上只有他们两个,在一大片脚印里穿过。
我静静站在那看,甚至没有想去拿相机。我知道,来不及。
所有的机会,当它们到来时,我们都扮演了降落伞的角色。如果在那一刻,我们
没有准备好,那么,以后永远都不必了。
即然不能拍照,我只有讲给你听。
我听到函数被调用,参数传递,模块间窃窃私语; 我看到递归层层翻卷,闪着金
光,退出条件在下面的某一层世界里跃跃欲试; 我触摸到指令移动堆栈,总线
脉动。
这个世界里,日影移动。白天之后又是黑夜。
以后,我慢慢讲给你听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