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难再得

佳人难再得下午,小关同学的毕业聚餐。远在哈尔滨的小胖同学和远在美国的Mocha(读作摩卡,不是摩茬)同学也出席了。菜吃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我再次注意到,这是第一次聚餐的时候不喝酒。大家席间自然要展望未来,黯淡的,光明的。小胖到底认不认识赵同学的混蛋导师,还有是不是应该使用线程,工程师能不能相信别人,下次开会到底定在了上午还是下午,有证据没。还谈到了,很多过去的旧事,为什么建一叫做涛哥,为什么关同学叫做关姐。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建一谈到:明年,他也要毕业了。不是他自己,而是他们三个人。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席间只冷静而功利地谈到人员的培训、项目的安排。但是,我们有意地回避了一些话题。跟Mocha同学一起乘轻轨,我下车的时候,对Mocha同学为我买车票表示感谢,然后,"再见啊。"身后传来Mocha同学的声音,"老师再见。"似乎是这一句吧,我确切不记得了,但是她确实说了"老师"。我突然意识到,以后,我不是他们的老师了。这一批同学,如同建一提到的,一轮轮地毕业了。时间从我的身边奔流,一批批年青人看着我老去。我突然想到当年喝酒的样子。有没有人用筷子敲着玻璃酒杯,嘶哑地慢慢地唱这样的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我们感叹的不是真正的佳人,不是指女同学。而是,所有从身边流走的美好的事物。尤其是,青春。每天要做很多不想做的事,那是最糟烂的时光,所有的人都会赞同。但是,那也是最好的时光,至少,在那样的时光里,你还被允许骂那是最糟糕的时光,你也还有心情和力气骂。你还有能力做一些事,无论是否愿意。然后,你觉得喝得实在太多了,头晕得不行,唱的声音越来越低沉,一下子就趴在桌上。当你再抬起头的时候,身边再也没有了跟你一起歌唱佳人的兄弟和酒。只剩下屏幕闪着微光,你手底下的键盘还温热着。你的眼睛不再明亮,身体不再健康,器官一件件或者干脆一起坏掉。没有人再把你当成误当成学生,孩子们不再叫你哥哥,而是改为叔叔。青春,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佳人,舍你而去。就在你醉酒歌唱她的那一瞬间。是什么让我们还有勇气继续走下去?走出轻轨站,我看远处的十字路口,得从那里去公交站点。我抬头的时候,看到阳光不太刺眼,隐在半透明的云层后面,照得鳞片状的云闪闪发光。我歪着头看这情景,有些发傻。刚刚一起去吃饭的路上,我还在跟好几个同学感慨,"这云真好啊。你看那一朵非常的低。"当时,天空很蓝。高处的云被风拉成一丝丝长线,低处的云结成团簇。高低错落,界线分外分明。不是很热,有微风。当时,我们想不到云的瞬息万变,此时阳光在云后闪亮的样子。我甚至忘了拿出相机。当我终于想起来,掏出相机的时候,阳光已经格外刺眼,不可逼视。时光如梭,如云瞬息万变,青春转眼不再。是什么让我们还有勇气继续走下去?因为下一刻总会有不同。无论是因为我们的努力,还是因为我们的努力失败。如果今天我们就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后天是什么样,此生以后每一天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已经确定,人生又有什么值得去过。当年,老师们说做高中老师非常好,你熟悉了几年教材以后,一辈子都不用再学什么了。我立即决定,绝不做高中老师。当样的日子,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我后来才知道,每个职业都可以做得不同。如果你现在准备去做高中老师了,希望你能不同。因为不同,我们才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在最美好的东西一件件失去的时候。不同,是人生这个游戏的重要元素。就像,孩子在幼儿园大哭,被欺负,或以为自己被欺负。这些,和那些快乐的事情一样,是人生这个游戏中重要的元素。重要到,和快乐一样,缺一不可。所以,当你们离开我的时候,我也很高兴。我高兴看到你们成长,就像在你们还在成长的时候,我享受与你们就各种技术方案争吵,以委婉含蓄地方式质疑对方的智力。其实,真正想避免看到好的景色,而不错过地拍摄下来,还是有办法的。那就是,时刻把相机拿在手里,对着你看到的所有的一切。你一定认同这很愚蠢。事实上,没有人这么做,即使是最专业的摄影师。我小的时候,长时间认为那些在送别朋友的时候抱头大哭的,都是虚伪的人,包括汪伦和李白。因为如果你真的珍惜这个朋友的话,为什么不一起生活,为什么不克服各种困难一起生活?后来我逐渐明白,他们在那个时候所表达的,就像孩子失去东西时大哭一样。他们并非想留住这些美好的时光,而是想表达,这些美好的时光真的很好,但是,我要去追寻更美好的那些去啦。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我就在站在这里,一动不动。晚上,收到牛同学(不是你啊,如果你没写这样的信的话。话说,姓牛的同学真多啊)的信,提到以后要考回师大来读研究生。欢迎你们常回来。或者,派你们的学生替你们回来。或者,在很远的地方,偶尔想念这些美好的时光。或者,在很久很久的以后,想起来,这段时光雕刻了你,使你成为那时的那个样子。然后,请感慨:佳人难再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