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记者去剁人

和李记者去剁人gmail一直没响应,搜个java api也能被屏蔽。这大好的时间也不能只用来等待,所
以只好用来娱乐。当年某老师教导我,不应该把东西都放到网上,而是应该放在本地,不安全。那
个时候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包师弟劝我用QQ,问,如果没有GTALK你怎么办,我说用GMAIL;又问,如果
GMAIL也被封了呢,我说那就出国吧。我非常伤心。昨天梦到了李记者。为了方便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的同学,我需要交待一下,李
记者不是记者,他的绰号就是 李记者。因为他的名字李粲写起来困难,可能还
有好多人不认识。其实,他是长春某高新企业的CXO。昨天梦到了他。和一群朋友去一个贼拉有钱的朋友家吃饭,没带典同学。鉴于这
位贼拉有钱的朋友也在人人网,所以不提她是谁了。而且她也不会认为我们应该
出现在她家的。她家,梦里,有越南女佣,好几个。还有老大一片房子。有多大呢,喊一嗓子有
回音。我心好,帮越南女佣拖地,心想:这房子大也不好,你看这么多佣人,这
地上还有这么多的泥啊。很难拖的样子。越南女佣说:感谢你的恩德。我还奇怪,也就是帮你拖拖地而已,看不得别人受累。不用感谢,还恩德呐。后来就是扯淡聊天。李记者出去一会回来了,说是在酒吧里跟人打起来,被人把
大腿扎了。我们就抄家伙,骑上大摩托去打架。李记者说对方是一群越南人。我听到越南女佣打电话:他们出发了,去打你们了。我心想,真不讲究,刚刚还感谢我呢。这会儿还报信。后来一想,人家都是一国
的,唉,有情可原的。我摸了摸右腰间的 leatherman,刀鞘向下,容易拔出。虽然没有打开,仍能想
像刀锋锐利。我对李记者:咱们走吧。其实,这只是梦。可能是因为前两天我们见了一次面。也是有点奇怪的地点。等级考试我是系统管理员,具体的说,看机器的。遇到作弊什么的,都与我无
关,只要服务器不瘫,我干啥都行。但是由于服务器得始终看着,又没有替班
的,所以我不敢出去吃饭。中午,李记者把subway给我带来了。怕吃东西机房里有味,我们就在老数学楼门
口吃。初秋天气微凉,但是阳光极其炫烂。天很蓝,因为对面的建筑较远,幸运的,能
够看到远处有几团云彩。楼前的叶子筛下来一些阳光,我们就坐在细碎的光线
里,只有亮点,没有热量。我们谈到很多。他的身体有些好转,最近开始锻炼身体啦。我们大声嘲笑对方。
他前几天做了个读射频卡的项目,才知道原来那玩艺不是想读就能读出来的,得
先写;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推荐一本书,设计原本,讲上面的故事。Brooks他们花了十年时间做了个系
统,分子模型,你戴上头盔以后能看到原子摆了一屋子,然后人在里面走来走去。
用户试了两次以后说,"你能给我个椅子不?"他们十年也没想到,这么走来走去
太累人了啦。里面还讲,又做个系统,看辐射对身体的效果,半透明的一个人体,专家绕着看。
结果专家一屁股坐下,用手拔拉着标本,让标本转,而自己不动。我们大笑。后来,他找人喝茶去了,我又回到阴暗的机房里,埋头看<沙丘>。后来,今天上午,我做了这个梦,跟他一起去剁人。李记者,你可以放心,在梦
里,我极少失手。当然,也有一些梦,我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如何该继续。只好醒过来。令人愁
苦。唉,不说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