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个世界,我们拥有什么样的权利?

对于这个世界,我们拥有什么样的权利?
这个问题粗一看,回答起来挺简单的。答案可能类似于这样,"我想要的很简
单……"好吧,这是一个内部的经典笑话了,有些人可能不懂,我们不提。回答可
能是这样的:"只要活着就好吧,这算是非常基本的权利。"
可是,一旦把这回答放在现实中,我们可能就会附加一些解释–解释权在谁手里
就很难说了–比如,员工认为不加班是基本的生存权利,经理认为能员工在完成
老板部置的任务基础上才谈得上生存权利,老师认为……学生认为……
所以,在汉同有定义什么是基本的权利,或者定义活着之前,讨论我们拥有什么
权利是没有意义的。
好吧,这个话题太过于抽象了,可能你已经快要睡着了。我们还是来讲两个故事
吧。
第一个故事。刚刚在楼下我看到的。一楼左边住户家的小男孩正使劲拽楼门上的
胶条。东北出生的同学应该知道,一楼的门是供公共进出的,且胶条对于冬天的
时候防寒非常重要。冬天东北会冷到什么程度呢,煤气会停,可能因为含有的微
小水汽凝结成了冰堵住一楼的主管道。我不至一次看到过有人用火烤煤气管道。
为了生存,东北人民胆子大些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该拽胶条的孩子的妈妈驻立家门口看着孩子,后来拉走了。但是,她既没有整理
或补偿一下胶条,也没有觉得孩子的行为有什么不好。拉走孩子的原因,更像是
她打算关门了。深秋温度挺低的,一直开着家门确实冷。
以上是第一个故事。
另一个故事也是这家的。几年前,我看到一楼门上贴着一个通知,上写:冬天关
门希望能动作轻一些,一楼听起来声音太大了。然后,我听到后面的老爷子嘭地
一声把门摔上了,声音巨大。那位老爷子住左边,估计通知是右边那户贴的。
两次我都没吱声,因为我住五楼,既冻不着我也吵不到我,煤气炼了也一定有人
在我之前受不了去烤。同学,你不能奢求我。
回到刚才的话题,我们对这个世界拥有什么样的权利。更好回答的是,对于这个
世界而言,哪些不是我们的权利。这容易得多。
凡是不是我们的东西,我们对它们都不拥有任何权利。
所以,如果胶条和门是公共的,你不拥有任何权利。从198X年开始,就有人讨论
过,公有制国家里,那些东西难道没有一份是我的么?
没有。
某些印弟安人的土地可能比公有制更公有一些。我们听说有些印弟安人认为:当
你把一块兽皮盖在一块土地上,如果你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那么这块地就是你
的了。但是,且慢。这有一个前提,这块"你的"土地是不能用于赠予、继承,换
句话说,不能用于独占。
这是我说你对于社会公共资源没有权利的原因–你没有独占的权利。因此,你也
没有破坏的权利。你只能破坏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同理,老婆是不能打的,因为
她不是"你的"。同理,你也不能在赌博中把她输给别人。
那么,我们还可以推得非常简单的一个结论:你不能把不属于你自己的东西送给
别人。孩子的妈妈没有权利允许(授权)她的孩子破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无论我有多爱你,我都不能把不属于我的东西拿来给你。
这是简单的原则,也是硬的原因。就如同,无论我有多爱你,我也不能把星星摘
下来给你。自然法则与这一法则的共通之处在于,它们都不可逾越。
刚刚的两个故事里,后面那一个稍微复杂一些,道理却是相通的。我们不细讨论
了。
项目经理有没有权利要求员工加班。没有。因为法律规定加班需要员工自愿,且
有加班费。项目经理不能以自己受到老板的压迫而不得不这样做,正如同孩子的
妈妈不能以孩子太任性了为由,而任由孩子破坏公共财物。
当你享有项目经理的权利的时候,你同时也承担着公民的职责。如果像我一样看
着那孩子撕胶条,我们可以类比为你放任不管别的项目经理压迫员工,但是你因
此而获利或者参与其中,事情的性质立即发生变化。
这世界上太多的权利没有说清楚。最后一个故事。
昨天讨论一个项目。李记者请喝的茶那是非常的苦。更苦的是,有些事情只能小
范围而不能在更大的范围说清楚。
我们谈到,做个软件,授权给某个公司使用。我们进而提到,不能给源代码。两
位李同学都认为这不可行,分别编了由子。一个说这软件是我们买的,没源代
码,一个说……跟这个也差不多。
我说:我们就是不想给,那不行么?我们具有这样的权利。如果他们觉得只是使
用还贵的话,我们就不做这笔生意呗。
答复是这是不行滴。不过好在,他们不用跟我讲更多的道理,因为根据分工,我
不没有权利过问此事。所以,我只要说 不行,至于为什么不行–因为利益,或者
说因为这是我们的权利,但是这些理由是不会公开的–会有人讲清楚的,用别的
理由。
有一天,我想我会对孩子说,我不能带给你月亮的原因,是我不能;我不能任由
你做一些事情的原因,是因为那是不应该的。能做,但是却由于人类的法则–与
自然法则一样无法破坏的–而不能实施。
我们可以一起哭,一起伤心得不得了。我们却没有法子。
因为,那些不是我们的。只要我们染指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们晚上就睡
不好觉了。
好吧,有些同学。我会指给你破坏规则的那条道路。不过,如果我这一次不能跟
你一起做坏事,请别强迫我。
否则,在那一瞬间,不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你试图攻击我的原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