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伞原则

降落伞原则一有个降落伞原则,非常简单,最开始可能来自爱情心灵鸡汤之类的。原则说:当我需要你的时候,就像降落伞,如果你不能及时出现,你就永远也不
必出现了。因为我死了。在项目中,也是这样的。不能及时完成任务,或者不能及时报告任务不能完成,
你认为自己还有多么靠谱。看小牛同学引的孙同学的状态,找弹乐器的作男/女朋友最好了,因为他们靠谱。
什么是靠谱?就是在指定的时间完成指定的行为。如果音符不能在指定时间响起
来,你即使能把整首曲子的音符一个接一个弹出来,那又是个什么玩意。以后你会知道,时间就是一切力不能及的痛苦的根源。二对于各位研一同学对"各位同学,请改约张健学长把git整好."的理解,我补充以下解释。1. >以前看到通知以为git是让大二的同学去,与研一无关,理解错了,是我的原因,非常抱歉。原文中的"各位同学"并无暗示不包括研一的同学。且在此前的离线电驴jsp讨论
中,我提到:代码暂时由大二同学提交,研一的同学跟大二的同学学习git的使用。我之所以改为请各位联系张健学生,是顾及到各位的自尊心,猜测研一的同学向
大二同学请教可能会觉得受了伤害,我完全没有想到向学长请教似乎也伤害你的
自尊心。2. >之前的那封邮件我以为不用回,是我的错误这一点你没有任何错误,因为那封邮件确实不必回复。它要求的是你约张健学生
把git整好,而不是回复邮件。3. >并未以为"把git整好"是对研一同学参见上文中的1。我要补充的是,即使并不"针对"研一同学,但也并未提到不包括
研一同学。换句话说,你认为不只针对研一同学的,就不必完成了;还是研究生
同学不是"同学"了。4. >约张健学长学习git这件事是我忘了这是唯一我能接受的解释,谢谢你的坦诚。5. >这次是我们没有读好你发的邮件 所以耽搁了时间真的,你让我怀疑自己的汉语能力了。一直以来,有人指责我语法和用词晦
涩,但是尚无人指出我语义含糊。其实,你可以指责我用语不规范,完全不懂什么是 把git"整"好。那样我只能源
引以前布置过两次的任务你没有完成,而不能就那封邮件的效果做任何评论。三我们在一起学习和工作,你的动机是完成研究生期间的训练,我的动机是完成单
位交给我的的教学和科研任务。我们不是兴趣或者感情而合作。既然你希望完成训练,那么需要知道,所有的训练,都是有起点的。就像初中生
必须先掌握汉语,然后才能学习几何和代数–这一类比并无蔑视之意。按时完成
任务或者报告任务不能完成,是基本素养,是我们训练的起点。在教导你使用git的过程中,张健学长并不领取任何报酬,希望你能感谢他。他按
我约定的时间等候你,你没有出现,希望你能内疚并向他表示歉意。不必对我有任何报歉,我身为教师,明确对你告之训练的起点、方法和评价你训
练的结果是我的责任。正如计算机学院和研究生院也会评价我训练的效果–是
的,我是在暗示你,你有投诉的权利,并且暗示你投诉的渠道。四就你在完成项目中所受到的训练这一角度而言,项目是你的,不是我的。所以,
你可以选择不完成分配给你的任何任务,这是你理性的自由的选择。我只是会通
知你我的做法,而不是对你表达不满。我之所以关心项目完成质量和进度的原因,是因为我还要为更多的将来的同学创
造完成更好的项目的机会。如上所述,身为教师,这是我的责任。如果你的做法
令我认为影响到我的责任–比如你对自己的任务没有足够负责的态度–我会把这
一影响造成的损失尽可能降低,最直接有效的做法是停止你参与这一项目。至于
你对自己的任务没有足够负责的态度,对于你个人的人生的影响,我认为那是你
理性的、未在他人强迫下做出的选择,那是你自己的人生,我尊重你的选择。关于对你的选择的尊重,还出于这样一个理由:我对于我们的项目组及项目有多
么优秀并无足够的信心,所以你可能注意到我从来没有向你们吹嘘过这些。也
许,选择别的道路对你而言更好。我个人如此失败,怎么可能会认为如何如何要
求你,就能确保你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呢。五解释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我在上一封信中,没有要求本科二年级的同学做出解
释,而只要求研一的同学做出解释。那是因为我认为研一的同学更成熟和应该拥
有更强的责任心,因此对你的失望更强一些。本科二年级的同学,仍然有漫长的
路要走,还有很多小的挫折和严格训练等着他们。而你要知道,就像压腿这种体
育训练,开始的越晚,你的痛苦越大,代价也越大。希望,现在你的痛苦来得还
算及时。真正的人生,不是玩乐,早就开始了,你可能还没有注意到。这算是我对你大喊
了一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