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掠影

台湾掠影我们都读过不少对台湾版的资料,对岸很文艺把网上邻居译成了网上芳邻,把鼠
标称为滑鼠,把软件称为软体。我们早已熟知。不过,我真正新眼看到出售"软
体",第一反应仍然是蜗牛贝壳之类的"软体"动物。前几天,单位组织台湾游,分成两组,我在前一半,另一半现在还没回来。很多
体会,很多也与计算机没啥关系,絮絮叨叨回顾一下吧。与前十几年或更早的旅游已经不同,大家现在不再捎带大宗的电器了,购买的多
是土特产,当地的小吃什么的。如果不提台湾二字,可能想不到目的地是个发达
地区,更像是农村风俗游。有位上点岁数的同事说,以前捎菲利蒲的随身听的很
多。他不经意地把菲利蒲称为菲利蒲斯,是不是像有些老一辈的官宦子弟把味素
称为味之素?回程的时候,行李箱里最多的,是绿豆皇、凤犁酥什么的,烟和酒
也不多,说是台湾的烟抽不惯,酒也不太对路。所以整个行程,基本是在观景和民风,购物不怎么受欢迎,尤其是不受男士欢迎。这可能反映了在经济上,我们确实越来越有底气了。评论修某段路桥的时候,当
地导游提到,由于没有钱,新的工程停停修修,旧的用了很多年,说如果在大陆
就不会有这个问题。言下之意,你们真的很有钱呐。风景,像高楼、温泉、大山,都太小家子气了,也没啥,不提出罢。连当地导游
自己都说,与咱们的名山大川比起来,不值一提。岛内的高山也有3000多米,似乎还有近4000米的,都在东部,在太平洋旁边很短
的距离迅速拔起,真正爬起来,应该相当峻峭。不过此次没有机会亲身实践。徒
步了一段蒋经国当年带老兵们修的栈道一般的公路,周围全是坚硬的大理石,立
陡石崖,很险。阿里山也3000以上,步行了一路公路,张老师和封老师认为有高山反应。我认为
他们是累的。日月潭海拔也不低,远处的山上也有浮云。不过,甚为遗憾的是,日月潭完全没
有一点雄伟,与当年课本上留下的印象根本不符。潭水一倾,看着也就净月潭那
么大吧。这还是水面上升以后的,先前中间有座山,现在是几间房子大小的岛礁。
怪不得净月潭和日月潭能结成姐妹湖,发起人看来两湖都见过了,差别不大。在阿里山坐了小火车,还从一片森林中穿过,鬼子当年砍树的痕迹尤在。一片片
大树盘根错节,合抱以上的大树,当以千计,这些是没砍光的。据说,鬼子砍了
很多树以后,出现了一些灵异事件,他们特意建了一座塔,叫树灵塔,不知道是
想镇一下,还是祈福。资源,数不清的矿藏和森林。遥想当年鬼子占据的时候,一定眼睛都蓝了。阿里山地区,据说有不少民族,是高山族又细分的结果。其中有一个民族,就是
新电影 赛德克・巴莱 那个抗日的民族。此区域的民族似乎尽皆好武,风不调雨
不顺的时候要祭天的时候,就杀个敌人或外乡人。有个民族就被周围打得不行,
狩猎的时候跟着一头白鹿跑到了日月潭。这就是现在的邵族。邵族一共五六百
人,其中纯血的,二百多人,正广招男女,愿意去的从速,生一个孩子当地政府
给发似乎好几万元。几百人的民族,一方面让人觉得像是在作假,另一方面,也似乎说明了当地对不
同文化的包容和认同–不是强调求同,而是强调存异。在芬兰的时候,几个人谈
起新疆的文化建设。有人提到:中国人怎么能不认识汉字呢。提到这观点的这
位,是久在芬兰的汉人。而另一个背景是,芬兰有两种官方文字,一种是芬兰
语,如果我没记错,97%的人口讲芬兰语,而其他仅3%的人口,为了他们,官方
语言还有一种是瑞典语。所谓包容,不是要求另一批人跟我们一定相同,甚至不是允许他们与我们的差
异,而是,尊重甚至刻意保护这种差异。唐某位太子,最喜欢玩的,是自己装死,让跟班大臣们模仿突厥人的葬礼礼仪,
把自己的脸用刀划上口子。这是大唐。只有足够的自信,我们才会不怕嘲笑,不
怕去接纳异文化,而不担心淹灭了自己。扯远了。阿里山和日月潭,负了盛名。在我看来,不过如此。但是台湾东部的太平洋和高
山,真是让人看不过瘾。我以前看过几次大海,都是风平浪静的。在大连附近,
有一次大雨里看涨潮,以为已经算是状观,觉得更雄奇的都是诗人作家们夸张扯
淡的。此去台湾,远远几百米看到了,高于一人的浪不断拍向岸边,然后摔得粉
碎;风声呼啸,让人不能站直腰行走;往远处看,太平洋分成很多层次,各种深
沉的颜色勾勒出海底迅速深陷的地貌;看看身后近在眼前的高山隐在云雾里,可
以知道海下会是如何陡峭。有一处景点是珊瑚形成的很多小丘,当地导游说:这里原来是海下,地壳变迁逐
渐抬升成这样。他说,我们可以想像自己是鱼,正在水里珊瑚之间游着。抬头看
蓝天的些许碎片在亚热带繁茂的植物遮挡所剩无几,我们弓腰走过的小径两侧满
眼深绿,脚下不经常踩踏处全是苔鲜。我不禁想起Nimo生活的场景,水下也就是
这样吧。说到这里,感受尤其是当地导游在内的台湾人民,人文素养可能确实普遍高于我
们。当地导游在解说和聊天时,常出口成章,成语和典故的引用,信手拈来,我
们所不及也。说起来,这位导游姓岳,是岳飞的第33(?)代子孙,回来认过家
谱的。也曾经身为武将,当过团长。整个导游其间,没有信口开合介绍些道听途
说扯谈的传闻,也没有问"你们看这块石头像不像个七仙女或猪八戒"这样的傻问
题。在高雄的一家书店,百货商场里的,想来不是特别大不是特别综合的书店里,尚
且有一列专柜,是留给自然科学和科普的。从书店里的计算机书看来,很多ASP之
类的,应该不是特别大的书店,而自然科学类书籍之多,恐怕还远在我们很多省
会城市的书店之上吧。我想起有些人提到中国足球为什么臭的时候,论据之一是我们有多么少的足球场
和基础群众。我想,计算机的发达,也是同样,文化素养的提高、基础群众的培
养,还需要时间吧。好在,经济的发达,同时也在 (即使缓慢地)带来文化的提
高。很久以前,我们就知道台湾的那些城镇的名字,从大富翁游戏里,从那些小
说里,比如淡水,比如太鲁阁。而这些年,台湾随经济的衰退,文化输出似乎也
在衰退。我们每天埋汰大陆的本土电影,但是并不伴随对港台电影的推崇了。前
几天我看了个香港的片子,唉,仍然是80年代末录相厅里的感觉,而且还不是你
能记住名字和演员的那种。书店跟我们差不多,读书的人都不是很多。所不同者,我见到有人坐在地上看
书,长春未见过,可以地上太凉,北京西单图书大厦里倒是有不少坐地上的。中文书都是繁体,这个早有心理准备,没有想到的有两件事。一是营业员居然不
知道大陆人民大多能读繁体,而仅仅不会写而已,她为我们认识"两种"文字而表
示很惊讶。二是居然很多书不仅繁体,而且竖版。繁体读起来略有不适而已,竖
版现在可能很多人不容易消受了吧。从书目看来,尤其人文类的显得有些文化气
息的,似乎更喜欢做成竖版的,可能是竖版暗示着更有文化?核算成人民币,书略贵,但也不算贵得离谱。买了几本留作纪念。在南部,绿党老家,我以为人民会比较排外,结果也没有遇到。跟出租车司机聊
天,他问我们,"是从对岸来的吧",我们没听清,他又问,"同胞吧"。沟通完全
没有问题,令人感叹,几十年间语言的变化其实比想像中要小很多。台湾旅行仍未对所有大陆城市开放自由行,许多城市的人只能跟团从这里跑到那
里,购物观光,没有机会停下来细致地感受。期待,有一天能自由地在台湾地土
地上徒步,任我行止;期待,有一天能自由地在所有的土地上徒步,任我行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