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R热熔接水龙头,与程序员的未来

PPR热熔接水龙头,与程序员的未来
1.前传
如果你家的自来水或者热水器的管子或管件需要维修,这贴子对你可能会有所帮助。灰白色的自来水管热水管,就是PPR材料,一种聚丙烯,可以用加热的方法粘接。
半年多以前,找了位老大爷级别的水暖师傅帮我修理水龙头。忘了具体什么原因要修,似乎是自来水管道改造的时候,两位大哥级别的水暖师傅把哪个地方整得有点漏水了。拖了一段时间,虽然漏水的时候水表不走,但是从小受到的不许浪费教育还是促使我决定还是堵上。
附近有一个卖装修材料的小商店,出售包括板材、水暖配件、电线、工具等一应俱全的东西,以山寨的山寨货居多,但是可用。老大爷师傅和很多别的师傅就在店里趴活。冬天在屋里,夏天在室外,我不记得他们是不是一边趴活一边打扑克了。
我去的时候天有点晚了,只有店老板在,百无聊赖的样子,说师傅们都下班回家了。鉴于我如此诚心,老板替我打了电话联系到刚刚提到的老大爷师傅。
老大爷师傅帮我选了配件,"就用这些,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再帮我拿点生料带。管子……你是哪幢的……他们那幢是4分管,来一段。"
我问:"不用那个啥件么,我打算……"答:"啊呀,不用啊。几点几点,我去给你整上。"
几点几点,老大爷师傅就来了。还没从爬楼梯的喘息里缓过来,他手法娴熟迅速管子锯断了,然后发现少买一个配件,而此时店老板早回家了。"那你看这样行不行,"老大爷师傅比划一下,"把龙头放在这个位置。"
"行吧。"龙头比的位置是水池的角落而不是正中,但是我也只好同意,要不然就得明天修,而且,这位老大爷师傅喘得厉害,我听着心里直难受。是小孩拉风匣那种喘法,不只呼吸的时候,说话的时候每一个字显示出透不出来的艰难,我觉得自己胸腔似乎也气闷得很。
然后就那么粘上了。所谓一失足酿成千古恨,大半年来,由于水龙头非常靠边,所以无论接水还是洗东西,都经常喷溅出来。买来工具也两三个月了,终于遇到一个周末,决定自己动手,在中间位置再粘一个龙头。
2.DIY
自己动手有两个好处。一,可以完全按自己想要的方式来施工,如果错了,就重整,再重整,再重整,直到彻底满意或者彻底绝望;二,即使整坏了,也没有人可以抱怨。
我从老外那学来了周末工程这个词。周末工程,指的是利用周末这么一两天的时间,干点有意思的小话,兼陶冶情操。一般的,他们的周末工程跟我这个有点差异。比如,有位兄弟因为圣诞节无聊,做了个编程语言玩,后来起名叫做python;有个大叔因为教操作系统课的时候,觉得学生学起来啥地方有点费劲,决定用业余时间做个例子演示一下,最后的结果就是minix,著名的Linux操作系统的前身。有个家因为水龙头位置不太对,用半个多下午的时间改造一下管道,大家看出来差距了吧。
我这种级别的DIY最大的好处是:有成就感。因为相对来说,管道改造还是容易一些,挫折感少多了。广大loser如果想找成就感,这是个非常好的路子。你可以买个电锤之类的,刷上一块板子,上写水电装修,然后蹲马路边上。如果不怕挨揍,还可以把价格压得够低,这样活儿能更多一些。装修完了还可以问业主,"你要不要装操作系统或者杀毒软件?做个网站啥的呢?"
3.工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先是用PPR专用的剪子,在准备接另一个水龙头的地方切开。这里插一句,PPR剪子下刀的时候,手感老好了,远胜过挤包装袋的泡泡的感觉,强烈建议广大宅们尝试。
其实这里不止一步。应该先断入口的水闸,然后剪,然后还要把凡是能回流到切口的水都排光,最后用纸擦干切口。
此时,该启用更强力的工具–PPR热熔器。通电,等到热熔器卡搭一声,绿灯亮了,进入保温状态,把配件三通和管子同时加热
(你一看到这些东西的实物,就会明白加热何以能同时进行了)。
接着,粘接进入到了艺术的阶段。没有什么指标能告诉你加热是否完成,适量的时间,适量。适合的时机一到,撤下加热器,把刚刚同时加热的两端套在一起,用力挤,我看到里面半液态的多余的PPR都挤出来了。
4.检测
接着,进入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此重要对于人生、工程,很多东西都适用的,那就是"等待"。
等待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小学一年级还是二年级,学到"筛子"这个词的时候,我聪明地根据粗糙的插图完整还原了整套捕鸟系统。具体的说,就是用根短棍把像筛子这样的东西支起来,我当时用的是脸盆作为替代品。短棍的另一端系有长线,线一直延伸到躲在一边的我。筛子下面放些吃的,等麻雀进入筛子下面,扯长线让短棍脱出,筛子落下罩住鸟。按理说,"然后事情就成了"。但是,三十多年来,我从未成功过。从未。因为我等不及麻雀足够地进入筛子下面,总是过早就扯长线,甚至直接跑过去,希望把鸟用手塞进筛子里。
等待对那种年龄的我,非常困难,后来,我的进步也不大。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如下。跟小袁同学一起做项目的时候,牛老师借我的那台破东芝笔记本因为散热不好,经常需要像一本书一样立起来工作。尽管如此,有的时候还是死机,然后就得重启,需要按电源键。很多资料说,按电源键4秒,然后就铁定能关机,但是我从不成功。有一天,我跟袁同学说起来,结论是资料也不都准确,还演示了一遍。
袁同学说,"你查这4秒的时候,不能是1234,应该是1…2…3…4…这样。"
然后我就成功了,第一次。此后,一个人操作的时候,还是失败过几次。然后耐下性子查1…2…3…4,又成功了。
所以,这个时间需要工程上的重要技术手段:检测。
粘水管,应该是等到水管凉了以后,加压试水。所以,我很多次去摸水管粘结的部分,并与其他的部分对比。终于,温度差不多了。
5.失败了两次
加压试水,一共失败了两次。第一次,我粘的部分嘭地弹开了,水花四射。第二次,上一次的地方没弹开,但是另一个接头用手能摸到明显漏水。
断水,擦干,加热,粘结,等待……,等待……,加压试水。终于成了。
此前没粘好的原因,是由于操作现场的限制,加热很难做到同时。而事后证明,"同时"在操作工艺中非常重要。如果不同时操作,先后加热,粘结的时候,先加热的部分就已经开始固化了。
这是学理工的同学与人文类同学的重要差别。学理工的同学往往在失败的实验中了解到,自然的法则不关心你的感受,不行的就是不行;而很多人文
(艺术?)类的同学误以为,更诚心更热爱更咋地就能解决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理工科的课听起来那么累,因为一句话中有好几条信息,而且一个也不能错。比如,油画刷子能用于清理笔记本里的灰尘,油画刷子就不能是毛笔。虽然二者看起来如此相似,但是毛笔的硬度远远不够。
倒不是说干啥都要精确–事实上,哪里必须精确,哪里可以对付,是一门艺术。
上述失败两次,丝毫没有降低本次周末工程的兴致。因为,对比程序设计什么的,这点失败不算什么,或者说这门手艺相对还是好学。
6.未来的程序员
以前听说芬兰什么的欧美国家的男人能修车、能砍树、能野外生火做饭、还能车床加工点啥,羡慕得不行。后来再渐渐明白,他们那里力工很贵,如果不自己整,大有活不下去揭不开锅之虞。
据说,由于人力日益昂贵,咱们国家也大有DIY越来越烈之势。想将来的中国,应该是人手一大堆工具,男人们上能能房顶揭瓦,下能马葫芦清渣。进化也,不得已也,没钱雇人也。
所以,富二代由于年轻时没有训练而开始走向没落,因为得特别有钱才能雇得起人修马桶,而工科男到那时会开始抢手,建议广大姐妹及早储备。
另一种可以及早储备的是程序员。缘何?因为未来的世界,不只中国,整个世界都会是这样的:在网站上订购一些传感器、电机之类的东西,再用家里库存的单片机,编个下位机程序,执行些小任务,这会变成过日子的主要方式。因为家电功能的定制
(从防盗到看孩子) 会成为主流–而定制的人工如此昂贵,所以最好自己来。那个时候,人人都是程序员。这不希奇,就像古罗马的人看来,你我人人都是数学家,至少是计算能力特别强的人。据说,他们那个时候,能算个三位数乘除法的,就算数学家了。
未来的世界是这样的:我们用自己的双手装点自己的身边,人人都掌握着这样的生活技能;我们也用这样的方式享受生活,而不是相反地通过麻将吃喝或者呼喝别人来享受生活。
未来的世界是这样的,我们会比以往更像我们的祖先。我们的祖先是这样的:缺少餐具么?不是到超市是买,而是亲自动手从旁边那座山上砍来竹子削成筷子。他们的后代是这样的:缺少餐具么?编个程序,然后用三维打印机打印出你想要的筷子,也许上面还定制一段浪漫的话。–
Sincerely,
YANG Guifu
School of Computer Science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Northeast Normal University
Changchun, P.R.China
—-
杨贵福
无不大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