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们原来都是当贵族培养的

俺们原来都是当贵族培养的吃着火锅,听着歌,有了以下对话。李记者:你们当年学过三防么?我:当然。核化生。核武器爆炸的时候要躲到矮墙下。李:要一直跑到有蝴蝶什么有昆虫活动的地方。我:才说明脱离了辐射区。李:你们学过种菜么?我:没有。我们当初都是当贵族培养的,根本不学那个。李:那你们学什么?我:多了。我说:为了以后能像第谷 (著名的贵族,自己个儿有个岛,鼻子决斗的时候没
了,安了个黄金的),学天文啊,用天文望远镜;为了像贝多芬,学音乐,打大
鼓;为了以后给企业提字,我们学习书法;朗诵啊,什么的,为了以后在议会演
讲。李:我们也朗诵,为了以后在敌后宣传。你们学足球篮球什么的不?杨:不的,我们根本不学那个。李:那你们学什么?杨:垒球。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玩意跟棒球似乎是一回事。有什么甲子园中华职棒温宝
宝之类的,都用这个来证明自己牛得很。垒球有贵族血统,似乎是高尔夫的弟弟。
其实我没学过足球或篮球的真正原因,是因为那东西挺贵的。我记得,足球四五
十块一个,篮球更贵,所以记得更清楚,70块一个。太贵了,班里买了以后,我
都舍不得用。不消说,球鞋得自己买。我长期一个季节只有一双鞋,你很难想像它能走路还能
弹跳还能奔跑。更小的时候,我特别沉迷于美术。学校组织画展 (不是画家的那种,是哄小学生
玩的),我画了好几幅,颠颠地跑去给美术老师看。老师送我去少年之家学了一个
假期。后来我在少年之家近距离看到了画夹子,外面包着绿色帆布,画东西的时
候有种特别的纹理。少年的虚荣和占有好东西的渴望真是难以抑制。后来听说素
描是要用面包作橡皮擦的,我对画夹子的奢望就破灭了。此前,我的人生理想是
做个画家,知道面包是基本要求以后,我的理想就变成以后当作家了。当作家得
学文,而我学了理……人生际遇诚不可预期,当然,这是后话了。又,从小是按贵族培养的我,以上当然没有对李记者讲。于是李说:哇,垒球,我信了,你们真是当贵族养的。我们扔的是手榴弹,扔完
还要卧倒。家长们希望自己的孩子锻炼身体,所以学习乒乓球游泳跆拳道篮球。我问过,为
什么不练长跑?家长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钢琴吹拉弹唱主持人。我私下里问
过,孩子们长大真的能用上这些?其实,我的问题多么不合时宜。家长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能够"用上这些。
那就意味着,这些孩子长大以后,成为了他们希望成为的那种人–高雅的运动及
运动中的社交 ,各种交际所需要的技能 (是的,技能,不是别的),他们的孩子
将成为贵族。就是我小的时候,学校希望我们将来成为的那种人。既不会种菜,
也不会嫁接,当然也不会糊纸盒。非洲有一个部落,劳动人民携带东西的时候用头顶着。家长们在孩子很小的时候
用木板从两边夹孩子的头,让头顶变尖。他们希望表达这样的愿望:我的孩子长
大了才不会成为需要用脑袋顶东西的人呢。初中,以贵族为目标的培养结束了。我们的劳动技术课开始学习酿葡萄酒,如果
说这还有点小资格调的话,后来,我们学习种草莓,为校办工厂刷洗人参。并非
认为这些劳动是低贱的,我只是特别希望知道根据什么在那个时候能够确定–跟
我们同龄的另一些人,他们不必学习这些,或者,根据什么判定他们成年以后没
有可能从事这些工作。其实小学的时候,除了天文、航模、乐队、书法,我们还有别的兴趣小组。有一
次天文班满了的时候,大队辅导员老师问过我"理发班还有名额,你去不去,也挺
有意思的。"我没去,当时怎么想的忘了。似乎剩下名额的只有参加智力竞赛和小
发明小制作了。所以,后来我成为了工程师,而不是贵族,用带模具的电动推子给自己理发。天文小组没名额的时候,我失望得快哭了。当时特别想问老师一句话,"如果你
面前的是你的子女,你也会对他说理发小组挺有意思么。"很多年以后,当我面对学生下属以及合作者的时候,我经常先问自己这一句,然
后再说话。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我写下以上的日志,希望剩下的很多年,也
能时时以此提醒,不要忘记自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