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读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战争发生在公元前431年到前404年,27年;我从4月3日读到到7月4日,92天。虽然还没有翻开《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时候,我就早已知道雅典会最终陷落,
提洛同盟解体,波斯的阴影重回希腊,但是,它仍然一直吸引我读下去。在每一页纸的后面,修昔底德叙述的声音应该是缓慢而沉重的吧。最初,我只是
想知道作者身为一个雅典人,将怎样面对自己城邦惨败,会如何讲述帝国一步步
由全盛的辉煌走向失败的深渊。后来,我沉浸在各种联想之中。呈现在纸上的,
表面是古希腊的地图,而实际上也是春秋战国;那些操着希腊语的将军们,发出
的是苏秦、班超那样的声音。城邦各怀异志,战事漫长惨烈。起初,底比斯袭击普拉提亚,提洛同盟和伯罗奔
尼撒同盟各支持一方,雅典与斯巴达开始战争。这场战争旷日持久,将席卷希腊
人所知的整个世界。后来,雅典人修昔底德看到了大瘟疫,看到了胜利,也看到
短暂的和平,还有西西里大溃败时抛弃粮食和战友,抛弃一切,也包括了希望。战争是怎么开始的?起初当波斯入侵希腊,各城邦一片失败。兵临城下,雅典人没有放弃,而是断然
放弃了自己的城市和陆地,全体人民都迁移到舰船上,与波斯作海上的搏斗。城
邦们纷纷加入提洛同盟,用船只和金钱支持雅典。雅典的胜利,还全希腊的自由,同时也逐渐形成了雅典帝国。雅典开始像对待敌
人一样对待自己有盟友。斯巴达在战争中的号召力之一,就是重建希腊城邦的自
由,脱离雅典帝国的统治。而值得注意的是,斯巴达的政体,正是少数人奴役多
数人的寡头政体,他们所反对的帝国的核心城邦雅典,正是多数人当政的全民
(成年男性奴隶主)民主。所有的争端,修昔底德只是秉笔直书。仿佛他不是一个雅典人,而是高在云端的
天神在俯视人类的争端,他早就知道这样的争端会一层不变地一再发生,这既不
是开始也决非结束。人类,仿佛就是这样生存,以这种卑微的方式。很多个冬季,很多个夏季都是这样。几百三桅巨舰直驶向深海 (公海),水手和士
兵们准备掠夺伯罗奔尼撒或者亚狄迦,准备解救盟邦,准备攻击他们甚至还不知
道有多么广大的西西里。他们喊,我们应叙拉古的敌人之邀而来主张正义,私底
下已准备好装战利品的舱室,计划好军功章悬挂在哪面墙壁。只是出发的时候,他们都无法预料到真正的宿命。宿命,只有结束了的时候才知
道。而我们甚至无法知道何时才是结束。冬季,然后又是夏季。伯拉西达战死,伯里克利病死,尼西阿斯投降被杀,亚西比得反复无常游走于大
国之间,最后也被大国所抛弃。所有的人最后都死了。我们现在可以知道,即使没有战争,他们也一定会死,而
绝无可能活到现在。就像那些笨重的三层五层水手划桨的舰只,最终都会烟消云
散,要么被击沉,要么被俘获,要么腐烂掉。冬季,然后又是夏季。曾经面对波斯人能放弃首都的雅典人,向同是希腊人的斯巴达乞降。三十人僭主
集团被扶上马,三十人僭主集团被荡平。苏格拉底之死,不过是其间微小的难以
觉察的声音罢了。如果历史就这样终结,我会以为修昔底德打算冷酷地见证的一个文明的衰败,表
征希腊黄金时代的结束。当就要合上书页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之后呢?之后,在希腊一片战争废墟之中,北部的马其顿"蛮人"开始在亚历山大大帝的率
领下征战更广阔的已知的世界,波斯、印度、埃及。再之后,是希腊化时代……乐
曲的终章,直到一千年的罗马帝国灭亡了,还在悠悠地回荡着,并且转调具有了
全新的内容–我们称之为文艺复兴。那些冬季和夏季并没有虚度。我们确实进行了无谓的争斗,一次次焚烧再重建城市,把黄金运进神庙再急切地
取出来作为军资。但是,我们也乘坐着当时的古老技术所能达到的极限,深入到
未知的公海之中。我们知道,总有一天,人类会遍布宇宙的每一个角落,等到敌
人的舰船也跟随我们脚步的时候,我们将在公海的风暴里依托我们登陆过的岛
屿,凭借我们习熟的环航战术,截击所有准备逃回避风港的敌舰。在航向所有人类所未知的领域时,那些冰冷的深夜里摇桨的手,支持过他们的确
实也有贪婪、幼稚,甚至还有恐惧。但是,从遥远的太空,或者透过久远的时
代,我看到修昔底德所描写的,是人类勇敢开拓的雄伟诗篇。伯罗奔尼撒半岛和爱琴海上的英雄一直在唱着战歌,他们从未死去。他们的歌声
在深空,在原子的底层,还将在更深远的世界回响。——————–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http://blog.csdn.net/younggift][http://www.renren.com/268966623/profile#pblo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