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山,神奇城市

在唐山,神奇城市单位派我出去讲课。先是北京,阴霾的天空没有太阳,或者到处都是太阳,无论是楼群还是
行人,脚下都没有一点影子。湿热,大家把半袖挽成砍肩,但是汗水仍然一点也蒸发不出去,
因为空气里的水已经饱和了。下一站是唐山。随便找了一趟不知道终点是哪的车,反正,下一站是唐山。到的时候已经入
夜,只看到公路两侧的路灯昏暗,向远处无尽延伸,路灯下面满是耀眼的车灯扑面而来,忽
啸而去。偶尔,立交桥黑色的影子横过同样黑色的天空。坐下来吃了几口东西,抬头看正喝酒的各位,确认已经是唐山了。1. 时光隧道我们住在火炬路,高新区。街道不宽,不过似乎是市中心的主干道之一。站在楼下,看到街
两侧一片灯火通明,各种洗浴、饭店、宾馆。一个叫 "爱大兵馆" 的,我凑过去打算看看是不是军属什么的,原来是招牌上的霓虹灯有几
处故障,全文是"爱乐宾馆"。对面不知哪一家,大喇叭开足马力,放着"伤不起,真的伤不起",这边,放的是"我是一颗小
小的石头"。街上人来人往,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方言,不仅拐弯诡异,而且字词发音都粘结在一起。我
一直以为我能听懂唐山话呢。赵丽蓉在小品里的对白,我都能听明白。想起来前两天跟南方
来看长白山的同学说,"估计长白山区的方言你们不一定能听懂",我说了几段正宗的东北方
言之后,几位得出结论,'原来赵本山他们在小品里还是很有所保留的啊。'看来,赵丽蓉也
很有保留。宾馆里的计算机显示器可以兼作电视用,同时还是音箱。不碰鼠标几秒钟,屏保就出来了,"
严厉打击一切涉毒违法犯罪活动",黑地白字不停从右向左滚动。对了,这段话后面还有个巨
大的叹号。计算机里装了不少音乐和游戏。音乐没有"伤不起",主要是"明天就像盒子里的巧克力糖"这
样的,走廊里别的屋也在放这一首,估计是标配,反映了老板或机器管理员的品味。游戏都是我非常熟悉和亲切的。极品飞车5,我又重温了一下里面暖色的夕阳,因为3D综合
症晕得我一头汗。还有暗黑破坏神II,还有一堆抢滩登陆站各种版本,帝国时代I,II。还
有罗马复兴。还有星际II。上网用的是IE6,访问很多站点都提醒我升下级。我升了,重开机又恢复回去。我突然醒悟
过来–时光隧道!也许从1976年开始,唐山的城市建设越来越快,越来越先进。以至于最后
超英赶美了。但是,咱们得tao光养晦,不能让阶级敌人和美帝苏修啥的了解咱们的实力。
所以,咱们又建设了一个专给外人看的,混杂了自80年代起各种风格的唐山。也许,本意是每个年代各有一个,只是相互之间略有侵扰?2. 腰间盘也许是我太急于向大家报告,而又被发现了,所以第二天一早麻烦就来了。一大早,小雨。我这个高兴啊,几天来的在北京的闷热可以一扫而光了。我没意识到悲剧正
从此开始。早饭,坐车1000米左右到了会场。小雨带来的不仅凉爽而已,我突然发现坐不住了。腰间盘
突出复发了。给不了解腰间盘突出的同学们补补课。这毛病终生携带,基本不能根治。不犯病的时候好人
一个,啥也看不出来。天一冷一阴啥的就犯病,主要症状是不能伸直腰,有时还向一边歪。
我当时的状态就有点类似《猫和老鼠》里那大狗,上半身前倾,两只手dala着,努力仰头,
正好看到前方。彭老师说,你快去买个热贴吧。我也感觉不好,所以毫不推辞,"好"。会议
刚开始,我跑了。打车1000米到了人民购物。买到热贴。当是时也,我已经只能用手撑在柜台上才能站住了。
贴上热贴,好,回去开会。开会结束,我发现快站不起来了。果断不吃午饭,回去躺着。下午,站立还是非常困难,去
买护腰。先查好地图,走了1000多米,药店。"啥?护腰,没有。"说是再走500米,医疗器
械有。我走了500米,看到建设路口。走不动了,打车。非常非常远。我想,应该是又回到当前的时间线了吧。终于,到了一个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
的地方,总之,有护腰。我长吁一口气,"得救了。"接下来讲课,我只能坐着。好在一直晴天,腰一点点好起来,现在,已经能直立着站立了。腰突非常疼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这不就是软件工程里提到的健状性么。一个健状的系统,
能在诸多情况下应付自如,稳定输出。而我,对周围的环境依赖和要求越来越强。如同李记
者说的,老了,脆弱了啊。3. 羊羊汤馆这是第二天晚饭我去的地方,名字就叫做"羊羊汤馆",不是"羊汤馆"。我事先在地图上查好
位置,然后才去的,估计我这腰可以承受的距离。一看,是个小店,不知道卫生如何。我又转了半圈,估计自己没能力走更远了,又回去了,
就这吧。一进门,看到五六个汉子分坐在几个桌子边,脸朝着一个方向。都抬着头,眼神直勾勾的,
偶尔低头喝口汤。啥仪式?我又穿越了?顺着他们的眼光一看,那头一个电视高挂在墙上,
大家都看什么节目呢。顾客们的身后,胖老板在玻璃柜子里,黑乎乎模糊的影子,响亮地低吼了一声,"来碗儿羊汤
~~"这不是个问句,不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似乎是向同伴通报。我想,这应该是个仪式吧,点
点头,差点应一声,"好嘞~~"我走过去瞅两眼。其实我这眼神,只能看到里面站个人,下面一堆各种颜色的,应该是调料
或肉。走过去及"瞅"的这一组动作,纯粹也是个仪式,表明1.我看着呐啊,别蒙我;2.尊重
人家的劳动,表示一下兴趣。老板估计抬头看看我,"大碗儿小碗儿?""大碗多大,小碗多小?"这也纯是个仪式,我根本没想到跟KFC式的,还有选择的。"一样大。""啊?大腕和小碗一样大?"老板的这句回答让我完全丧失了仪式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对答了。"对。碗一样大,料不一样。"懂了。反正我也不知道料有多么不一样,"大碗的。"我也加入汉子们的行列,坐下来面对电视开始朝拜。整场晚饭,在我犹豫中度过,我一直在
想要不要来二两白酒暖暖腰,又想还是小心点别喝完不小心再伤更重了。最好,灌了半肚子羊汤和饼丝,回去看书,然后倒头就睡。4. 练功的半大老爷子今天下课,我去会展中心广场找单杠去。奇怪,学校里反倒没有。终于找到,原来网上很轰动的会展广场的"运动区"就跟现在的小区门口的运动区规模差不多,
怪不得这么难找。一组单杠,一高一低。还有一个双杠,一对父子正拿它当足球门,练起来
非常不方便,我一荡就容易踢着守门员。还有个把绳子拴腰上可以从地上弹起来那种架子,
坏了。以上,没了。向龙说的,单杠可以拉伸。我在单杠上抻了两下,腰没啥地,手先握不住了。正无聊,一抬
头看到一位半大老爷子,我立马决定不练了。这位老爷子大约五十岁,可能还不到,只能称半大老爷子。精瘦,精肉很多,也很瘦。他个
子不高,需要跳起来才能抓着器械,就是那种器械,顶上很多短的横棍,像卢定桥下面,可
以像猴子那样从这头一点点荡到那端。但是,他并不是正常那种荡法,而是从侧面抓住的。
侧面的横杠,跟我的小腿粗细差不多,手指拢不住,得纯靠指力扣住。半大老爷子不仅抓住
了,还来了个引体向上。不仅引体了,而且一下横杠直到胸口,快到肚子了。然后,又是一
下。我不练了,就站那傻看着,准备半大老爷练完了,给个拇指的手式。旁边一个半大小子,三
角肌还没开始发育呢,朝半空哈地踢了一脚,然后也定那了,跟我一起看半大老爷子引体向
上。小伙的舌头都伸出来了,一个颈舔嘴唇,恨不得把半大老爷子的肌肉扒下来吃了。不过,
看起来半大老爷子的肌肉真的不是很发达,即使用力的时候也看不出来多鼓。但是,他就这么一下一下一窜窜地引体到胸口,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最后,我实在没意
思,跑一边去继续拉伸去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只知道后来又来了位老爷子,
略微粗壮一点。两人寒喧了两句,似乎粗壮的有点啥问题,半大老爷子似乎说,"就这样",
然后啪一个左右劈叉,大腿简直是砸在地面上,接着站起一半截,啪又一个前后劈叉。站起
来拍拍土,骑上自行车,走了。我看着半大老爷子的背影,拍着自己的腰,想挑大拇指,没敢。5. 羊汤馆今天晚饭,这个店就叫"羊汤馆",不是"羊羊汤馆"。除了羊汤,我还点了个茄子,只有能力吃掉一半。然后坐那发傻。因为我在看面前一个黑小
伙,犹豫着要不要把茄子分给他。这兄弟点了一碗汤,和一大堆面丝面饼,还有一小瓶酒。
汤被他三下五除二就杀剩个底,然后就着面丝喝酒。我想起本科的时候跟师兄于寅虎在泽记吃饭,似乎没有扣肘子,只有似乎一个菜,和酒。一
位不知道哪来的大姐邀请我们和她一起吃,说她的菜反正也吃不完了。她说,她是做美容还
是美发的,说这行有个要求,就是你本人得漂亮。记得师兄说,对啊对啊。我从菜和酒里抬
头看了一眼,心想,恩,记住了。但是,她的脸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就像所有的脸都那么相
信。当是时也,包括此刻,对于啥是美啥是丑,我一直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并且一直在学习其他
人的观点,虽然他们的观点很难找到什么规律,但是我一般也不深问。当然,这也是个仪式,
假装我也了解。就像在唐山,我假装没有发现这个城市其实在时光隧道的另一端。不然,怎
么某位学员会对我说,'你一看就是外地人,小心别被偷了。'我怎么一看就是外地人了呢。难道,我表演得不够遵循仪式?——————–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