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前传几周来劳顿,早起晚睡,我开始进入一种自我感觉长期高度清醒的状态。其实我知道长期清醒是不可能的,这种清醒类似于喝酒喝高了的人的感觉,自己觉得非常聪明,跑得也快,打架也牛。认识并接受自己不仅并非不平凡,而且低于平凡,是个非常漫长而痛苦的过程。今天看正流行的 普罗米修斯,居然是 异形
的前传。异形之前4部我全都看过--这不意外,因为我比许多看这篇博客的家伙大好几年,这些年用来看影片,能看N多。我一边看心里一边想,真脑残呐。基本上,虽然小资们和自认资深geek的认为有那么多联系这五部巨著的细节,而我最多看到的联系,就是脑残。而我当初多么地热爱异形系列。异形I,我甚至看过不止一遍。而先前,我从来没下述脑残的感觉如此强烈:宇航员傻了吧唧地测吧测吧空气,然后就把头盔摘下来了--在完全未知的外星球上。还有,测吧测吧得出结果,外星人和地球人的DNA完全一致,然后就得出结论,是这些外星人根据自己的DNA造出了地球人。老师当年教导我,写论文的时候要把数据和分析放在两个不同的小节中,因为相同的数据,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解释和结论。着啊。DNA相同,难道不会是外星人刚好是地球人的祖先么,也就是说,他们不是根据自己的DNA造出地球人,而是直接造出后代地球人来。生育,不是比工程师的工作来得更直接更快捷?以上并非在说观众脑残,毕意也我张个大嘴坐在屏幕下面,脑残的是里面的角色。得受过多么少到无的科学训练,才能那么冲突无知,就跟熟读敢后面剧本一样地对事件表现出激动恐惧来。还有,当年的我得有多么脑残,才能忽视所有这些从异形I至异形IV至异形前传一如既往的特质。因为有些记忆所存在的头脑刚好是我们自己的,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就执着地相信,它们一定是那么的美好。当年我曾经固执地相信,帝国时代罗马复兴的画面金光灿烂,比帝国III不知道辉煌多少倍。我还能清晰地记起在大屏幕投影上,骑骑摔倒时伴随着马的嘶鸣被摔离马鞍,还有战象甩着鼻子,背上的象奴挥着皮鞭,还有剑士击砍金色的投石车时的金属碰撞。后来有一天,我重装了帝国时代罗马复兴。连续进入几次,再退出再进入,因为我以为机器的显卡配置有毛病,或者我错误地载入了demo版。不是,那就是当年的帝国时代罗马复兴。那么熟悉,那么亲切。而所有这些记忆都是虚假的。所以,我更不敢重玩C&C了。那得是一些什么样的像素在屏幕上移动变换啊,而那是我当年叹为观止的核电厂拔地而起,伴着轰鸣和烟尘。才意识到,我们以为属于我们的,我们归为自己特质的那些东西,我们以为它们都非常美好,美好到完美。我一直记得自己能够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直到最近几周才意识到,那再也不可能了。腰间盘、膝盖、手腕,我有能想到的关节都开始出毛病了。每天出门像中世幻骑兵一样先行装饰一番。到晚上的时候,腰酸背疼地坐下来,我已经不敢看明天的日程表。然后有一天在班车上,周老师说,他每天5点就开始练车
(4点起床?),晚上11点以后才能睡。我张了张嘴,想说,你这真是吃苦耐劳啊,然后突然想到,我再也不具有这样的可能了。然后,非常悲哀。周老师头靠在车窗上很快睡着了。我不敢稍动,虽然很困,但是努力保持清醒。在这种姿势下,如果我睡着了,脆弱的脊椎可能会导致到家就开始卧床了吧。小心翼翼,小心翼翼。我想起大约三周前,在douban上看到一个人在听
黑豹,当时莫明地感动。那个家伙还评论了一句,'70后'。我也准备找来黑钓听听,感动一下,痛哭一回。然后,我看到了这个听摇滚的小资,这个留言的70后,他就是李记者。那些美好的时光,再也没有了。北京,典同学说,老杨你得锻炼啊,你这腰。我大笑,我像你这岁数的时候,也还没有腰突呢,你别着急啊。李记者也大笑,那个时候,他也没有糖尿病呢。那些,我们以为美好的时光,可能根本就很暗淡。而如今,连这点暗淡都没有啦。我一直以为看不清未来非常痛苦,因为无法确知,所以无法选择;其实,看得见未来是另一种痛苦。未来,就像过去一样黑暗,又或者,或黑暗。趁还有微光。——————–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