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今夜有星星

IMG_2555-764671

北京今夜有星星

昨天一出门,我啪地坐了个屁墩,结结实实地。我坐在那里,半天没起来。头几秒是搞清楚状况,接下来几秒用来确定腰间盘等部分尚可用,最后几秒抬起撑在地上的手掌,看看伤的情况。一概没大事,后背有些拉伤,尾椎骨有点疼。大清早,来来回回有几个行人扭头看我。我做出痛苦状,以表示自己不是傻气发作坐在那里。

后面又出来一位,我大喝一声"小心脚下,特别滑!"他没摔到。

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路面,有冰,但是特别薄,冰是透明的,不注意反光就完全看不到。今天听北京人民说,这叫做"地穿甲"。不是穿山甲,是地面穿了一层甲。头一天晚上下了"冻雨",据我看是冷冻的雾,半夜时融化成水,清早里都结成冰铺在地面上了。东北的天更冷,一般把冰冻出裂纹来,所以不会出现这种东西。在东北,雪或者冰即使偶尔融化,也不是水气这么少的时候。我见过一次三九四九不出手的时候,下了场大雨。不过,第二三天结的冰很厚,全然不是北京这种让人冷不防的。

说实话,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北京人民喜欢说的一句话,跟你讨论半天,尤其是否定你的时候,末了来一句,"好吧"。语气你自己想像,但是绝不是和你商量讨论呢。

好在冷空气带来了晴天。天天没太阳,天天乌突突。外面空气次得不行,学员们偏偏习惯开着窗户透气,这空气透还不如不透呐。终于晴天。早晨有蓝天,上午有太阳,下午阴天,晚上有星星。

附照片一张,以资证明,中间那几颗亮点不是噪音,是星星。

最近正读色诺芬《长征记》。这位大哥真是牛人也,跟波斯王子居鲁士去打国王,这边打得正欢,居鲁士挂了;有位带头大哥站出来带领大家回家,没多久带头大哥挂了。半夜大家都躺帐蓬里等死等天亮,色诺芬站出来说服大家要打回老家去。难得的是,色诺芬还是谦谦君子,正经是个好脾气的,屡次被大家背叛抛弃,仍然救助士兵如故。军事战术也好,少有的退师作战没有给养,还能占到些便宜。他的《长征记》激励亚历山大,原来波斯也没啥牛的,这才有远征亚洲。

可惜色诺芬这样的好人,后来也死掉了。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