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的东西:魔方

怀念的东西:魔方

最近一段做 usb slave,痛苦的gadgetfs时期,包师弟指导帮助,总算见了亮。这一段拍的照片在[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03192366/]。有很多云,晚霞、卷层云、积雪云,有比平均距离近3万公里的大月亮,有ACM通化赛,有2013毕业季等。各种生活。

以前跟你说过吧,我小学转学了好几次,其中一个堪称贵族小学。反正现在看,当年同学的家长及当年同学的现在都过得跟贵族似的。有一次在王某同学家蹭书看,第一次见到魔方。我在王同学家还看到平生第一本计算机书,讲基本原理的。还第一次看到手持的游戏机,单元液晶屏幕的。王同学的妈妈一直说,一块儿吃点饭吧,我一直拒绝,直到把游戏机玩没电,屏幕完全不亮了。走的时候,我死皮赖脸地借到了那本魔方教程,拿回家去抄下来。

抄书这事,是不学自会的,也不需要先贤启发。如果有本书不太厚,你还特别想回顾,又刚好买不起,抄书就是最朴素直接的选择。因此,大学期间,我也抄了不少计算机书。那本书似乎是个英国小姑娘写的,讲解了把一个块移到另一个位置应该遵循什么样的步骤,如何避免副作用。我照着画了不少图,记得当时想发明一套符号体系记录,似乎是失败了,也可能成功了,如果找到当时抄的书,估计现在连我也读不懂。

但是,从那以后很多年,五年以上十年以下吧,我一直就没有把魔方拿在手里过。我可以想像那东西什么样,商店里柜台也见到过。从同学的手里应该也借来摸过,不过不同于书,魔方不适合较长时间借来玩,那玩意会磨损的。我甚至可能问过营业员多少钱,印象里价格很打击人。

初中吧,我在二商店见到柜台里有个贼破的魔方。机会来了!我问多少钱,答那是不卖的。是因为太破了,还是那是个人的不是商店的,我不记得了。我再次死皮赖脸地求营业员阿姨,以贰圆钱买了下来。两员钱,大约相当于我一顿中午饭,合现在三十元左右?

但是,我却找不到我的手抄本了!读到这里,不知道你能否体会我当时那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我老觉得如果现在不做可能明天再也没有机会,甚至活着不活着都不知道,这种心理大概确实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形成的。

后来,我还见过很多别的像魔方一样的东西,不过一直没机会把魔方复原。我哥用铁丝做过两个九连环。他做东西非常精细,那铁环圆得简单可以用游标卡尺,魔得精光瓦亮的。我们练习了不短的时候。记得他和我左手和右手都可以拆装,十多分种吧。几年前见到老外问中国学生这玩意怎么玩,同学们研究了半天,我自豪地拿过来卡卡一顿操作,快得他们看不清手法。我还见过魔尺,由一块金字塔组成,能拧成球啊柱啊等各种形状。去北京培训的时候没事,跟韩老师买的。窝在空调屋里,我们一边看《武林外传》,一边探这个东西。那次买的,质量差得很,不小心就能拧断。几年以后,我又买过质量好的,不过,当初探索热情已缺,除了把说明书上所有的示例都拧出来显摆以外,用处不大了。还有魔盘,又见拼图,1到8个数字,放在3*3的空间里,利用那个空的位置把数字们排序。小学第一次见到,好像是我妈买的,当时没整明白。大学毕业以后手机里有一个,突然开了窍,找到一个普遍的解法,虽然麻烦,但是一定能整出来,最快似乎是9秒左右。然后兴趣了了。偶像YMH告诉我,说这算法还可以优化,有最优算法,可以用规划

(?),不过,我满足以整出来就行,更深入的还是留给牛人们吧。牛人们什么样呢,举个例子吧。偶像夫人曾经非常喜欢推箱子,有的关过不去就请教偶像。偶像不盛其烦,就写了个程序,自动求解的,列出步骤照着做就行了。

有魔柱,一个柱子上好几个环,环上有数字,数字可以跨过环,拧环、移动数字,利用空位达成某种排序–我从来没有成功过。

江山待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二猫这一代就不同了。她很早就有个魔方,挺小的,边长两厘米左右。她一旦知道这玩意能拧,而且知道能拧成各面都相同的颜色,就要求我整一把。

我败了。这个我也不行啊。演示了把单独一个面拧成一个色儿。她说,那你再努力吧。有天趁她不在,我把魔方拆了,重新装成复原的样子,显摆了一顿。她一直问我怎么整的,我一直不说。不过,为避免留下撒谎的劣迹,最后,我还是招了。她说:你啥时候拧一个吧。

然后我就把这事给忘了,就像忘掉在小学同学家借了书抄一样。

有一天讨论的时候看桌上有个魔方,拧了两下,非常顺畅的手感。我感叹你们挺有钱呐。在我心里,魔方仍然是根本买不起的东西。郑同学说,十块钱。我心中窃喜,我也能买得起啊。然后感叹,没工夫学啊。我的心里仍然需要抄本书,记住那些避免副作用的步骤,把一个块移到另一处,这得多长时间啊。郑同学说,有个魔方小站,上面有视频教程,一个小时吧,就能学会。

我说:啊?

说实话,我根本没有相信。我问,你学会了没。郑同学说,不熟练。我说,那你拧一个。郑同学谦虚地说,我快忘光了,不过同时拿起了魔方开拧。

当时,我正准备去上课,还有一分钟吧。我看了两眼,说,我可不等了,得去上课了。郑同学说,等等,马上好。我说:我马上就上课了。

郑同学说:马、上、好。

大概就花了这么久,她就把魔方复原了。两分钟?

今天我终于找到时间把那教程看了。果然如郑同学所说,一个嘴挺大胡子拉碴的男生讲的。我看了不止一个小时,前后估计两三个小时,有的地方没看明白,有的地方精力不集中,没记住。倒回去重看来着。

半背着半照着做,反正,现在魔方复原了。中国的纪录是15秒,世界纪录是不到10秒,一般的正常人类,据说一两分钟。

有的同学可能会问,都已经有求解算法了,还有像星门一样的设备,把魔方装上去,卡卡卡卡,它就替你还原了。那么,非要手拧回去,意义何在?

大刘先生在小说《诗云》当中提到,机器人还是外星人的,最终理解了诗歌是不能用机械的方法生成的,它感受不到这种美。大刘先生此前写过一个诗歌机,似乎是用FOXBASE写的,或者BASIC,作品水平一般。此后数年,有学者用程序生成了宋词,水平已经可以糊弄文艺小青年,放琼瑶小说里说是主人公写的或者某代不知名作品,估计问题不大。那么,如果世易时移,机器终究能创造出真正的诗歌了,如何看待又一个领域人不如机器呢?

讨论过这样一个问题,电钢琴能不能替代声学钢琴?

很多人文学者这样回答:因为某某技术的限制,因为某某问题之太复杂 (以至于……),所以某某传统是不可替代的。

这是扯淡之论。你一个人文学者,怎么能有资格讨论技术是否有限制,你那么简单的头脑,哪知道别人可能轻易理解或者公式推导解决这一对你而言太复杂的问题。

你应该这么回答。即使机器能够替代人类,但是:1.这种创造的过程中的"美",只能由人,而不能由机器替代感受。这个道理好懂,《屋顶上的轻骑兵》或刘德华的《战神》,小青年受某高帅富委派送公主去哪哪,最后跟公主结婚生子的,还得是高帅富本人,不是作为工具的小青年。为什么观棋不语真君子,道理也在这里,你不能替我享受思考的乐趣。2.感受创造结果的美,需要理解这一创造过程,甚至亲自尝试一样。我可以拒绝尝试,找个工具来做,但是没有人可以替我选择放弃。

诗歌的创作,弹琴歌唱,下棋,爬山运动。除了自然力,没有人类可以禁止我们选择辛劳,如果我们乐在其中。即使受自然力所限,总有一天,我们的记忆会引领我们再回到从前,追求我们的理想。

你还记得最初的理想吗?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