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繁忙的九月

特别特别繁忙的九月 (照片有些好的,还没时间整理。) 我曾经计划过,在CSDN上每个月都发4篇以上的博客,这样能始终挂着”持之以恒”勋章。九月,我只发了两篇,前一篇是刚刚开始忙碌,后一篇是发现忙碌貌似永无绝期,月底将至,尽力而为写的。这期间,我甚至都没有时间去考虑”啥时候能忙到头”这件事。 以前有人说过,过一阵就好了,或者,这只是开头,以后就好了。我当时表达了反对,明天总是跟今天差不多,如果不是更坏的话。估计被鄙视了吧,不过事情却正是这样,王子与公主从此过上幸福的日子这种事,只有童话里才有,而且还得是在童话结束的时候。
九月之前,我保持每天读书4个小时,分门别类,各自有进度。就像大河上木筏子里的人,满怀希望地看着前方的地平线,两岸如画,柳风清扬,阳光和暖,心里盘算着,恩,还是多少公里折合多少天,我们就到入海口啦。然后就是港口和海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可是,谁又知道下一刻暴风骤雨突然降临,河床塌陷漩涡急转,瀑布之声如雷贯耳就在左近。刚进入9月,我的整个读书进度几乎完全停滞。
你永远也想不到明天是个什么样子。当然,能看到明天,就是幸运了。就像一场游戏,你在战场上奋勇拼杀,而偶然因素像丛林里的野狼,在你左右窥伺。满以为发现了规律,比如金甲虫喷一会远程炮弹就仓库空虚,可以派小狗凑上前去群殴猛咬,你终于能放开手脚大干一场。突然,游戏的对方(可能是电脑)突然宣布,它输了;或者,敌人的空军从天而降,像一场大风,然后战场上你的兵全没了。无论是被敌人灭掉,还是敌人撒手不打了,都令人同样郁闷。
而我,只有呆坐在电脑前面。整个九月,我大部分时间就在电脑前傻坐着,屏幕上开着的主要是WORD。而大部分时间,我什么也没有键入,只是在想。或者,我站在白板前,半天也不画上一笔,我在等,等各个元素和它们的关系如水退潮,逐渐从迷雾里显现出来。什么时候,能不能,我也说不好,很没有把握。
罗素这样讨论过牛顿在太阳系各行星运行规律中的价值。他说:如果太阳系的流星们更大一些,牛顿定律就没多大价值了。因为更大的流星会经常把行星击打得四处翻滚流窜,虽然牛顿定律仍然是对的,甚至还可以根据它计算出流星与行星相撞以后各自的轨迹,但是这对于预测太阳东升月亮西落的时机难有帮助,更不用说对日食月食火星轨道的解释了。如果偶然因素在这个世界上占据了主要地位,那么,我们也不用再奢望预测未来了,连形成现在的那些规律也难以发现和了解。可是,如果未来一切注定,今天我们就能看到二十年后,那人生还值得去过么?
你可以想到,人生也许应该是那样吧,大河缓慢流淌,偶有微澜,又不至于落水。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按你安排地去演,那和过家家又有什么区别。
九月,异常繁忙,没有时间写博客,也没有时间想更多。几乎,除了工作,就是倒头便睡。不过,我还是看完了CSAPP,从2012年11月至2013年10月;西方哲学史的前苏格拉底时代快要看完了。
九月过后,然后就是十月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