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简单的?那你就自己整

挺简单的?那你就自己整
人生在世,会遇到各种奇葩。奇葩们观我,估计也应如是。
二猫妈和大哥分别告试过我,别在工作中掺杂感情因素。但是我只喜欢做乐于付出感情的工作,没感情的,连碰也不想碰,不然有的科目怎么会不及格好几次。所以,只好按马老师教导的"要注意态度",然后自己生闷气。
有些人,仿佛他们生出来就注定了没法跟我合作。衷心希望他们这一生能离我远点,这样他们自己也能过得幸福快乐一些。
一类人是"挺简单的"人。他们在交给你一个任务的时候,乐意像幼儿园老师一样补一句诸如,"这活儿挺简单的,容易干",又或者"你们这么厉害,一下子就能搞定"。我没上过幼儿园,对于幼儿园老师的刻板印像完全是瞎猜的。也许,幼儿园老师也不会把讲话的对方看得如此弱智。
这活复不复杂,简不简单,费不费劲,我自有我的评判,你真是犯不着在这多余罗唆,附加贬低我的工作,我又不会因为你这非专业的评论就降低对报酬的要求。
我第一次回应这句话是对小丁老师,也是因为关系实在不错。此前,我都是忍了,然后在做费用的时候报复性提高价格。小丁老师当时说,"据他 (还是她)说,这个挺简单的。"我说,"一定不简单。要是真简单,他就自己整了。"
后来,我做了些类似的回答模板,视心情回复给对方。比如,要是简单,你就自己整吧;要是简单,你就找别人吧,我忙着呢。
这帮家伙有点像我十多年前遇到的老板们。那些老板习惯性用语是,"你顺便把什么什么做了吧","这个活还挺锻炼你能力的","在这个活里,你还能学到啥啥技能"。用人,还要表示我所用不多。杀人,还要表示我的刀够利,因此你死得不那么痛苦。给你干活,或者等价交换,我还要感谢你怎么的?
也可能有的同学会说,人家的意思是夸你呐。这活儿他本人干着可能不行,但是你干就特顺手。这样想的老板们,适合到马路边找个力工大哥,说,"看你一身腱子肉,闲着也是闲着,帮我把半吨扛楼上去吧。"然后别走,看腱子肉揍他不。
而且,这么说的老板,据我所知,通常真的认为你干的活非常不值钱,任谁都能轻松完成。活,可以干,但是我们绝不能自轻自贱,也绝不允许别人轻贱我们。而且要收钱。
说到收钱,还有另一类人,如果他们不出现在我面前,他们和我也都会感到更幸福。这一类人和"挺简单的"那一类人比,有更深厚的文化传统。他们一般先不谈价格,而是说"必有重谢",或者"忘不了你"。十几年前有些老板对我说过类似的话,"小杨,我一定忘不了你"的老板们,现在估计他们都不记得我了。但是我记得他们,我还记得等到付钱的时候,他们会说"哎呀,实在是紧张/投资失败了/这把项目做亏了"。后来遇到这样的人多了,我就有了答复模板,"你失不失败跟我有个P关系,成功了你又不多给我钱",或者"如果你现在真没钱,那咱们谈谈股份吧"。
这帮家伙遵循着丛林法则生存,或者说,他们自以为有咬人一口占了便宜跑得了的本事,甚至有些还认为自己不仅这次能跑,以后有机会还能跑回来再咬一口,而且还有能力再跑。董同学指着在马路上违规加塞的前车,把这种行为称为投机,并认为投机得利会破坏规则。董同学所定性被破坏的规则,显然不是丛林法则。
他们打算步步为营,能多赚你一分就多赚一分,在讨价还价中不断试探你的底线。他们在寻物启示和招聘中写着,"必有重谢""报酬面议"。郑同学说得好,"什么是重谢"。我下了决心,如果捡到巨宝,看到寻物启示里写"重谢"而不标明数额和支付期限的话,我就把巨宝扔伊通河里去–自己留着是不当得利,但是我没有替他保管的义务,就当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
我曾经在饭店里旁听两位食客的对话,1999年,跟二猫妈在地质宫旁边吃羊汤肉夹馍的时候。一位是老板,一位是潜在雇员,他们是朋友。潜在雇员一直在问报酬几何,老板一直在说"我还能亏了你么""那还能少了你的么""咱还能赔么""咱俩之间,还得有个准数么"。是的,需要。要么,有准数,你挣得更多我也不多要,你全赔光也跟我没关系;要么,按比例,我们利益同进退;要么,我就是赔你玩,啥也不要,但是,那得我乐意。这些都要事前明确约定,可以变更,但要我同意才行。很多年以后,我逐渐下定决心,欠我工资的,我一定把他挂在塔吊上,而不是把我自己挂上去;我说你是我兄弟的,你才是,钱一分也不必谈,谈了伤感情,我说不是的,你就一分钱也不能少。
又,发上述感慨,当然是因为不爽到了一定程度。起因是七转八转的关系,一个家伙找到我,然后变成了我求某同学做个私活。此处略去经过。整件事情整得我非常愤慨。天下多奇葩,以后再有这样的事,麻烦各位同学一定要提醒我,就说"你想想以前那次,还有那次。"尤其是关同学和郑同学,请一定提醒我。我先提前多谢提醒,届时会为你的提醒支付巧乐滋。
又及。以前有同学提到过,看你写的说的,好像快意恩仇的样子,到头来还不是要向世俗低头么。是这样,你的理解和我的表达有所不同。我快意的是我的恩仇,不是你的恩仇。所以,一切都是由着我的性子来的,不是演给你看的。并且,不是因为我有本事这样,而是,我能够承担这种快意的结果,也愿意付出快意的代价。而且,我也的确付出了。打人的时候就得想到自己手疼,及事后要支付的医院费,及自己可能被反击。都非常惨痛,如非经过同样的专业训练,请勿模仿。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