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确实可以当榔头用,验证了

诺基亚确实可以当榔头用,验证了

以前读小说的时候看到过,有人拿手机砸别人脑袋。看的时候我心想,那么贵的东西,得多心疼啊。我一手拿书,一起把手机当板砖做势拍下去,然后摇摇头,感觉很不靠谱。试一试,比划一下,这是一个工程师应有的习惯。我前两天还试了用圆珠笔和筷子,分别正握和反握,测试扎亚马逊快递的箱子,可以轻松凌空扎进去。我跟偶像提起,他说,"显然啊。"你看,这就是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区别。

但是当我在电影里看到有人用手机砸脑袋的镜头的时候,才明白,如果方法错误,重现实验失败的话,不能表明方法无效。那个家伙不是像用板砖那样拍下去,而是立着握住手机的窄边,用位于小指一侧突出的手机下部像匕首那样用扎。两下受害者脑门子上就全是血。

从结构上看,手机下部比手机屏幕和键盘结实多了–尤其是诺基亚。传闻或笑话说诺基亚可以当榔头砸核桃。我测试了一下,差不多。

要从某同学回国探望我们说起。鉴于他或某些人可能认为并非所有的事实都适合公开讨论,估隐其名,以下称H同学。H同学从某国回来度假兼看望我们,给我带了一张…类似挂毯的东西,某种纺织物,40*50那么大,看起来像是挂墙上的装饰品。就是这个东西[http://boomerangshack.com/art_print14.htm]。

我当时就说,这个得挂办公室墙上。谁来看了,我就吹一下,你看,这是我的学生某某送我的,他在某某处出息着呐。当然,即使在某某处没出息着呐,我也很为你们自豪。归根结底,出息不出息正是我们下面要讨论的话题。

后来有同学说,老师,你真是土死了。这不是他的原话。他的原话类似于,这东西得整个镜框,那才显得高大上。我一想,果然果然。如果按我想的,直接整点胶把背面粘墙上,看起来就像10块钱的。

于是,我买镜框。这是个标准尺寸,所以很容易就买到了。店家说只买一个不发货,只好一起买了俩。另一个正好可以送给向龙同学。他拉着个爬犁送他姑娘上幼儿园,新文化报报道了,还有大幅照片,在这里[http://news.xwh.cn/news/system/2013/12/14/010423842.shtml]。他准备把报纸和照片都镶进去挂起来。

以上都是支线情节,现在回到正题。

我琢磨,怎么跟被吹嘘的人解释为啥学生送我的偏偏是这么个东西,而不是别的呢。这得有寓意。好吧,寓意来自挂饰的内容,他不是随便买的东西!

画面是很卡通或者土著风格的绘画,像是用彩色的卵石铺成的。一只艺术化的鸭嘴兽在水中悠闲地伸展四肢,旁边还有两条鱼。

鸭嘴兽。我们这个时代上过学的都知道这家伙,恩格斯向它道过歉来着,书上还是考试材料里写着的。恩格斯听说鸭嘴兽是卵生的,就判定它是鸟类,断然不能接受这家伙居然还有奶水

(还是刚好反过来?) 。后来他公开发贴子承认自己错了,表示向鸭嘴兽道歉。

我跟每个人提到这是鸭嘴兽的时候,大家都张大嘴说"哦",跟我第一次从H哥手里接过这幅画的时候表情一样。心里大概想的也是,恩格斯都道过歉的名动物哩。

但是这还不够高大上。我想的是,H哥为什么选中它,一定不是因为恩格斯,那太流俗。他想的应该是"请像鸭嘴兽一样,1.坚持做个与众不同的人,2.直到灭绝"吧。他把画交给我的时候,特意补充了一句,"灭绝了"。我说,"啊?"他又重复了一遍说,灭绝了。我上一次听说鸭嘴兽君的消息的时候,它还活得好好的呢。我心下黯然。

有些人正是如此,他们拒绝进化成另一个样子。我想,H哥希望我做这样的人吧,就像他自己一样。有些人表面上如此不同,可是造成这种不同的原因恰恰是相同的:他们倾听自己内心深入的声音,而不是观察周遭的反应。气候变化,世界变迁,大陆迁移,山无陵,江水为竭,而鸭嘴兽永远停留在它人生的某个阶段,拒绝再发生任何一点变化。拒绝纳入评价体系,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诺基亚曾经也是这样的,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你很难说这种倔强是好与不好,因为当我们谈到好与不好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是无意识地在讨论功利,应该表达为是不是有利,而不是善或不善,或者对与不对,或者…你说,好与不好是什么意思呢,什么是好?

总之,诺基亚,这种能当榔头的手机就快要灭绝了,就像鸭嘴兽一样。选择是残酷的,顺从选择,尤其是为了功利而顺从选择,已经不仅是残酷,而是悲哀。我曾经为一些事情定性说,"这就是出卖"。我听到过不止一次抗辩,像这样说,"这不是出卖…好吧,这就是出卖,不过即使这是出卖又怎么样呢?"又能怎么样呢,我也想问这句话。

我今天终于有时间把镶在镜框里的鸭嘴兽钉墙上的时候,单位已经只剩我自己了。我没有能拿到榔头的钥匙,转了半天,试了一些工具,包括手,都不太适合。我试着直接用手把隐形钉按墙里去来着。你一定以为根本按不动吧,才不是。我把钉子拿反了,用力按下去,对着我拇指的一面是三个锋利的尖。此处请想像。

我翻转钉子,在钉子帽上垫个不绣钢勺子的把儿,然后像贴子开头那样握住诺基亚手机。使劲凿了两下,哈哈,钉进去了。一共钉了两个钉子,把鸭嘴兽挂起来了。手机仍然是好的,刚刚还打了几个电话,只是下端面有一点擦痕。不过这点擦痕跟师兄韩老师用来起啤酒的手机相比,小巫见大巫了,他的那个都不能看了,满目疮痍。

鸭嘴兽,曾经的诺基亚,还有一些类似的人或物,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拒绝接受评判。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很佩服基督徒信仰中的一种精神:他们认为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子民,人与人之间没有丝毫的隶属和等级,而唯一地从属于上帝;因此,他们只按受神的律条,而不是受来自人的规则和评判。自由就是,只要我没有认可,在我接受之前就绝不接受。这像是循环定义的废话,不过为此付出的代价都是真实的血泪。富贵、贫贱、威武都不能使之屈服,持续地坚持倾听内心的声音,拒绝包括"我就暂时假装"这样的利诱,无比艰难。也许,从束缚到自由,我们最初应该做的,就是放弃,放弃那些妨碍我们自由的利益。

做鸭嘴兽,做自己,直到灭亡。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