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赠言吧:不要怕,向前走;及最简单的方法,遍历

毕业赠言吧:不要怕,向前走;及最简单的方法,遍历

今天铁子同学放假回家,我们约了晚上吃饭。白天我行程匆匆,等见面的时候,他的时间只够聊天,不够吃饭了。而且外面巨冷,就像小时候,冻得嘴疼那种。所以,我们在办公室守着暖气,足足聊了两个小时。

他提到各种不如意,前途莫测及恐惧,讲他的理想和未来。我窝在沙发里,主要是听,时不时给他讲两三个故事。走的时候,他的心情好多了。

有一个故事没有讲到,我在读者上看到的。当年我翻开读者,一般先翻到我记得是28页或者30页,那里是两页幽默笑话,然后看各种心灵鸡汤,感慨一顿。现在还记得一些。其中一个故事讲到,年轻人要远行前,问部落里长老,人生的注意事项是什么。长老说,一共六个字,前三个字是"不要怕",后三个字等以后再告诉你。年轻人听完以后上路,开始大半生拼博,按神勇无畏的原则。后来年轻人岁数大了,回乡探望,去找长老问后三个字。长老已经死啦,留给他个纸条,上面写着后三个字,"不要悔"。

年岁渐长,我的同学已经开始跟我差20岁了。想做到"不要悔",我开始觉得基本是扯淡。努力不去后悔倒是有可能,完全不后悔很难。在一些环节上想着如果选择另一条道路人生又会如何,总是常有。我现在还记得高二的时候选择文理科,当时的犹豫紧张。

"不要悔"做不到,"不要怕"在此前的人生里,倒是有一些,不过一直早就都忘到了脑后,今天就拿出来充做吹牛的资本,给铁子同学讲了一些。有些当时吹的不全,补充在这里。

1. 不要怕实验,只要能恢复到实验前的设置

这是十四条原则的第一条。面对未知,身为人类不免充满担心,以为如果不去做不去触碰,那就没有危险。但是人生如逆水行舟,往往不去做本身也是一种选择,而且常是糟糕的选择。这和我们做实验时的心理是一样的。"按这个会怎么样,不会电死我吧,操作这个,机器不会爆炸吧?"

在你年轻的时候,其实很难犯重大的错误。重大的错误,得是有资格的人才能犯的。这个大家都有体会。我们小时侯听到故事里讲,小明

(小红?)因为马虎(那么铁定是小明了,小红才不会这么粗心)把小数点点错了位置,因此引起山崩海啸世界末日。估计多数同学看完都嗤之以鼻来着,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一个小学生的错误是难以引起这样大的后果的。

可能有的同学会举反例,不是也有未成年人因为啥铸成大错的吗?他们的错误大部不是受自然律的惩罚,而是受道德律约束的。所以容易避免,只要别把别人不当人看就行了。不过,说起来这个似乎也很难。我们估且放过这个话题。

所以,在年轻的时候,尽管去试。所有的机会都是争取来的,没有天上掉下来的,也鲜有别人因为赏识你而带来的机会–很简单,因为你如此年轻,还没机会表现自己,别人没机会"赏"你,自然没道理"识"你。所以,你得先把自己的愿望明确表达出来,并展示自己的能力。

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很喜欢画画,参加过学校里举办的美术展。当然,你可以想像偏远山区的小学生的美术展水平,而且水彩质量啥的也差得很,只有HB铅笔还没见过2B什么的。因此我的作品质量可见一斑。在这么多作品里,我的画也一点也不突出。后来传闻学校要送两个同学去少年之家学美术,暑假的时候,人选已经内定,当然没我的份。

我此时做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现在想来仍然觉得作为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当时有这样的勇气,后来跟领导吵架辞职什么的,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我拿着自己的作品找到我们美术老师,请她指点,并向她表达了自己强烈地想要去少年之家学习的愿望。很多细节我都忘记了,但是后来学校增加了一个去学习的名额,所以我在那个暑假顶着大雨路过我后来去的那个以"贵族"们孩子为主的小学,少家之家就在那附近。

少年之家离"贵族"小学如此之近,我相信并非偶然。同去的两位同学,现在回想一位似乎家境殷实,另一位似乎是老师家的孩子。所以后来有北京人民跟我讨论,提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对北京人民也没有什么特权,高考考试题也挺难的,老师的孩子一般也没有什么特权,我就先入为主的没有相信。

我讲这些惨淡的背景,讲我二年级的时候就图谋学习的机会去找美术老师,是想说,机会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如果一味埋怨现在的条件不好,现状如何糟糕,跟抱怨自己不是富二代也没什么区别。

有的同学可能会说,你那是图谋成功了,搁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当然,我又怎么能知道现在能够成功,不过,我当时又如何知道自己能成功呢。我怀着这样的心理,即使不成,我也受到了老师的指点。现在想来,反正不去努力终归是不会成功的,至少这一点铁定。

有同学可能会说,你不是提到"不要怕"的前提是"要确保恢复实验前的设置"吗?只要你不去伤害别人 (尤其是有意的)

,想着别人还会再次出现在你的生命中,那么一般的,"实验前的设置"也就是这样。不能伤害别人的利益,即使自己受到伤害和危胁,也不能作为伤害别人利益的理由。因为在你漫长的人生中,还会再次遇到他,如果此时违背了原则,以后怎么会有面目相见。

2. 遍历

有同学可能会说,我试了啊,然后失败了。我的答复非常简单,那你再试另一家另一个学校另一个想法。同学可能会说,试了啊,又失败了啊。我的答复还是非常简单,甚至更简单,再试。

你怎么知道下一家与这一家一样拒绝你呢。以偏盖全,不完全归纳,正是我们放弃的一个重要原因。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会失败;你没有试过下一个,怎么知道下一个会失败。程序一次次执行的结果都一样,铁球每次都能落地,是有理论保证的,有假说解释的,你推论下次也一样不行,也有理论依据吗?

ZHUMAO同学是个相当不错的技术人员,此处省略他的战绩若干。他是怎么做到的?有人提到聪明,感兴趣,时势啥的。我知道一个绝对更有力的原因,他在本科的时候读完了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当时所有的计算机书。

有同学可能说,吹吧,他能把那些书都看啦。我估计差不多。第一,那个时候计算机书并不多,而且你知道每个科目的书看完一本以后,其他的就只剩下了补充,变得很薄。第二,我跟他聊过几本,他确实都看了。第三,有同学可能说,那么多书全精读一遍?我没说他精读,学会看几页就放弃,以后再看,或者不再费时间,这种能力是需要大量阅读训练的。第四,我有过类似的尝试,把能看懂的都看了。所以,我可以旁证这确实具有可行性。

ZHUMAO的路线非常单纯,但是绝对有效:遍历。把所有的全整一遍。即使你没有全懂,你也已经远超过别人。每一本有难度的书都是打击你,并且使你变强的原因。

所以,不要怕向前走的基本原则就是:遍历。

我在本科某个暑假独自调研了通化市所有的电脑公司,一共也不到十家,五家左右吧。我走进门随便找个职员,撒谎说学校要求我们假期做社会调查,出示学生证什么的。学生证是真的,但是学校根本没有过社会调查的要求。所以我乱七八糟问了很多我感兴趣的问题:从你每月挣多少钱呐,你们要什么样的技术人员呐,到软件还是硬件工程师更值钱呐。

绝对的第一手资料,我自己一家家问出来的。至少有一家我还记得被经理轰了出来,理由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肯定又坦然地走向了下一家,因为我清楚记得被轰的不是最后一家,我出来以后在马路牙子上坐了一会。你知道,黯然。

如果走这么几家社会调研没有说服力的话,还有别的故事。

我本科高年级的时候在外面打工做些小活,跟一位老师聊天的时候提起。他问我这些活都是谁介绍的。我说:欧亚 (电脑城)

找的,还有以前的雇主介绍的。老师提到,他在欧亚也有一家公司,说不定我还去过。

我一定去过。原因非常简单而直接,那个时候,我走遍过欧亚每一家公司去找活干。每一家,不是像有些人吹牛的很多大多数绝大多数。我是一家一家走进去过的,一家也没有落下。

最初,我信心满满,走了几家,家家拒绝。鼓起勇气再走,又家家拒绝。拒绝时的冷脸和不屑,这些当然都会有,你可以想像。当时欧亚电脑公司一共有三层,我趴在五楼的天井往下看,亮堂堂的,我想从那里跳下去。人生太令人绝望了,你此刻的感觉,我也有过。

我在那里站了也不知道有多久,然后去买了一纸杯百事可乐。第一杯百事可乐是老geda王彦臣买给我的,喝了一股中药味,还有纸杯的蜡味,别提多难喝了。我不能明白为什么还会有人喜欢。他当时说,以后你就爱喝了。这第一杯就是在欧亚买的。我喝了百事,下定决心:我要一家不落的把欧亚的电脑公司全走遍。在这之后,每当我再次绝望的时候,就想想这个决心;每当我想放弃一两家的时候,就想想要一家不落。

最后我联系到了似乎三家?确定数字我不记得了。然后开始给远方科技的高老师装游戏机房,每个50元。我跟他学会了用紫外线烧片子,因为那样做出来的网卡便宜一块还是五块钱。我跟他到哪个军校里面去取设备,站岗的军人给我们俩人敬礼,我别提感觉多牛了。我大四一年没有跟家里要学费和吃饭钱,又给家里买了一台彩电。

前几天我还跟ZHUMAO吹牛来着。我当年面试的时候,面试老师问我的问题我全会。他们后来明显已经问到了自己还没解决的问题,考我解决方案,我也会。我第二次去单位的时候正赶上几位老师领导在试着装桌子。我说,你们整得好像不对,然后要过螺丝刀。我把桌子面朝下,腿朝上,一会儿工夫就装完了。我记得领导说,这个你哪学的。我说,我装过。他问,自己家用啊。我说,我装过几个机房,所有桌子几乎都是我一个人装的。对话大致如此,可能并不完整,我不记得自己说过没有,我当时已经组装过1000多台计算机,手指肚上很多小口子,是捏住板子的时候被背面的管脚划伤的。

大概就是这样,我的人生跟计算机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之所以再讲一次,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铁子同学听了以后说,真励志啊。其实,我们的人生都是这样过来的。

3. 再说遍历中的失败

有的同学可能会有疑问,你遍历的时候失败了那么多家,不绝望吗,人怎么会那么没脸呐。我当然绝望,不然怎么会想从天井跳下去。但是我想到更早的经历。

以前讲过这个故事,从略。细节请往早翻博客。

我小学高年级至初一二吧,跟我哥去送过福字,就像送财神那样。没防盗门的时代,很多同学都有在过年前后见到讨厌的送财神的经历吧。我就是其中一个。我戴着眼镜,和我哥推着自行车在金厂和银厂镇送。从室外走到室内的时候,眼镜结上一层冰,什么也看不见,那些冰出门也不化。进门先拜年,然后说吉利话。

插话,这也是我能放弃很多东西而坚持另一些我不能放弃的原则的原因,因为再放弃,也不过就是那样。本来我一无所有,失去一些又如何。

拜完年谤无吉利说,仪式完成,就送上福字等着赏钱。当然,你猜对了,多有把我轰出去的。我出来以后也很憋气。但是送福字任务在身,又能如何,只好再进下一家。

后来我想:其实每一家都是单独的,这一家根本不知道我在上一家受到冷遇。所以,一切都是新的。这也是人生中不要怕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实验的初始设置不必恢复,反正这是新的一家。

所以,在以后的枯噪的实验和工程中,我遇过很多陪着我的同学睡着了,他们醒过来的时候我还在做实验。有人问过我,你确定这个实验思路对吗。我不知道,我只是把所有有可能的思路,全都遍历一遍。只要还有一条路没有走到,我们就没有绝望。那条路无论看起来多么狭窄崎岖,无论多么无望,只要你没有亲自走过,那都仍然是有可能成功的。

铁子,不要怕,向前走。遍历所有的可能,如有必要。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