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遇到实验室事故

如果遇到实验室事故

作为一个原来学计算机和电子的学生,我跟化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亲眼和耳

闻了一些事故。

我亲眼见过的事故一共也就只有一次,影响范围不过几米。中午跟导师正谈着,传

来崩地一声。我们俩人同时冲到门口,我离门还近一些。犹豫了一 下,我说:你先。

这是个经典的笑话,一般讲到这里大家就哈哈大笑了。不过,故事的真正寓意并不

是我这个学生在危险当前的时候把导师推前面去了。在事故和危险面 前,应该服

从专家,并且现场只应产生一个专家。导师是专家,因此他应该走在前面。

那次是有人糊涂,倒残液的时候把酸液倒到碱液的瓶子里了。反应生成热和气体,

积累到中午没人的时候终于炸开瓶子。瓶子稀碎,门上玻璃裂了一 块。旁边一个

人也没有,这是万幸。

有的事故中,不服从专家后果就严重多了。在网上看来的一个事故。似乎是浓硫酸

喷了,在车间里。负责的小伙喊大家把衣服全脱了,马上淋水。被喷 的人里有女

同志害羞,跑到卫生间去了。这点路程导致的结果很严重,我忘记了是深度烧伤还

是把命搭进去了。

学生在"下实验室"以前,有的会问"要注意些啥啊",有的胆大就啥也不问。照例,

我要重复一遍我导师当初对我说的:什么也不要碰。

"什么也不要碰",有个反面例子。关同学曾经编程的时候,没事就摆弄一个玻璃

管。包师弟有一次语气淡然,"小关,你知道那玻璃管里装过什么 吗?"十有八九

是氰化物。学计算机的思维是,他们怎么能这么干呢,这玩意怎么能到处乱扔呢?

问题是,世界就是这个样的,他们乱扔以后还能为后 果负责呢,就像闯红灯的司

机,但是痛苦还是你来承担。

"什么也不要碰",遵循这一原则,我在用氮气吹灰的时候都是请别的同学帮我开气

阀。有不止一个同学跟我说过,这个玩意用起来特别简单,这么一 拧,再那么一

拧,你自己也能整。我每次都老老实实地请求,你替我整吧,而且别走,一会再替

我关上。有同学问过,这有什么难的。我的回答是,最 可怕的是,万一有一天我

觉得自己学会了,把纯氧的气阀当氮气拧开了可咋整。纯氧气体喷在柴火上,能直

接起火,还可能导致爆炸。而我,没有判别 氧气和氮气的能力。有同学可能说

了,那有什么难的,根据气瓶的颜色不就行吗?说起来简单,我见过绿瓶子,按说

应该装氯气的,有的组在里面装了 氮气–这也许没啥,不过既然有这种糊涂的

人,天知道他们不会把氯气装氮气瓶子里。

气体装反这种低级错误可能让人认为根本不会发生吧。不过我导师就是活生生的受

害者。他每到冬天的时候就卡卡咳,跟个小老头似的。那是因为他年 轻的时候做

实验,正做着,有人顺手把通风厨关了,然后导师的呼吸道就被酸性气体腐蚀了。

医生说,永久不能治愈,只能缓解。所以说,猪一样的队 友总是存在的,小心在

意这种事,要由自己负责。不懂的东西,或者不确定懂的东西,啥也别碰是第一原则。

不仅别碰任何东西,如果旁边人做实验,最好也离远点。某组有个师姐,被旁边师

弟的氨水溅在脸上一滴。大多数同学学过初高中化学,对氨水就只知 道气味难

闻,就是夏天厕所那味,可能并不了解它具有腐蚀性。幸亏溅到的氨水不多,而且

在下巴上。其实,下巴离眼睛又能有多远呢。

这是看得见的危险,真正的危险是你看不到的,特别是你以为你能看到。福尔摩斯

说,人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当年想在棱镜上刻标记,想到了 氢氟酸。高

中化学学的,氢氟酸能腐蚀玻璃。我跟导师说,怎么在玻璃上整上蜡,然后怎么拿

小刀划个印,怎么把氢氟酸滴在印上,或者把玻璃泡在氢 氟酸里。导师听完想了

一会儿,说,那个谁某某某,你去整吧,小杨不行。我还不服呐,心想,氢氟酸不

是弱酸吗,这有啥?多年以后,读到网上那个 著名的化学事故大集锦的贴子,上

面说,氢氟酸会透过皮肤进入人体,取代骨中的钙,而且到处游走,因为化学性质

如此活泼,因此无法清除。那块皮 肤永远都是烂了的样子,永远也治不好。医学

之发达,令很多人错觉这种小病不算啥,这个错觉忽视了两个事实,一是这种病医

学也很少见到,二是浓 度不同,化学性质差别可能极大。而咱们平时的生活中,

根本见不到高浓度的危险品,因此可能觉得实验和生产上也是这样。

实验和生产上完全不一样,因此遵循指令和原则非常重要,可能性命相关。一次去

钢厂,被要求戴安全帽,穿长袖工作服。钢厂里那个热啊,烤得慌。 同行有个小

伙汗流浃背的,就把安全帽摘了,马上遭到同行大哥的呵斥。该小伙后来把长袖衣

服脱了,从车间出来以后,露出来的胳膊像在海边晒过半 个月,感觉毛都掉光

了。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非得要求穿长袖。鉴于学计算机的同学没有遇到过啥危险,

胆子大,我后来强烈建议上级,这个项目咱们还 是别做吧。

刚刚听到某师弟说,他的一个同学的典故。500L什么釜蒸馏减压爆了,把这同学伤

了。那天,他破天荒穿了防爆服和面具,防爆服被炸得一条条 的,胸口和胳膊也

被玻璃划了。如果没有防护,后果可想而知。

成天做实验,难保没有某天头脑发昏的时候,所以总是按原则、规章来做就安全多

了。导师还讲过吉大当年有个哥们就有头脑不清的时候,高压瓶上的 气阀滞住

了,把气瓶放倒了蹲前面拿扳子砸。怎么砸也觉得不对劲,后来就骑气瓶上砸。砸

着砸着气阀飞出去,嵌对面墙里了。如果当时他还蹲前面, 估计就被气阀打穿了。

就是万分小心,自己也有发昏到连规章都忘了的时候,就是万分小心,也有队友变

成猪连累自己的时候。如果一旦遇到实验室事故,导师对此也有指导 原则。导师

说,如果看到着火了,你什么也不要管,不要想着救同学救设备救资料的,什么也

没有人值钱;如果着了,一看灭不掉,跑。

所以,我记住了实验室安全两条原则:啥也别碰;遇到着火,跑。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