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技能:倒立及其他没用的

秀技能:倒立及其他没用的

我练的倒立得靠墙,做不到像猴子或杂技演员一样走来走去,或者静止在那里。

靠墙倒立,就是像《流星花园》里花泽类里那样,面对墙壁,双手撑地,然后啪地一

声,脚就上墙了。花泽类说,我听朋友说,如果你要哭的时候倒立过 来,眼睛就

不会流下来了。后面这段对白并非靠墙倒立的一部分。

其实我根本不相信花泽类说的,泪腺分泌如果连地心引力都不能克服,人类早就因

为眼睛迷沙子然后感染死绝了。另外,我想不起来《流星花园》里是否给 了全身的

镜头,别腿上还有绳子向上拉吧。

靠墙倒立基本是个没用的技能,练这个,多一半是为了好玩。这种好玩,而没有用

的技能,我还会很多。那天拉了个单子,总结如下。

我会地盘扫堂腿。你在武侠片里应该看过,就是两手撑地,一腿弓一腿绷直,绷直

的那条腿在地上划圈,弓的那条腿要适时的跳起来,才能不绊到。当年网 络中心

元旦吃饭的时候,我秀过,燕姐的儿子当时似乎小学,羡慕得不行。当年,这位小

同学的理想是从事演艺事业,现在,这位当年的小同学都已经上大 学了,专业不

是艺术类,估计已经认识到这种奇技淫巧毫无用处了。

我还有单腿蹲起。曾经在四食堂门口看协会纳新,一哥们在那练这个,屡试不成。

我过去跟他切蹉了一下。他说:你不错啊。然后这位哥们秀了一下他的右 手,他

主练铁沙拳,右手背上全是肌肉。此前,穷我一生所见,没见过手背上有肌肉的,

而这哥们的手背肌肉跟我小臂上的差不多。我按了按,问:练的时 候疼不,然后

再也不提单腿蹲起的事了。

在芬兰的时候,我秀过地盘扫堂腿和快速的单腿蹲起。在酒吧里,关同学和小刘同

学带我去的,提前排队不用花钱。音乐响起,我进去整了这么两下子。不 少年轻

人鼓掌吹口哨。然后我就出来了,一方面我只会这个,另一方面,老外年轻人怪吓

人的,你可以想像一下,一群金发碧眼或光头的北欧人,穿得都很 重金属或者哥

特,朝你叫喊,而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叫喊的是啥。关同学说,他们就喜欢厉害的,

我听不懂芬兰语或瑞典语,真心没有全信。

我还会向左或向右歪嘴。最初,只会向左侧歪,这是天生的。后来,经过了艰苦的

努力,终于能向右歪了。终于说到了正题,这些技能,即使是没用的,也 都经过

了艰苦的努力。要仔细体会向左歪的肌肉的感觉,然后用手扶着脸向右歪。

你不要试了。没有个把星期的不懈努力是不会成功的。如果不信,你不妨试试这

个:跳起来转三百六十度。先逆时针一次,再顺时针一次。小心,小心,摔 到了

别怪我没提醒你。事情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

关于歪嘴,除了艰苦努力以外,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另一件事,就是它真的没用。

我在吃饭的时候给ZHUMAO的儿子演示过。他儿子刚想 试,ZHUMAO赶紧厉声喝止:

不许学。

我还能从右侧上自行车,另人骑的时候,从右侧左侧分别上到大梁和后座上。右侧

骑自行车只在高考前体检的时候秀过。体检等待的时候,几个男同学试把 试把地

从右边上。当然,全部以摔倒告终–全部。这些小伙里,当然有体育特别好的,足

球蓝球都顶呱呱的。但是,平衡能力什么的,天生大家都比别人 强不了多少。所

以,他们全都没有在那几十分钟里练成。我几翻请求,终于能有机会试一下,先特

意歪了两下,然后顺利上去骑了一圈。在这之前几年,我 就掌握了这个技术。

类似的,我还秀过背圆周率小数点后一百位。吕咸辉等同学拿着张纸条,上面写了

pi的小数点后一百位,正背着。我凑过去问,这是什么。得到答复以 后,我拿过

来,边看边念出声,然后一挥手,开始背:3.1415926535897932384626

433832795028841791693993751058209……(还能背这些,希望没错)

是的,我以前就背下来了,背诵之前的表演只是表演。这样的故事告诉我们,在艰

苦练习面前,天赋什么的都是扯淡。

我还会在骑行中把前轮抬起来,能什么也不碰到上马路牙子。如果你觉得这个不够

酷,我还能再把后轮也抬起来。代价是,在我漫长的训练中,我爸的东方 红自行

车,那么结实的二八车子,后座被我摔歪过很多次,还专门调过后轴。因为摔的次

数太多,防摔技术也有提升,曾经在冰面上转了三百六十度,人和 车都没倒。当

然,因为练习次数不够,没有再重现过这个奇迹。

我还能把右边单侧眉毛抬起来,左侧的不动。翻过来我练过一阵,至今没成功。

我的左手的食指到小指,都能在第二指节弯曲,而第一指节不动。别笑,我也认为

这没有什么用处。

我还会很多别的没用的技能,以后再说。继续说倒立。练倒立是从《囚徒健身》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 /25717097/,不是广告,没收好处)里学的。

里面说,倒立的终极目标是单手靠墙俯卧撑。

单手靠墙俯卧撑,够臭屁吧。练起来可真难啊,连它的最初阶段之一,靠墙倒立都

这么难。

个别同学可能会提到,是不是你原来太弱啊。不算太弱,我在练这个以前,当然,

腰突以前,能连续做100个俯卧撑,能做10个以上头拱地的背桥,能 跪姿直着慢慢

地向后面倒下去,到地面,如果鞋够硬,还能再慢慢地起来。

我高估了自己。练习倒立我受了不少伤,这些伤足以说明够难。我回想一下啊。最

厉害的是左大腿磕在书架上,当时就凹下去一块,跟被大棒子打进去的一 样。不

咋疼,但是第二天开始就青了,然后紫了,然后漫延开。如果没记错,一个多月才

淤血全消。半年多了,现在颜色还没全变过来。右脚背磕另一面书 架上,瘸了好

几天。右肘在被墙上的东西划破,留了道疤。

因为胳臂没撑住,脑袋撞地上若干次。最倒霉的一次,地上刚好有个小石子,比小

指尖还小点,正中头顶百会穴位置,那个疼啊,当时就起个包。脑袋撞地 上,疼

并不是最可怕的。杵脖子最吓人,虽然每次都不严重,不过最近才有报道有个印度

哥们进球后以后空翻庆祝,脖子杵折了,死了。

后来,终于能后背与肩附近顶在墙上倒立住了。拍了张照片传微信上,大学同学里

的大姐说,你这岁数练成这个不容易啊。后来,偶尔能完全立住,找感 觉,在网

上查贴子,看视频。再后来,完全立住的几率越来越高了。再后来,我妈告诉我,

摩擦力很重要,手一定要抓稳地面,最好在地毯上。成功概率大 增,几乎不失败

了。附注:我妈不会倒立,旁证是她认为我"才立那么一会儿啊",我没见过谁一立

半天的。

靠墙倒立,我大约练了半年吧。还有更深的技艺,比如顺风旗,比如俄式俯卧撑,

据说有基础的也要练上两年。想起练某种变态的仰卧起坐时,我一边起一 边啊啊

叫,一边骂,谁TM地发明了这些东西,真折磨人啊。

有时会想起二猫妈写在四六级练习册的扉页上的话,"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

之生"。也许,这些技能最大的用途就是在一群无聊的小伙面前秀一下, 然后就"

这有啥"吧。也算人生的一部分。

很久都没有锻炼了。连续极度疲劳,连续生病,连续雾霾,连续抑郁。昨天开始试

了一下,20个俯卧撑我就上不来气了,今天肱三头肌疼痛。是以为记。

——————–

博客会手工同步到以下地址:

[http://giftdotyoung.blogspot.com]

[http://blog.csdn.net/younggif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