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水厂公园遇雨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7

中午的时候和二猫约好了,下午做完各自的工作,傍晚四五点钟天不那么热的时候,去净水厂公园徒步。

公园原址是始建于伪满洲国时期的净水厂,为当时尚是小城的长春提供自来水净化。后来河道管孔等几经变迁,净水厂废弃了很久,是大城中心圈起来的一片围墙,里面全是荒地和厂房。再开放的时候,成了富有大工业时代和当代审美气息的主题公园。厂房有的修旧如旧,有的拆了重建,有的用玻璃罩起来。一人高的金属零部件,有的集中在小广场,固定在粗糙的水泥台子上展示。有的折了重新组装成雕塑,有林间的松鼠,有浣熊嬉弄的长号,有在象征着水塘的沙中浮着的水牛,还有野马奔驰。有巨大的车床,一间房子那么长,人从这头走到那头,可以摇摇这儿,动动那儿,按动开关。然后,一切都寂静无声,大工业时代,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森林回复了旧时的样子。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
还有林间的栈道,盘旋而上,行人从树干树梢边慢慢行走。低头看,脚下都是钢铁的硬丝网,再下面三五米是草地或者灌木。还有漫步或嬉戏的人群。人们分散在诺大的园子里,平时看不到几个。有斜坡和结绳攀岩的城市海绵广场,还有只有12岁以下小朋友才能玩的全龄乐园。有小警车巡逻,没有狗,也没有不牵狗绳的人。

我和二猫已经去了几次,每次都有新的收获,看到新的景致,发现新的有趣之处。往往找不上次觉得特别好的某个地点,”在那个什么什么后面吧”,”我记得是翻过这个山包就是”,”在边界附近的那个大泡子旁边”。在寻找的过程中,往往又发现了新发现。换个角度,换个天气,换个心情,同一景观又有不同的感受,而且,似乎所有这些设计都都已经考虑到了。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5
这次去,准备启用上次发现的公交线路。徒步去的话,路上单程需要约半小时。坐公交车可以把体力省下来用在公园里。

下车就发现雨点,很大,稀疏,从公交车站顶棚之间的天空砸在满是灰土的地面上。发现忘了买水,住回走了将近一站地,买水,顺便带上吃的。小雨点丁丁当当敲着伞面,我俩施施然慢慢走,像是去野餐。

从南面的后门进了公园,我俩就开始寻找能躲雨的地方。按天气预报,16:00左右有雷阵雨,正是此时。此刻雨虽然微小,但是万一下起来,公园里露天野植多,能躲雨的人工建筑少。虽然可能是一过性的,夏日的震阵雨也短,还是早作准备。

升腾雕塑不行,下面空间太小。有个斜向上运送物料的通道,下面可以临时避雨,但是不能坐着。城市海绵广场下面空间足够,也有地方坐,还有落地玻璃透光,但是有点气闷。8号楼外面有整座楼那么长的木长廊,正好。顶棚极高,距地面两三层楼,搭在8号楼屋檐的上面一点,还隔开一点距离,正好透下天空和雨水。雨水打在木廊道上面,里面的半边尽湿。外面的半边正好坐人,还要以垂下腿来踩在满是卵石和落枝的地面上,听背后滴答的雨声,从墙面和顶棚反射回来,格外清亮。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6
我俩把伞撑开在地上晾着,坐在长廊中间连吃带喝,看几个游人举伞走过,看有人慢慢跑着,头顶举着书还是包儿,看小警车亮着警灯安静地在路上滑过去。头上和眼前都是高大的乔木,枝叶已经是晚春已毕盛夏将至的样子。树林的外面,是钢铁的奔马隐现,还有完全被灌木遮蔽的长号雕塑。

有次我们到长号那里,有个小女孩站在长号前,作出吹奏的姿势。她的妈妈喊,“吹不响,快走快走。”

女孩刚一离开,我就跳过去,小声说”能吹响”。

二猫说,”吹什么?”

我说,”我就只管吹,是你按的曲子啊。”

二猫开始折腾那三个焊死的巨大按键,我开始用腮帮子吹《天空之城》。

中间一个小节,大喊,”你按跑调了。”

二猫说,”是啊是啊,是我按错了。”

被她妈妈拉走的小女孩,一路上频频回头看。

这次不玩别的,就只吃喝。吃喝已毕,开始勘探。二猫说方形的柱子一共24根,不是木制的,是空心金属。我说往尽头走有个拐弯,里面和别的建筑形成了一个小天井,下面全是雨水。二猫从这边跑到那边,从这边踱到那边,腾腾腾,索索索。

勘探之后,各自选好场地,要画什么,从什么角度。我俩拿出笔记本、铅笔、中性笔,开始分。你一支这个,我一支那个,中性笔你要哪个牌子的,笔记本哪个格子轻一些。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4
我画黑石碑一样的大块金属墙,还有墙前面的一株植物,半边繁盛,半边稀朗。二猫说,这长廊真适合练习透视啊。好,再加上周围的环境,有廊柱,有地板,加上目光尽头铁墙后面的二层建筑,还有建筑上爬满的藤。

画术虽差,步骤不敢缺省。铅笔测比例,灭点定平行线聚集的走向,这里删去,那里要最浓的阴影。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2
我想画上二猫,但是场景有点孤寂,气氛不太适合。而且她在我身后,我看不到,不知道应该怎么加到景里去。回头看,正蹲踞在一丛大树下的木长凳上,聚精会神呢。

“你画的什么?”我在原本站的位置立上一根枯枝,跑去看二猫的作品。

是她在木凳上面对的长廊,几根廊柱勾勒出透视效果,其间站立着一个小女孩,头上挽着髻,垂下一大蓬头发,长裙,外面披着 Anna 的蓝罩衫。脚下一把撑开的伞。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3
我也坐在长凳上,支起膝盖用中性笔覆盖铅笔草稿。这里,我也应该加一把伞,才切合”遇雨”的主题,低头把伞摆了个角度。二猫在她的画上加了个小人的影子,那是我,还放大了我手里的画,放在她画的下方。偶尔游人从我们旁边过,有人特意放慢脚步靠近到能看到而不打扰的距离,有个青年跟女友调皮,”你不是学画画的么?”颇有怂恿之意。

尽兴晚回,还在城市海绵广场攀爬了一阵。看升腾雕塑在射灯下像闪烁着星光,南岭1932原来也是点亮的,与白天的时候又一番不同。雨点时大时小,佐兴的浓度。回到公路上,决定徒步回去,这么近没有必要坐车。等距离家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雨点有点密了,我们准备把伞当作盾举起来,抵抗敌人偶尔的重炮。

突然! 就在举起伞这一秒,字面意义上的一秒钟。大雨飘泼一样从天而降,瞬间满世界都是雨声。我大喊,”跑!”

二猫冲在前面,我紧跟其后。风助雨斜,我想在泊在人行道上的两辆车中间停一下,免得侧雨浇到。往前看二猫,毫不停留已经又冲出好远。我只好追上。也就五六米,雨大到伞要撑不住的程度。我喊二猫,”推门,进,就是那家房地产公司,管他是干什么的呢。”

里面也赶紧打开门,”快进快进。”我们大笑,这雨也太快了。在屋里透过玻璃门,我们还能看到刚才站立的位置,就这么近的距离,猛冲过来的时间,雨已下得白了。

给二猫妈发消息,没事,没有浇到,躲起来了。二猫妈说,下冰雹了。我俩看看外面,并没有。十分钟徒步的距离,天气区别如此。

过了好一会儿,觉得雨小了,”咱们不打扰人家了,跑吧。”我们又冲回雨里,跑了两步,发现雨又急起来。继续跑吧,雨达下面躲半秒,然后冲到另一个楼侧。二猫说,像真人CS从一个掩体跑向另一个掩体,中间别被打死。雨太大了,又撑不住伞。街道整个被水淹没,波浪滚动。我背着二猫跑过河,在一家饭店门口稍驻。

刚才离开房地产是个错误啊,我俩后背和裤子都湿了一大片。既然是雷震雨,想来避避风头就能过吧。期待着雨小,但是看来并没有这样的意思。风东南西北地刮着,我指挥二猫不停调整盾牌对着敌人箭矢袭来的方向。敌人火力越来越猛,眼看避得少中得多,我们节节败退。饭店的门开了,里面喊,”赶紧进来吧”。

躲得正是时机,回头看,冰雹来了。路上车过,泛起波浪。服务员们纷纷哈哈笑着,这一会儿下班能不能回家了,包住不。手机攒动,各种消息纷至沓来,都被雨被拍到马路上了。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1
看二猫衣服又湿了不少,看外面雨似乎又不那么大了,我电话二猫妈,准备热水和衣服,我们要冲回去。背起二猫,只她打着伞,一步就趟进河里。三蹿两跳,我俩就从这条河进了那条河。一条条河跑下来,躲着可能的开口,躲着水向下吸出的漩涡,躲着倒灌的马葫芦的恶臭。在物业幼儿园广场略停,大口喘气。黑压压的很多人,站在凉棚下面的桌椅上,大家挤在一起。

还得跑。我俩冲进雨里,二猫勒着我脖子,我跑得越快她勒得越紧。我大口喘气,每一声都能清楚听到。雨水非常冷,整个灌进鞋里,嗯,水的深度测量出来了。一路冲到家楼下,肺子快要喷出来了,但是一滴汗也没有。

按计划好的,进屋就开始脱衣服,扔了满地。擦干,多喝热水,裹上被子,吃馄饨,冲热水澡。

查天气预报,不再是雷阵雨了,改成当前是大雨。又过了一阵,看外面水漫金山,看行人水至膝盖,看有辆车抛锚了,看旁边有车开着大灯像船一样推着波浪划过,抛猫的车屁股上下起浮。看朋友圈笑长春的海景,看东北师大降雨排行第一,静湖水已满。看大家担心明天怎么上班上学,看羡慕有的小学停课了。后来,天气预报上大雨改成了小雨,我们仨很不相信的眼神,打开窗户听,”这是小雨么?”

我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在避雨的地方我总觉得雨已经小了,冲出去一会儿雨就变大。雨根本从来没有变小,因为听不到声音,错觉以为豪雨已过。并没有。

后来,有紧急的雷电预警,有暴雨预警,有橙色预警。一过性的雷阵雨,怎么会?还会再下三四天呢。

刚到家的时候,深为离开两处避雨的地方而后悔。应该再多等等。不过当时看着二猫已经冻哆嗦了,想着十分钟的路,雨怎么大也冲回来了。到第二处的时候,二猫就问过,”还有多远到家?”我说,”十分钟。”二猫说,”你刚才就说十分钟啊。”我说,”刚才十三分钟,我测过。”她说,”就三分钟浇成这样啊。”

是的,就三分钟加十分钟,我俩就像捞出来的一样。不过,第二天一早,我就不后悔了。因为雨一直以这样的强度直到半夜,避也避不过。我们大笑,不知道物业广场的那些人,黑乎乎挤喳喳地在那里站了多久。

未来是无法预测的。大雨骤至,是避一避还是冲一冲,避多久,冲多远。哪个才是对的,谁又知道。且顾眼前,踏好下一步,别踩到马葫芦里面。雨点?要多大有多大,要多密有多密,把伞撑好,别遮住我的眼睛,咱们马上就要到家了。

微信图片_20190603120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