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车了

  前两天在预定时间内完成两项任务(赵要fortran和韩要的根据文件扩展名自动获取关联程序的dll),作为奖励,跟老婆去GMS超市买了雷速登 奥神 遥控车一辆。
  115元,时速8km,40MHz,6节5号电池。底盘很底,估计不能在室外玩。在卧式的地板上打滑。工作室的空间小,第一天撞墙很多次,挺心疼。
  高兴够呛,嗷嗷叫,嘎嘎乐。
  以后准备把任务划分为小块儿,每块单独奖励。对于那些长期看不到效果的任务,尤其需要这样处理。长期任务即使承诺大奖励,短期看不到效果会让人厌倦。

企鹅快跑


  试玩游戏tuxracer-win32-0.61a。赛车类,滑雪,主角是Linux企鹅。老婆玩儿的时候嗷嗷叫,好象真地在高山速降。
  上键向前爬加速,向下减速,左右控制方向。根据吃鱼数量和速度计分。
  左右摇摆可以加速,在悬崖上可以凌空一段时间。


  有一件事特别地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free game:

The Simple DirectMedia Layer (SDL for short) is a cross-platfrom library
designed to make it easy to write multi-media software, such as games and
emulators.
The Simple DirectMedia Layer library source code is available from:
http://www.devolution.com/~slouken/SDL/
This library is distributed under the terms of the GNU LGPL license:
http://www.gnu.org/copyleft/lesser.html

  类似地免费发行实例作为广告,而核心技术不免费或公开的例子有不少。集全世界程序员的力量推广其核心,厂商用服务或核心获利。
  autohotkey用GPL发布,而其引擎则是商业化的;
  google earth/google desktop的API免费使用,供大家随便扩展,而API本身则是商业产品。
  核心的技术及其所依据的原理才是形而上的道,而在此之上的开发是形而下的器。不过,我们更多的时候都在关注许多的“器”,比如熊猫的轰动效应;比如jedicat当年推荐给我的一个用VB调某引擎加自制model和素材所做的游戏。虽然这些都是低技术含量的,但是却引起我们一再喝彩。
  作为技术人员,而非商业人士,也非用户,我们所要的,不是免费的好软件,不是源代码,甚至不是API规范的设计文档,我们所需要的是这些背后所依据的道理。
  我们是否应该多关注emacs之后的lisp甚至lisp引擎,关注VC++后的C++,关注eclipse/idea后的java……关心更后面的编译原理和数据结构/算法?
  喝彩的时候我们应该谨记:我们是技术人员。

步行7000米

  昨天没走,今天步行7000米,补上了。
  几天的锻炼,体力开始恢复,速度也快一些了。心情不错。
  行程:家出发向南,东南湖大路,赛得广场,向北,仙台大街,雁鸣湖,北方市场,东岭南街菜北市场,家。到赛得广场前,6.0km/h,22km。回程很多地方在休息停留。
  在网上查了一下,正常时速。

弱者代表世界的前进方向

塞翁失马的例子层出不穷:


研究显示两性相争雌性率先用武器 为其求生产物-搜狐新闻: “研究认为,雌性动物有使用武器的必要,因为雌性单凭四肢猎食的话,是没有足够的体力和时间与雄性竞争的。人类学家发现,非洲塞内加尔的雌性黑猩猩经常会咬下树枝,当作矛来追捕猎物。很多动物都懂得使用工具,但这是研究人员首次发现动物使用武器猎食,显示黑猩猩比人们所想的更近似人类。”

  据说在巴西柔术的学习中,女性更容易掌握那些技巧,而男性则由于倾向于蛮力而忽略了技巧的使用。
  一直觉得,软件工程的出现正是由于天才太少,大多数人没有能力控制复杂的代码和事物的关系,才不得不借助于工程方法。
  软件的更新、新软件的开发,很大程序上是为了适应不会使用软件的用户,而不是提高高级用户的使用效率。所以有人说,计算机是天才制造,傻子使用;还有人说,微软产品的特性之一是适合初学者而不适合熟练的用户。
  如果人类有科幻里外星人的心灵感应,是不是就不能创造出语言呢。进而,语言所带来的抽象(概念/分类)如何被掌握呢?
  某些方面的能力过强,可能会导致搜索时迅速达到目标,从而造成局部最小点。而对长远未来的预测正是人类独有的重要能力。
  这是一个适合弱者的世界,只有他们有机会生存下去。

走路

  中午醒来的时候,有那么一会儿突然觉得头脑十分清楚,是长期以来没有的。发现自信心开始恢复了。
 一段时间以来颇多不顺,无论是设计编程甚至写小说。这应该是从上次发烧未痊愈就编程序不顺,怀疑自己不能再编程序开始的。当时感觉自己非常笨,头脑很不清楚,记性也很差,编程一会儿就开始冒虚汗。
  设计时不周到的地方很多;解算法题发现几天下不来一道,知识结构不完善;下象棋下到觉得赢棋无望,和电脑对换,电脑又胜利;下围棋完败在被称为“棋力很差”的gnu go手下……
  smth上有个兄弟提出自己总是完不成目标,很郁闷,正与我相似。有人回答:1.把目标分成若干阶段,2.降低目标,3.适当奖励。我也都试了。那兄弟说,我就是觉得很累。答,你这种性格就没啥招儿了。
  昨天又开始跟老婆开始步行,走了3500米,1小时左右。虽然回来时发现头被风吹疼了,但是心情好点儿。今天又走了4600多米,1小时10分左右。
  回来后在google earth上一顿计划、测量,准备每天走走。
  体力的消耗让我精力开始充沛起来,情绪也好点儿。老婆也睡得更香了,多吃了一些饭。
  走路的感觉很好!

蛇眼

  在[http://freewarehome.com/]发现蛇眼,说是能模仿蛇看东西时效果,跟踪运动物体,而对静止的物体不能觉察。不过,以前听说蛇不是靠眼睛,而是靠热定位观察的,可以软件模仿的更象是青蛙的视角。
  软件需要摄像头。
  截了两图,一个是静止的,一个是运动的圆珠笔。

  软件的原理可能是对比几帧,显示差异。
  以前想过一个科幻的思路,静止下来就不能被敌人看到,用来解释导数——一个只能看到一阶导的世界。

修门铃

  门铃的电池没电有几天了。老婆回家一按门铃,我总是一边开门一边学门铃的“底垢ou2”;送外卖的说你家门铃太吓人了。
  决定换电池。记的是2节,买了4节,拆开一看,什么玩意儿,糟烂的设计——3节电池。好吧,全换成新的。
  “的沟”,好了。
  把旧的收集一下,准备当破烂收起来。老婆说扔了吧,没电了,我说还能有点,老婆说测一下吧。
  把万用表找来。
  这里得插一句,万用表我已烧坏两个了,一个是大哥给的,烧了之后,冯老师又给了一个,又被烧了。烧的手法都是完全一致的,高度可重复性。万用表的设计有毛病,换档的时候指针的方向总是不能引起我充分的注意,而欧姆档的对面通常就是交流电压。老师教导我们,平时都要置于交流电压档,我当然也这么干,其实是置于欧姆档,但这是话外音,主人公不知道。两次都是在欧姆档测了220V。
  另注,万用表上的保险丝都没起作用。
  这一次幸亏测的只是干电池。先是想测一下欧姆档有效,表笔短接后半天没动静,二级管短路也不“嘀嘀”叫。老婆说怎么这么慢,我还开玩笑呢,我不会用——其实是真不会用——我又把档位置反了,一直测电压。
  好了,测也来了,“0.0003v”,三个电池都是。老婆说不可能。
  拿给老婆一看,她哈哈大笑。我也发现了,我用的是交流档测电池。
  终于测出来了。三节电池里,双鹿是1.55v,另一个什么牌子的1.4几,national零点几伏了。就是这条鱼腥了一锅汤。
  换下national,加了个淘汰很久的破电池,安上一测,“的沟”,完全没问题。
  国产电池好哇,假national就是不咋的。  
  本来想列个教训一二三,但想想对我来讲没啥意义,且看第三个万用表啥时候烧吧。

与妻二三事

我用水枪在地上画了个图形给妻看。
妻问:这是什么 ?
我说:是鸟啊。
妻说:是啊,真像啊。

今天,第一场春雨。
我说:春节还没过,是不是早了点。
妻说:立春早过了。
今年冬天一直暖和,我都没能穿过羽绒服。但是我还是感冒了几次,每次都发烧,最高的一次39.7,幸亏是妻照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