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段工作

>原来你回信都很快,这二天明显变慢了,可见你忙了。
>照片你昨天晚上才看到,都这样没有时间了。好好忙吧,注意别太累,保证睡眠
时间。

这一段工作是比较多。
现在开始工作了。前几天把牛老师的项目里场景部分写完了(需要再审一遍),告
一段落,接下来就由场景开始写模块,然后就由学生们接手了。

另,芬兰老板的项目也开始写一些东西了。
时差基本调成了跟我的习惯一样了。今天早晨是11点才起来,昨天看碟睡晚了,本
来只是想休息一下,可是电影听不太懂,倒带很多次。
语言有些进步,现在能听懂一些了,对话比以前流畅一些了。
老板也注意到,说有时是语言的问题,他感觉到我 know something,并且语言
getting better.
这是昨天下午跟他谈的时候提到的,感觉是对话最顺利的一次…总结一下,是一
次比一次顺利。他向我推荐一本书,我一看那大块头,可怕。再一看标题:设计模式。
我说我看过好几遍了,立即猜出来他要推荐的东西,vistor模式。他说是,然后不
推荐了,说这真是本好书:)
真是好书,有的地方我都能背下来了。每交出差必备,无聊时最好的东西,每句话
都要仔细分析,太简洁,一句顶十句。

听新概念睡觉快。基本上10课不到一遍可以睡着,每课不到2分钟。
可能主要是听英语的时候没法胡思乱想,而且信息量小,大脑无所事事。一大进步是指法。
现在按上排数学键及其上档字符基本上十有八九能盲打了。这是大量使用Emacs的
结果。

编了用状态机解析抽取BMP头部(部分)的一个程序,在李记者的鼓励下开始的,
用来证明老板关于性能的考虑是错的。
结果他对了。周六下半夜,用了2个小时做了一个2^6左右规模的查表,包括数据和switch-case
语句生成,用来证明老板关于这一点的性能预测是错的。
结果,我们要用的状态机估计没那么大规模。在小规模下,没差别。
简而言之,结果他又对了。老板说他做了二十多年的解析器,对于我遇到的具体问题也很感兴趣,可以给予指导。
恩,这又是一位牛老板。

刘同学说一位王(?)同学把胳膊摔骨裂了。骑车的时候从马路上往人行道上拐,
树叶把分界线盖住了,没看到。
另一位女刘同学,把bolegair ka tulu皮了。跟医生说缝缝吧,医生答不用,说消
消炎吧,答不用,说那万一感染咋办,答再来。
唉,大家小心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