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昨天傍晚,把萝卜条咸菜蒸了。
按老婆的手册:
洗三遍,泡20分钟,加调料,蒸10分钟。
调料如下:
-花椒面,这个到了芬兰半个月的时候发现,这太重要了,绝对香,在家的时候不喜欢吃;
-油,正宗的意大利橄榄油;
-葱,有的中国人到了国外,葱和蒜都不吃了,给西方人的喜好起了个别名,叫普世标准。
去个P的吧。我白天不吃是尊重他们,晚上吃那是保持传统。
我和刘同学吃饭的时候,桌上总有半头大蒜,生的。而且我吃完绝不刷牙,比刘同学还彻底。
不过刘同学已经知道了刷牙没用,他还知道用stockman基本是最贵的商场之一里的香水能压住。
有一天他为了要买去测试,那个香啊,走大街上连老外都回头看他。
-鸡精,据说对身体不好。谁还不死啊,那谁,保尔说的;早晚不得死啊,毛主席说的。太好吃了太好吃了。晚,2点多往回走。突然觉得风很清爽,脸上也有点凉。抬头一看,暗黄(他们这儿从屋里到屋外,全是这种黄色的灯)的灯光下,
不是雨滴,是雪花。
我一下子就兴奋了。
这个时候,红绿灯都灭了,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在路灯映照下的雪花慢慢的落下来,轨迹很直,看起来没有风,雪花很大很重。
楼间有一片天空,黑得看不到一点儿雪也看不到一丝星光,只看到雪花在路灯侧光照射下斜着落下来。
一晚上心情都不错,虽然不得不睡着。说到睡着,昨天心情也不错。
前天晚上干活儿稍晚了点,昨天一上午没起床,睡到下午才去。
下午开会,教授说就我前一天晚上提交的想法,他们几个上午讨论了很长时间。如果(一些限定条件),他就同意我的看法了。
目前要赶论文,先按他们原来的路子来。
这是第二次提出好想法了。
上一次是开会的时候否定了博士生大林(这是他的姓,名字是安德~~烈斯)同学。"~~"表示我发不出来的颤舌头尖儿的音。
大林指出我那部分最好能考虑到某个问题,我指出那个问题跟我没关系,并画了个图,教授替我解释了想法的合理性。
汗,语言还是差得远。所以,总的来说,心情还算凑和。
论文延期了,不过来不及写青年基金的报告了,今晚还是把mpeg4的相关文献看一看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