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是十字弓 引用超过原创

啥是十字弓

看BBC,提到十字弓.

这久闻大名的东西在奇幻小说里总是能碰到,我一直以为是什么神奇玩艺呢。

结果画面里看到,明明就是一支弩。样子,上弦,射击的方法,都与弩无异。

查了维基百科,弩,又称十字弓。

为啥要把弩叫做十字弓呢?

这类问题N久以前问过多次。

—-

为啥要叫波希米亚呢?

据说因为那不只是捷克的一个少数民族,而是捷克的一个少数民族。

据说他们流浪欧洲,如同吉普赛人。这象征了啥啥。用这个词,巨有文化和历史感。

如果你只看维基百科的下面这段,一定没啥感觉:

{波希米亚地区在罗马帝国时期为一支叫波希人的凯尔特人的聚居地。公元前1世
纪,日耳曼人迁入,斯拉夫人亦于公元6世纪迁入波希米亚。。。。第一次世界大
战后,奥匈帝国解散,波希米亚成为东欧新国家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个省。1993年,
成为捷克共和国一重要组成部分。。。波希米亚高地位于今捷克斯洛伐克的波希
米亚地区,多森林,面积约158,000平方公里,海拔1,602米。西南部为波希米亚
森林,由奥赫热河上游河谷至奥地利境内的多瑙河河谷,呈西北―东南分布,海拔
3,500英尺,主要为针叶林和落叶林。}

因为真正的历史和地理都不够浪漫有情调和有文化。

如果查查波希米亚主义,感觉就好多啦。

{虽然波希米亚人是指捷克波希米亚省的当地人,波希米亚人的第二个涵义却是出
现在19世纪的法国。波希米亚人这个词被用来指称那些希望过著非传统生活风格
的一群艺术家、作家与任何对传统不抱持幻想的人。这个词反映了15世纪以来法
国人对来自于波希米亚的吉普赛人的观感。在法国人的想像中,”波希米亚人”会
让他们联想到四处漂泊的吉普赛人,他们是自外于传统社会的一群人,不受传统
的束缚,或许还会带来一些神秘的启示,可能对他们也有一些太不注重个人卫生
的指责意味在。}

为啥强说波希米亚风格。有法国背景,是流浪的人。与众不同,是不是也暗示着
超出朋侪就不得而知了。

—-

为啥要叫卡布基诺呢?

因为那不只是牛奶咖啡,而是牛奶咖啡。用这个词,巨有文化和历史感。{ 卡布
奇诺(意大利文:Cappuccino,又有译名”加倍情浓”)意思是意大利泡沫咖啡。
20世纪初期,意大利人发展出了卡布奇诺咖啡。在浓缩咖啡上,倒入以蒸汽发泡
的牛奶。此时咖啡的颜色,就像圣方济会的修士在深褐色的外衣上覆上一条头巾
一样,卡布奇诺咖啡因此得名。}

为啥因为头巾而得名呢,因为{创设于1525年以后的圣方济会的修士都穿着褐色道
袍,头戴一顶尖尖帽子,传到意大利时,当地人给他们的服饰取名”Cappuccino”,
此字的意大利文源自头巾(即Cappuccio),指宽松长袍和小尖帽。}

难道是因为这种宗教的沉淀而格外让人觉得称卡布基诺而不是牛奶咖啡格外让人
感觉有文化么?

非也,虽然最近很多人认为没信仰–尤指有神论–是可怕的。

真正的原因恐怕在于女孩们喜欢喝这口吧,还译个名字为 加倍情浓。

—-

关于称呼的含义,见过一篇文章,引用如下。

{ 街角的DJ Bar

――怀念阳春三月的上海

又是一年春来到,纽约的春天却是姗姗来迟,不禁让我想起来在上海的日子。现
在的江南正是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可惜时光如水,一去无返。特写此文,以怀
念。

从我家出门右拐不远,就可以看到这家DJ bar。

它的招牌不大,地方也不大,但我很喜欢这个bar。

似乎很多人也喜欢这个bar。这让我想起来了,St. Patrick's Day那夜,我和朋
友在三月寒风中的纽约Broadway街上闲逛,看见一家bar外面排起了很长的队伍,
足足有三十米,很是惊诧。朋友告诉我这个bar 可能有hot dance (艳舞)。然
而――显然,这个bar没有hot dance, 可生意却非常好。如果去晚了,也是要在外
面排队。心急如焚地看着那些些人悠闲、满意地走出来真是人生的一大折磨。

于是,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也很喜欢这个DJ bar。

我和她相遇在这个Bar。那是一个雨天,她打着一个蓝色的伞,带着一个肩包,装
的满满,包虽不昂贵,却有香奈儿肩包的雅致,在我前面坐下。她也要了一份DJ。
她抬头,看见了我,对我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她的笑是浅蓝色的,就像海
水一样明亮而清澈。

我看见她起身,往自己的DJ中加了一小勺子” sugar”。

我真想问她说,”你也喜欢 加sugar而不是salt 的 DJ,是吗?”

可是我又止住。我还想带她一起去附近的灵石公园。我很喜欢,可是一直没有机
会去。这个公园比复兴公园或中山公园还要大,而且要幽静的多。公园里面有葱
郁的树木和五彩鲜艳的花朵。

她站在花中一定很美。我想。

可是她却匆忙地离开DJ bar,只留下那一丝浅蓝色的微笑。

这是可以在任何经典小说中都可找到的一幕。

这也是中国的南方城市DJ bar中一幕。 

记得,我刚搬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bar。此后,一有空闲,我就去那里泡bar,喝
DJ。

我决不喜欢速溶的DJ,因为那样不能保留天然的味道。我只喜欢现场制作的DJ。
很可惜,DJ的做法是非常复杂:预先要精选DJ豆,因为若有一粒变质或是不成熟
的DJ豆都可能影响整个DJ的味道。然后,还要把DJ豆放入温水中浸泡若干小时,
待表皮微软,放入DJ machine 中打磨、过滤,然后将滤汁放在DJ furnace加热
一段时间。过滤时候要细心,一定要先去掉汁里的细小DJ渣,同时要近可能保留
漂浮其上的DJ油,否则就会失去DJ的清香。倘若是除渣做的不好,会影响口感。
因为这种工作很复杂,远远胜过bar中调制一杯Champagne Mint (香槟薄荷)或是
Havana Cocktail(哈瓦那鸡尾酒);而且稍有不慎,制作的DJ味道就不纯正,所
以这种工作都是有多年经验的DJ bar老板自己动手制作。

不要用tumbler(无脚杯),也不用brandy glass(白兰地杯)而是用ceramic
cup(陶瓷杯)盛DJ。你不用加milk,可以根据口味稍微加点sugar或者salt。一
份喝下去,High到极点。而且因为DJ不含任何酒精,不像喝德国的Weissbier(白
啤),所以你无需担心对身体的伤害。

倘若你来DJ bar的话,我建议你也点一份cookie。在众多cookie中,我尤其喜欢
YT,YT的制作也是非常复杂和专业的,需要提前好几个小时准备。这种cookie,
香脆可口,不像硬壳粗面的酵母酸面包(sourdough bread)那样没有味道;并且
内部含很多孔状,极易于消化,比起日本的Sushi 的roll(饭团)好到百倍。更
独特的是,其外形如同两个永不分离的恋人,粘在一起,所以常常被情侣们一抢
而空。我也经常排着队伍等这种cookie。这种cookie若单吃的话,略显油腻,所
以可用喝DJ冲去。不过你决不用担心,YT绝不像cheese(奶酪),它绝不含丝毫
的高脂,所以你吃完后,不用像美国人在McDonald吃完后匆忙地赶去健身房。

Bar台边是一个display(显示屏), 正播放着Shantianfang的 the five mouses
raising in Tokyo (五鼠闹东京)。这是非常有名的曲子。Shantianfang是一个
非常有名的演员,演奏迭荡起伏,曲折感人。他的声音饱含了Blue Jezzle的忧伤,
圆舞曲的欢快和圆润,countryside music的清新 , Rap的节奏快感,pop rock
的重金属的节奏和疯狂。更神奇的是,他只用很简单的乐器伴奏。那种质朴的声
音,平淡中却发出震撼人心的力量,让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功力。DJ Bar老板很是
喜欢听。我好几次离开Bar 的时候,总看见他沉浸其中。

Bar里有几个方正的桌子,摆放非常简洁,桌子的四周各放一支 chair. 而chair
是很长的那种,可以同时坐三个人。桌子和chair都是纯木制,没有清漆和花纹的
装饰,颇有日本极简主义大师三浦荣的设计风格――功能和结构的直接结合。
Chair的设计也非常wired(特别),一个支称面,四个支称点,如此而已。一切
极其简单朴素,这让我想起来爱情,假如它绚烂如同樱花般美丽,那恐怕只能如
樱花般短暂,倒不如能返朴璞归真:简单爱情,长久婚姻。 

老板和老板娘他们是HN(河南)人,来上海7年了,现在普通话还是不纯正,夹
杂有一种HN(河南)口音。那种口音让你想起了淳朴的乡情,广袤无垠的平原,
还有勤劳的人民。就如同夜晚静静听一曲Irish 乡村音乐,让你禁不住想起英伦
半岛牧场的野鸭和苏格兰裙子。

我曾经好奇地问老板娘,为什么开这个Bar。 她笑了笑,然后只说了一句话:”他
喜欢;我也喜欢。”

今天,我又去了DJ bar, 果然又看到她。她也看见我了,居然先我对我说,

“叔叔,早上好!”

我冲她点头,说

“囡囡好,上幼儿圆去了?”

然后我转身对老板娘说。

“――喂咦,一碗甜豆浆(DJ), 两根油条(YT)!”

}

印尼一部族正式采用韩国文字 ZZ

印尼一部族正式采用韩国文字 ZZ

吉阿吉阿语,是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省巴务巴务(Bau Bau)市一个少数民族使用的语言。说吉阿吉阿语的人、大都是穆斯林,也同时使用窝里沃语、印尼语。窝里沃语是一种近似吉阿吉阿语的语言。吉阿吉阿语没有 文字,它一度使用一种称为衮度尔(gundul)的文字。这种衮度尔源于以阿拉伯字母为基础的爪夷文,但衮度尔另发展有5个附加子音字母、不过没有使用元 音符号。从2008年开始,当地与韩国训民正音学会采用韩国谚文(韩文)字母作为其现代化的文字。2009年8月初,当地通过所有小学的吉阿吉阿语课程都 改用新的韩文来学习每周四小时的民族语言课程。 据《联合早报》报道,韩文正式成为吉阿吉阿语的正式文字。首尔和巴务巴务市签署了文艺交流合作协议,负责推广韩文与交流工作。巴务巴务市官员瓦希德表示, 该部族之所以选择韩文而不是拉丁文,是因为韩文能够把他们的语言准确转录成文字,但拉丁文字却无法做到。

冬至,黑夜最长的一天

今日冬至。由于地轴偏转,除了赤道,所有的地方每年都有一天黑夜是最长的。
我们的心亦然。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能够忍受如此漫长的黑暗,是因为我们知道在确定的未来,
太阳还会升起。尽管如此,有一些人还是会因为这确定的未来太过遥远而放弃。那么,如果我们无法预知阳光是否还能继续存在,我们可以坚持多久?2012是一个答复。当灾难和终结来得如此具体的时候,很多人无法再相信抽象的
各种概念和理论,选择了绝望。同样是等待结束,无助的态度与《后天》里面对
海浪相拥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关于可以忍受多久,有一个经验可以帮助我们判断。你有过一个人走夜路的经历么?是否发现去某个地方所花费的时间或者精力要多
一些,而返程往往更轻松。那是因为返程的时候,我们确知事情会如何发生。我们存在一个希望��它不仅
在那里,而且我们预知它出现的时机。未知所带来的不仅是恐惧,还有失望。无论我们的意志有多么坚定,都会有那么
一刻是犹豫的。你看到玻璃坚硬,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在重压下出现的细微裂纹。时间会显示给
你看这一切。如果我们所有的努力会在十年二十年后才起到作用,你还乐于坚持么?甚至任谁也保证不了你的努力会奏效呢?甚至任谁也保证不了你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阳呢?而与此同时,你的所有努力都是
为了比明天更晚的将来准备的。现在,终于说到了问题的关键。真的没有一个人能向你保证你可以看到明天的太
阳。如果,终点就在前方,触手可及。你会以怎样的速度奔跑。如果,下一刻世界就在你面前消失。你要想倾诉的,你要想实现的,全都化为泡
沫。你会以怎么样的热情在这一刻去生活?另一方面,如果,长夜永不结束,浓黑一直遮盖住你的眼睛,你又想如何生活?哥们们听我感慨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有长者劝我:不要只光顾着低头走,抬头
看一下选择的路。我很信服。可是当我准备实施的时候,突然想到:当我选择道路的时候,又如何知道我想要
的是什么呢?焉知我想要的不恰好就是这个,而我不自知。当年外教挨个问我们全班百十号人:幸福是什么。回答千奇百怪,有钱有权有女
人。这个问题我当时已经想了很多年。我的答案是: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两年多过去了,我仍然不能回答我作为答复提出的问题。今夜漫长。明日将至,如果它存在。亲爱的你能否告诉我,我想要的是什么。—-我会如一个孩童,匍匐在你的脚下。跟从你,不折不扣地执行你的指令��指令
要简短,意义要明确。但是,我也会如一个孩童,要求你始终��围绕我,并预见指令所带来的未来。
你要为你的指令负责。如果因它而让我受伤害,我就会哭闹不止,即使糖果的补
偿也不能让我稍息。小狐狸说:如果你驯养我……这种期待并不永远存在,它只存在于某一个时间段里,如同瓶子里的魔鬼。比如
现在。在这之后,狐狸就重新成为野生的,露出牙齿,保护自己。很多机会,一共也就只有一次,犹如我们的生命。

何当痛饮咖啡因,高筑神州可乐瓶

何当痛饮咖啡因,这前半句是我说的。这是一个梦想,估计永无机会实现了。从在网络中心的时候,跟龙哥学会了喝咖啡,至今已经6年多了吧。最终在芬兰最黑最长的夜里戒掉了。戒断反应中最轻松的是头疼,如同每天每时每刻宿酒未醒。即使理智告诉我,不喝咖啡对身体也没有什么损害,反倒少了一份羁绊;但是情感是另一回事,这就像戒烟的人在孤独悲伤思考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以为手指中夹着记忆吧。高筑神州可乐瓶,这后半句是小关同学说的。很好很强大。这也是一个理想。类似于当年对大哥说的,希望以后有家的时候,在天花板装一个大~~~桶,里面装满啤酒。如今,装个啤酒桶的钱有了,但是没有了能喝的胃。不亦悲乎。很久以前--对这里的不少朋友而言,十年应该算是很久了--我说:如果有一天不能喝酒不能吃肉,那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如今,生命只剩下了一半。也确然没有什么意思。昨天聚餐,见到了另一个关同学,估且称之为老关同学。去年我初到芬兰,他为了准备好了N多东西--床,被子,炊具等等等等。临走的时候,还给我留下了几件衣服。
我知道有很多人不喜欢穿别人的衣服。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一,时势,二,境遇。这和你对着扫大街或者拣破
烂的说"这活儿我可干不了"是一个意思。吃饭中,我出去一圈,回来太热了,脱到衬衣的时候赫然发现这是关同学的。一蔬一饭之恩,定铭记在心。饭后,我们转了半个南湖公园。夜色清冷,如同每一个那些夜晚。只是,没有了咖啡。以上胡言乱语,假装自己是小资。

世风日下

看了这题目,某些人,比如李记者肯定要跳出来说"你老啦"。诚哉斯言。当年劝李记者来着:如果你看着一两个年轻人不顺眼,那是他有毛病;如果你看着一代人都不顺眼,那就只有一个结论,你老了。昨天网上看到,一00后的教训80后的:不理你,你这个上世纪的老怪物。呵呵,年轻如80后,也有今天。80后尚且如此,70后或者更早的,情何以堪。尽管年轻人们越来越进化,越来越杰出,越来越俊美俏丽,但是,有些东西,真的是世风日下啊。为什么这么说呢。当年――当年DOS时代的病毒都是优雅的。它们确实也占用了你的CPU时间,并且这在当时也是作为一大罪状的,因为即使是良性病毒也占用宝贵的CPU时间。不过人家知识你CPU宝贵,不会浪费。哪里像现在的年轻一代,连根本不会用计算机的大妈们也知识,如果机器太慢,就可能是中了毒了。有你们这么不敬业的么?感染了机器,把机器拖得N慢。这是技术上白痴,还是技术上白痴,还是技术上白痴啊。当年――当年的病毒都是默默干活儿,不会没事儿跳出来打扰你。现在的这个时代,病毒都是诞着脸占着你的浏览器,首页啊,什么报两个错啦,干脆支持DNS解析的啦。有你们这么不敬业的么?这到底是抢劫呐,还是小偷啊。活干得不怎么样,非要五大三粗地占在那,抢镜头抢镜头抢镜头抢镜头。当年――当年病毒都很小巧,也会深入到EXE文件的内核里,让你无从查觉–现在,干脆在资源管理器下都显示出图标啦,叫什么 aa.exe.exe;杀毒软件也都默默无闻的,不像现在:打呼噜的,绿WAWA地跳地,不管活儿做得如何,叫喊的声音要够大。有你们这么不敬业的么?抢劫的还蒙个脸呢,你们怎么能能这样呢。你干活儿就干活儿,能不打扰我么?当年――哪能用非杀毒软件这样的专业工具找到和杀掉病毒啊。现在,作为隐藏文件啊,作为脚本啊,甚至感染本地HTML的啊。啥样的都有。用记事本都能找到改了。有你们这么不敬业的么?这是成型病毒啊,还是习作啊。有个别成熟的跳出来,就是烧主板,占网络带宽,改图标,盗号―― 一点对技术的敬仰也没有啦。不写了不写了。我们静下来,别吱声,好么?

天乙贵人

N年前我说:我才不带钱包呢,怕钱被人一起偷了,也怕忘带钱怕,会一锅端的。一锅端事件出现,这是使用钱包之后两年左右后的事件。发生在昨天。赶校车,坐出租车去师大宾馆进学校。快到的时候,一掏兜,发现完了,一分钱也没有。因为换了衣服,另一件红色的,把钱包落在了旧衣服里。我说:师傅咋办。师傅沉默不语。我说:停师大门口吧,能等我一会儿么?不让停车。那我找保安借吧。保安兄弟说:一分钱也没有,去保安室借吧。我押了手机,借到十块钱,在大家质疑的目光中。给了司机钱。去班车点向一哥们借到10元钱,还给保安室。到班车点。向老韩老师借了10元钱,还给那哥们。到单位,向杨班长借了10元,通过马老师还给韩老师,马老师又借给我50元打车啥的用。回程的路上,跟杨班长扯这个事,前面的每一事件,她都说:恩。后来我说:向偶像借了10元,因为比较容易遇到,还了韩老师。没有"恩"。突然想起来: 我是向你借的10元钱吧。对啊对啊。清账了。现在还欠马老师50元。——故事没完。同用GTALK。前两天看到孙同学小山的状态是正在放的音乐,很新奇。仰慕的请教。今天下午终于学会了。后来又不好使,孙同学说:他的也不好使过。我问那后来如何解决的。答:换了新机器・・・・・・这后面就不提了。孙同学特意提到:开着GTALK的时候放视频,改一下标题――不是文件名,是MP3里看属性啥的看到的标题。改的时候要彻底,不要整出 Linux学习-饭岛爱 这样的状态来。以上。这些故事告诉我们,有专家指导或帮助是多么重要。它可以引导我们少犯N多错误。这种人在八字里叫做天乙贵人,救我们于劫难,甚至使我们免于劫难。

保证你35岁以前成功的经典秘籍

我就知道你看了这题目一定会第一时间冲进来。如果不满35岁,那你在期待成功吧;如果已满35岁,那你是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成功吧。35岁以上,成功的人数稀少。如果你列位其中,想的可能是-―这是扯什么淡呢,成功这事也能保证么。事实上,我本人马上就35岁了,不成功。所以你可以断定,我是没有资格讨论这个题目的。用这个题目的原因是,我刚刚在网上看到同题目的一篇心灵鸡汤。它说:要养成一些好习惯,要克服一些恶习。诸如积极思维,高效工作,计划,锻炼身体,啥啥的,这都是好的。诸如经常性迟到,拖延,怨天尤人,一味取悦他人,传播流言,出尔反尔,啥啥的,这都是不好的。我这个岁数,养成这些习惯是晚了啊,所以前天下午,我做了这样一个梦:阴暗的旷野,我夺命狂奔。身后是巨大的恐龙在追赶,它们的鼻息和影子遮盖着我。但是我绝无恐惧。肩上的两三人高的投枪不断震颤,在风中发出琴弦般的低吟。前方是兄弟们设置的陷阱。这些恐龙将成为我们的盘中餐。至于我如何躲开陷阱,能否在到达陷阱前就被恐龙吞吃,都不在我的考虑之内。然后,我醒了。

如果下一刻死去

雪。

跟一个真正正常的丁同学去生物系。

我说:生物系在这儿那啊。

正常的丁同学惊讶:生物系一直在这儿啊。

我说:我印象里生物系一直是那种红砖的老楼。。。
前面还有大片的苞米地。我一直想整个胶皮枪(此谓之弹弓)打那些家雀,
可是直到苞米地都没了,也没有实现。

其实我想说的不只是弹弓的事儿,而是另一件。

生物系在我的心里,阴暗的走廊里摆满了标本,很浓的福尔马林味。

就像历史系在我心里,是一楼半有个摸得溜光的母狼雕塑。那是墨索里尼送给溥仪的,报纸说在民间失踪了多年

找不到――其实一直在历史系,师大人都知道。

就像计算机系在我心里,一直是有潘飞刘岩马越李春艳的地方。

就像物理系在我心里,一直是用来逃课的地方。

在不少人的心目里,家 是童年最初的那座老房子。后来搬到的楼房之类的,都只是临时的住宅。

我也曾经这样。家的院子里,有我曾经掉进去过的那口井;家的前面有菜地,后面有沙果树,沙果树的后面是总

是我等不及成熟的别人家的樱桃,还有一大片鬼子姜。

那才是家吧,还有山上的白石,没过我头顶的野草。呼呼作响的风。

许多人的梦里,要回的家,都是元初的这个吧。

只是,后来我真的做了很多人梦里想做的事――我真的回去了。

那是几年之后,我看到的是低矮破败的房子,房顶蹋陷,衰草丛生。我看到的是陌生的面孔。

这自然不是我梦萦魂牵的家。从此以后,我就没有了归属。

出于同样的情感吧,谁谁说不想回到自己的故乡。

其实我们真的喜欢自己本源的样子么?

那时我们满身毛发,肌肉发达,尤其是咀嚼肌。
那时我们忙于饿不死,还没有诸多烦恼。

那时我们青春年少,每天闲呆着等待着老去,然后告诫更年轻的一代人:要努力。
然后,我们在渐渐衰老的时候,就开始得出结论,我们已经不再能做什么了,于是放弃了所有的努力。
事实上,从年轻到最终老迈,我们就没有过努力的时候――等待明天努力或者后悔没有努力过。

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每一件都是”不得不”做的。
我们有太多的地方要去,每一处都像”家”一样重要。
每个人都如此重要,不能失去。

很多人在看了2012以后才开始考虑,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想要的是什么。
是家么?

建一说:他想去冰岛。
关同学说:她想去格陵兰。

我每天每时每刻对自己说:这就是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要做的。

如果我下一刻死去,不愿意留下任何遗憾。

我唯一遗憾的是: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一直努力,却可能是在奔向悬崖。

今天写到这里吧。即使下一刻死去,也总有人应该能读得懂。

哭泣的孩子

当列车即将停靠的时候,很多人夹杂在行李中挤在过道里。

一个孩子在哇哇大哭,从先前他的妈妈和旁边人闲聊中知道那孩子十
五个月,能听懂,还不能表达。

孩子一直哭,妈妈说”一会儿就到了”也不行。
最后,妈妈说:”孩子,你得了解,有些事情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成的。
就像这火车没到站呢,即使你哭它也不会停下来。”
孩子停下来想了一会,然后继续哭。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说话。

18世纪初恶性群架事件:《忠臣藏1/47》 ZZ

发信人: octopus4 (生活就是吐槽与被吐槽), 信区: JapaneseCulture
标 题: 18世纪初恶性群架事件:《忠臣藏1/47》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2 09:46:02 2009), 站内每个民族都会有个把民族史诗性质的玩意儿,日本也不例外。《菊与刀》在讲尽义理的问题时着重讲了忠臣藏事件,笼统来说,就是一帮手下给蒙羞自杀的主公复仇的故事。历史盲譬如我就会找捷径,借着写《忠臣藏1/47》剧评的机会来伪考据一把。
根据各处的考据结果,历史大概好似可能也许是这样的:元绿14年(公元1701年)间,地方诸侯浅野因为未有主动行贿而得罪了当时权重一时的大名吉良,结果在一次各诸侯出席的场合上吉良故意给他错误的着装提示而让他当众出丑,浅野羞愤之下拿刀砍伤了吉良的前额。殿堂上见血是很失礼的事情,当时的将军德川纲吉判浅野剖腹而吉良无罪。浅野侯的家臣们为主公不平,但无奈打官司无门重建浅野家无望,于是在无限的郁闷和分特之中,47个家臣暗中结盟,誓为冤死的浅野侯讨回公道,表面上假作纷纷四散,沦为浪人,整日自甘堕落,放荡形骸,目的是为了麻痹吉良,让敌人认为他们已放弃了作为武士的尊严和名誉,同时暗中勤练武艺加紧准备,一年之后47人偷袭吉良府邸,在这场群架中成功杀死了吉良。事成之后,47人高高挑起吉良的头颅,衣锦还乡一般地受到曾误会和鄙视他们的家乡父老的夹道欢迎。等祭拜完了浅野侯的墓,47人除一人被拜托当活证人四处传扬故事之外,其余全部自尽谢主,史称"47义士",整场群架始末史称"忠臣藏事件"。
就这么个正经出场人物全灭的故事,从歌舞伎剧目到小说电视电影,已经不知道被重复了多少次。《忠臣藏1/47》大概是最近的一个版本。该剧的视角焦点并没有像通常一样放在47人的首领大石身上,而是对准了大石手下的一个武士,更像是把传说中各人的故事全部集中安在了一个人物头上,于是不仅扯上了支持丈夫尽忠尽义理的妻子,还没忘加上爱慕武士深明大义的艺妓,更有曾志同道合但关键时刻选择偷生的浪人同伴,同时还能顺便渲染他与大石的惺惺相惜,以及对大石年幼儿子的指导与洗脑之类的桥段。那么试问这样光芒万丈、独自占尽全部可能戏剧性的角色谁来演,自不用说,那显然只能是万能的大神木村拓哉同学了。
剧情方面,为了突出群架的正义性,黑化吉良自然是必须的,然而浅野侯的形象也需要漂得更白,于是,似乎根据1946年就问世的《菊与刀》所说,早在那之前的作品里就把矛盾的最初源头由金钱诱因改为了色情诱因:吉良垂涎浅野侯美貌的妻子却被严词拒绝,迁怒浅野侯于是伺机捉弄。这样一来,不但巧妙了回避了行贿事件的暧昧不清,而且平白无故地增加了美女角色一名,观众最乐于看到的色情元素也齐全了。
本片的cast,那也是相当华丽,不但有木村拓哉来演光芒万丈主角君,其他的角色也都是美型不缺实力过硬的演员来担当的。比如浅野侯,是脸上写着"我不是正义谁是正义"以及"我肯定能比窦娥更冤"的堤真一大叔;比如大石,是能给忠心赤胆四个字当脚注的佐藤浩市兄;再比如大石年幼但毅然要献身义理的儿子,是当年刚满20岁眼睛很清澈很执著一副"纯真少年死了好可惜"状态的冈田准一同学;逃跑派的浪人,是娃娃脸的妻夫木聪;反派吉良,则是演了多年黑帮老大的津川雅彦叔;女性角色方面,兼有美貌和忠贞性格的浅野夫人,是松隆子;而光芒万丈君的不倒红旗和飘飘彩旗,则分别是贤淑智慧型的深津绘里和魅力诱惑型的松雪泰子。
这部短剧中,最执著于复仇的反而不是大石,在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前,大石都在致力于向幕府请求重建浅野家;反而是木村的角色在化郁闷为砍人的动力,且一直劝说大石"幕府不靠谱,吉良太可恶"云云,敦促众人尽早结盟起誓打群架。有可能是为了区别于之前的众多版本,拍出新意。
由于是2001年的作品,考虑到西化严重武士道精神缺失的年轻一代,给了逃跑派浪人不少的刻画以及他与主角间观念冲突的辩论,结尾处47人群架得逞归来,逃跑派浪人跪伏在路边不敢直视,这时,光芒万丈君就连最后的道德制高点也不放过,上前扶起他,语重心长地说道"比起死亡,活下去要艰辛得多,所以请你拿出勇气好好地活下去吧。",于是逃跑君自然痛哭流涕感慨万千略去不说,多么讨巧的一笔。
每个民族都会有个把民族史诗性质的玩意,比如日本有"忠臣藏",北欧有无数saga,英国有亚瑟王与圆桌骑士,法国有俩农民打凯撒(误),这些玩意总是反复地,反复地,也许换上不同的外衣也许不,在各自民族的故事里翻来覆去地出现,不厌其烦地复述,特别是每每遇到人心涣散、气氛摇摆不定的时候,它们就会被拿出来好好地重新讲一遍。因为这些故事的内里,总有一些东西,是那些一旦说得太明了就会特白痴的东西,于是只得用或悲怆或跌宕的复杂情节给包裹起来,这才得以口口相传和百看不厌。
于是我也无聊地在想天朝的民族史诗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