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和新年

按老婆指示,行走。
2008年最后一天步行
5485m,约50分钟。
洗澡,心情大好。老婆还找到了科学依据,每天半小时到一小时行走,迎着晨光在开放空间行走,治疗抑郁。—去citymarket买酒,
晚,与老刘同学共饮。与老刘同学饭后散步,发现N多人都在大街上。
满天烟花,满大街人。
几乎所有的人手里都拎个酒瓶子和杯子,有时候逢人就倒一杯。
老刘说,北美没有烟花,也没有人上大街。教堂前很多人,在听领导讲话。
讲一会儿,就奏一会儿乐,天上不时礼花绽放,炮声阵阵。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美国人和北美的也不都是普世标准。
日本的当然更不是。
如果一个人连坚持自己的自信都没有,在老外那里学了点皮毛,是不应该对别人指手划脚的。
是的,日本之行长久地刺激我,估计还会继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