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号 里的一段情书 彼得潘

> 只是好不容易你毕业了
> 我们却战败了
> 我是战败国的子民
> 贵族的骄傲瞬间堕落为犯人的枷
> 我只是个穷教师
> 为何要背负一个民族的罪
> 时代的宿命是时代的罪过
> 我只是个穷教师
> 我爱你,却必须放弃你当时看的时候就在想这一段话,
今天又在网上看以有人提起来 是凄美的情书。感叹 文化差异或代沟真是大啊。我想说的是,既然曾认为自己有权利享受
或未拒绝"贵族的骄傲",
那么当时就应该有心理准备一同接受后来可能的"犯人的枷"。作为统治者的时候心安理得地享受统治者的权利
并参与输出文化
(并可能辩解不过是谋生的手段。
<致命阅读>里的女看守,那也是谋生手段哩),
战败以后觉得自己是个"穷教师"了?"为何要背负一个民族的罪"?
既然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过一个民族的利益。我们现在所得的,都是我们从前所种的因的果。
无论是享受的还是承担的。
这都是废话一样简单的道理。
不明白有什么可抱怨的。哭咧咧地说"时代的宿命是时代的罪过"。
这算不算彼得潘综合症的一种表现?
除了婴儿,这个时代是每一个人共同形成的,
当然,也请共同享受这结果。对台湾省观众的想法,我觉得倒是容易理解。
所以,以上发言,只是对大陆新一代(女士?)不理解。
原来这么明显地揭示侵略心态的信,
竟然可能被认为是凄美的情书。
怪不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