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关于昨天是否做了俯卧撑。
老婆证实我的记忆是准确的,下午来以后跟她说起过。另,很久以前,久到小学以前,
有一首儿歌,只记得"我哭我哭我使劲地哭"这一句了。
前两天苏恒告诉我,下一句是 第二天。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下面是在网上搜到的一个版本。
从"第五天"开始,毫无印象。—-今天跟导师跟溜达。
顺便看看护照延期办下来没。
结果还没到日子。
警察女士说:没到日子呢。
我说:知道。
警察女士说:我查查吧。查完,还没办好。警察女士说:今天是几号几号,你的是几号几号能办下来。
我说:知道。那我能不能把护照拿走?一想,不是一般没傻。延期要办在护照上。我想说 算了。没想起来咋说。给国人丢脸了。—-引文开始我有一个金娃娃
金胳膊金腿金脑瓜
第一天
我到河边去洗脸
丢了我的金娃娃
我哭我哭我使劲地哭第二天
我到河边去刷牙
我找到了我的金娃娃
我笑我笑我使劲地笑第三天,日本鬼子到我家,抢我两只鸡,抢我两只鸭,最后给我个大耳刮。
第四天,红军叔叔到我家,还我两只鸡,还我两只鸭,最后给我个大红花。
第五天,我到学校去上学,老师让我插黑板,我瞪了老师一大眼。老师找我妈,我妈不在家;
老师找我爸,我爸出差了;
老师找我姐, 我姐考大学;
老师找我哥,我哥开火车;
老师找我妹,我妹不懂事;
老师找我弟,我弟爱放Pi,放了Pi崩到了二里地,
二里地的国王正在看戏,闻到这种屁,
觉得不满意。找了两位科学家研究这种屁。—–引文结束

2 thoughts on “记忆”

  1. 到了我的那个年代,一P就崩到意大利了。虽然那时候并不知道意大利是哪里,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我最先记住的外国名字了。

  2. 我最先记住的外国名是 南斯拉夫。
    直到小学四五年级,我才知道 风镜 不叫南斯拉夫。
    当时同学戴风镜大扫除,我说:把你的南斯拉夫给我看下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