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是我们的灯塔 — 从孙立人的一件轶事说起 ZZ

 
 

Sent to you by Young via Google Reader:

 
 

via 萨苏的BLOG by 萨苏 on 5/12/09


一直有说法谈到孙立人在缅甸曾活埋一千二百名日军俘虏。但是从现在的考证来看,这件事孙立人将军看来真的是没有干。
点看全图

相反,共产党编的《文史资料》里面倒是记载了他另一件事 —

新一军在沈阳的时候,一天他的老部下潘德辉(军统出身,本来负责监视孙立人,后来却在台湾和他一起坐牢的)急匆匆跑来找将军,不等将军开口,潘道:你别问,跟我走。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孙立人就跟他走,两人带了护兵到达一个宅院,只听里面惨叫声声。潘德辉踢开门,只见里面几个军官,正抓了几个日本女人在院子里,做什么就不用说了。

将军怎样做的?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孙二话没说,冲进去抡起马鞭子就去抽那些军官,嘴里骂 — 不是人,你们不是人!

后来,孙立人让潘德辉安排把这几名日本女人送回了家。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潘德辉后来写下了这段文字,发表在《文史资料》纪念孙立人的专辑里面。

孙立人为何不会为军官们叫好呢?按说,新一军的军官们都和日寇有血海深仇,报复一下有什么呢?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我的理解 —

因为我们是人,而日寇是禽兽。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我们不能和禽兽一样。

所以,我们的胜利,是文明战胜野蛮的胜利。我们的先人,正是抱着这样的精神来战斗的 — 我们为公理正义而战,我们为独立自由而战。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如同宋亡的崖山之战,无数宋朝士大夫,宫人,兵士,选择了跳海自尽也没有屈服,因为他们坚信自己站在文明的一边。

以文明而屈服于野蛮,情何以堪?以人而化为禽兽,我不为也。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此崖山之后何以无中国。

文明不是野蛮的天敌,所以,在战争中维护文明的军队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们只因为有这样的负担而更加艰难。认为文明必将战胜野蛮是幼稚的。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但守护文明,却是我们心中的灯,是我们为之而战,也因此不同于敌人的地方。
点看全图
志愿军在朝鲜战场,敌人给他们的评价是”文明的勇士”,因为他们虽然英勇善战,但从不虐杀俘虏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我中国曾是世界文明的灯塔,愿我们在将来仍以文明之灯照亮人类的世界。

在抗战漫长的八年中,我们的士人军民,心中恐未必不存着第二个崖山。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中国就在这样的艰难与挣扎中迎来了胜利。

“孙立人案”审查中,潘宁可坐牢也不肯昧着良心诬陷长官。孙立人将军获释后,潘德辉立即去看望。眼望白发苍苍的老部下,将军第一句话是 — “潘德辉,你怎么这样傻!”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潘的回答是一个灿烂无比的大笑,他说:”我就是这样傻!”

孙立人将军和潘德辉都是真正的中国人,我们在最为卑微与污浊的时刻,亦难以回避心中的善良与对于正义的追求。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抗战开始之后,我们明白缺少的不是道义,而是强大。强大就是强大,我们古老的国度曾经强大,但并不残暴。

抗战胜利之后,我们欠缺的是一个审判,将所有禽兽绳之于法,而不是一个向禽兽学习的大屠杀。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文明一样可以严厉,以色列人追杀纳粹战犯的契而不舍,将为千古传诵。
点看全图
1961年,以色列人在阿根廷抓获纳粹战犯艾希曼,第二年判处绞刑
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如果真的记得南京,我想,第一件事就是让我们去努力,去锻造一个富强的国家,不要让同胞再遭此难;第二件事就是让后辈向以色列人学习,有犯我国家人民者,必追至天涯海角!

咄,我中国人何等高傲,难道要去拜松井石根和谷寿夫作老师?http://www.ccthere.com/article/2184507

[完]

 
 

Things you can do from he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