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昨天做俯卧撑的时候,两次,一下也没有撑起来。或者说,撑到半路上,我放弃
了。

撕裂一样地疼。

我捂着脸坐了一会儿。很伤心。我知道,早晚有一天,我再也不能撑起一个来。
早晚有一天,我再也不能用脚关灯。

不知道那在哪一天发生,不知道哪一次才是最后一次。但是我知道,那一天必然
到来。

我不会欺骗自己,就像不会欺骗别人。

我愿意而对那一天,既然它一定会来。那时,请别傻乎乎地告诉我:会好的。
你要么是在骗我,要么是同时在骗自己。

我又怎么会为一个谎言欣喜或者安慰?

小时候学过一句话:我们不能奢望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但是可以保证我
们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

后来知道这是扯淡。

当 老师提到小 同学有时会说谎的时候,我笑了,”你不说谎?”我们都说谎。
当我们对一个人说谎的时候,就是我们放弃他的时候;或者,这只是我们的习惯。

做软件工程、维修计算机的时候都有一个原则:不要相信任何人。

无论谁告诉你什么现象,如果不是你亲眼所见,那都可能是假的。对于这个,建
一同学说:”人不信人枉为人。”

我想了好几天才想到答复,”这是工作。如果别人替你做了判断,他是否也替你
做了那份工作,替你承担了那份责任。那么,你做了什么?”你承担了什么样的
责任,就享有什么样的地位。

信任一个人的话有两个前提:1.他不会有意骗你,2.他有能力告诉你真实。

在工程中,我们不断发现,这两个条件很难同时满足,尤其是后一个。

或者,我们还应该加上一个条件,如果他受过足够的训练,那么3.他的词汇是否
与你的具有相同的意义。

另一个故事,关于真实的。

前几天跟包师弟抱怨他的键盘布局。他说:”你的IBM笔记本也不是标准键位啊。”

我为什么没有抱怨呢?

因为,包师弟的键盘,在该是HOME键的地方是DEL键,而我的笔记本该是HOME键的
地方……什么也没有,那是键盘以外。

计算机程序对请求,应该只有两种反应,正确的,或者崩溃。

人也应该如此。

当我告诉你”不行”的时候,就是已经完成了全部尝试。凡是我能够想到的。

或者我想欺骗你,不想让它”行”。

除非你自认比我更专业,想到了我想不到的方法,就不必问”方法A是不是就行
呢?”当然,你可以问我”方法A你是不是试过呢?”

导师曾经问,但是他只问过一次,”杨,这个能不能快点。”

我说:不能,因为这是最快了。

如果我能更快,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那之前,我没有尽力。

但是我一直尽力,所以,”不能”是唯一可能的答复。

所以,我总是对项目组成员或学生说”我再加把劲”偷偷地乐。

人对于请求,也应该只有两种反应,正确的,或者崩溃。

否则,就是没有尽力。如果你还说过”我尽力了”,那就是说谎了。

或者,别说这对你有多么重要吧。

在这个世界上,重要的事情永远只有一个。
为了它的将来忽略现在,是唯一能接受的不倾尽全力的理由。

你知道电影里指挥官说”不惜一切代价去做啥啥”的含义么。那就是说接受命令
的人都可以去死。

这就是一切代价的意思。

有一种程序,它努力工作,不是说说而已的。它势必耗尽了全部属于它的CPU时间。

有一种程序崩溃,也不是说说而已的。它意味着不再响应,不再显示,不再有任何
迹象表明它存在。(core dump的才是崩溃。赖在屏幕上不动的,那是在要条件。)

有一种材料叫做玻璃。它只有两种状态,支撑着,或者碎掉。如果它支撑着,你
就可以相信它是安全的,如果它崩溃,就什么也不再存在。

有一种植物,称为夏花。”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滑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我为你来
看我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再回来”。你知道”一切”是什么意思么?

它们,都曾经真实地存在过。

而真实,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因为,除此以外,没有什么真正地存在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