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tomorrow

明天要上课了。明天要交基金申请了。明天,丹麦项目培训要开始了。

明天,还有后天,还有大后天,有很多事情要做。

困。

但是还是再写两个字,明天,也许就全都忘记了。

去年正是这个时候,也是在写项目申请。重复着一些绝无可能成功的事,但是仍
然要做。态度,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吧。

改着申请,不经意间就会突然想起芬兰图尔库的超市,叫K-Citymarket。常去买
东西,背一书包沉甸甸的回宿舍。

这几天,神情恍惚的。有时就会突然想起图尔库的那些地方。办公室里灿烂的阳
光,公园里的草和雪溶化时的泥泞,宿舍楼粗糙的外墙,办护照延期时去过两次
的公安局。

还有那些人。老刘和小刘,韩师姐夫妇,小牛同学。。。

外面的长夜,有时,也让我想到似乎那是图尔库的夜。很长。有一天暴躁得不行,
很想去暴走,看看黑夜,算了算了。这注册商标只能让我想起更难受的日子。

那个雨天,和师姐去小刘家吃饭,天阴得我喘不过气来。在窗口坐着,看着雨发
楞。小刘说:图尔库就是这样的,一会儿天就晴了。当时,天阴得可怕,电闪雷
鸣的。

有时,那些画面那些声音那些笑脸就会突然跳到你的脑子里。看着眼前的人眼前
的事,让你一时回不过神来。”我刚刚说到第几点来着?”

我的灵魂不在我的身体里了。

前两天写驱动,抄代码都抄不明白了。足足GUQIU了三天,然后发现是一个变量类
型错误。

我为总有一天会因为头脑再没有一点清醒而不能编程序而恐惧。虽然我知道那一
天一定会到来。我为之恐惧,还是悲伤,我得到的,我又失去了。为必然发生的
事情恐惧和悲伤是愚蠢的,但是,我没有控制得足够好。

我对李记者说过的:愤怒,来自恐惧。我想,我看到我的愤怒了,它如此明显。

我为我的一个学生深深悲哀。他与我如此相似。

假期结束了。我们所有得到的都会失去。世事无常,盛者必衰。

以上是胡言乱语。我只是疼痛得无法忍住叫喊。请忽略。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