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日本人 zz

丑陋的日本人
高桥敷
工人出版社
1987年12月
2010-06-27 01:16:39
—————————————
pp.206
一个多月之后,我们回请了卡尔迪纳斯夫妇,在这天晚上我们有幸搞清了长期以来一直在探讨着的日本人缺乏自主性这一疑难问题。
两对夫妇在桌旁相对而坐,这时,我五岁的长子用手抓着吃光了卡尔迪纳斯夫人的炸鱼。我严厉地责备着孩子,但心里却期望卡尔迪纳斯夫人像日本人那样说:”噢,孩子,如果阿姨的菜好吃,就请再吃点吧。”我妻子则边给夫人添了些炸鱼,边道着歉,但夫人制止了我的妻子道:”你没有理由道歉。”并招呼着我的孩子。
“小主人,高桥通,多大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孩子和日本的孩子,哪个有礼貌?啊,告诉我。孩子,你干了对阿姨不礼貌的事,你要是明白了,那就把自己的那份还给阿姨吧!”
我们夫妇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我妻子说:”哼,到人家家里作客,还蛮不讲礼。”我回答说:”但是,和日本人那样宠着孩子相比,哪个是真正的爱孩子呢?””吃,吃,孩子!”说这话的日本人谁都无需担心别人孩子的将来,卡尔迪纳斯夫人之所以斥责孩子,并非想帮助他的父母,而是对高桥通本人尽成年人的社会责任,这的确是份内的事。
pp.214
日本和外国在家庭与社会方面的差异,或许可以从学校里上的一堂课集中反映出来。
我们设定这样一种场面:老师一进教室,后面的一把扫帚倒了,请读者与我们一起想想,日本的教师会怎么办?
也许说:”同学们往后看,扫帚倒了。”
也许说:”那究竟是谁干的?”
也许说:”某某同学,请就近扶起来放好!”
对日本教室里的这种情景,恐怕谁都不会提出异议吧。然而,第一种情况是没加思考的命令,第二种情况是追查罪犯的观念,第三种情况是对个人的命令。在这种环境里是不能培养自主性的。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今年刚毕业的威尔玛老师的教室,他是世界上的一名普通教师,在国际村的一个乡村小学二年级任教。
也许说:”同学们,教室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于是孩子们会东瞅西看,不久便发现了扫帚。
也许说:”一定是谁忘了,怎么办好呢?”孩子们会七嘴八舌地提出解决办法,挂到柱子上呀,拿到去呀等等。
也许说:”那么,谁去做呢?”全班孩子们会一哄而上,但扫帚只有一把。这时老师又说:”喂!希望其他同学在下一次比老师先发现并纠正错误的事情。”
日本教育的特色,是没有思考的时间,从摇篮一直到坟墓,一生中打官腔过份的保护,过份的干涉,过份的指示。乘日本的电车,每当快要到站时,就会传来报站的声音:”XX站要到了,请注意不要忘记您的东西,车门打开以后,请各位再下车,在收票口请不要拥挤,排成一队,拿好车票,请注意您的钱包。”
世界之大,唯有日本的电车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带东西。然而,在危难之际,没有命令,就得不到帮助。一位外交官评论日本人是”低能的羊群。”
而且,在火车站的公共厕所里,贴着更亲切的指示:”请在便池里大小便。”
pp.220
“在日本,有一件事我不明白,那就是汽车比行人神气。按照我们的习惯,由于车占了地方,增添了不便,所以对行人很客气。如果道路上有行人的话,很远就停车,轻轻按动喇叭提醒人行,靠近行人身边时,说声’谢谢’,道歉后再通过。相反在日本,行人被骂为’混蛋’,像老鼠避猫儿似地惊慌而逃。日本人是不是有一种错觉,即乘车的人比一般人高一等?”
pp.224
“不对,日本人是不说自己的想法的。’我来请喝茶!是要咖啡,还是红茶?”请便!’无奈还是我决定。然后,他们又会说:’那个人要的是不值钱的那种,太傻了'”。
“这种事情多着呢!日本人不发表意见,而让别人推测自己的想法。”
pp.225
“对别人的好意也是这样。等客人离之后,才慢慢打开包装。这份礼物大约值一午元呀!估了价之后,再决定是否应该感谢。如果一开始就表示高兴,是要吃亏的。”
pp.249
“此外,会议发言时,高明的办法是在不知道与上司的意见是否一致时,决不要说出自己的想法。一般的作法是,首先说’嗯,实际上今天听到这样这样的意见’,如果上司看不去不高兴,就结束说,’因此,我也得注意了’,这样就很稳妥。”
pp.263
日本人甚至忘记了两千年来祖先所经过的苦难,沉醉于日本自开天辟地以来就是世界先进国家之冠这种悠悠梦想之中,他们为美化家庭到处奔,听不进任何批评,世界博览会使这种氛围更是甚器尘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