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西方的智慧 节选

读书笔记 西方的智慧 节选
* 西方的智慧
[2011-01-17 Mon]
罗素
亚北 译
中国妇女出版社
2004年1月pp. 360有一个普遍原则在哲学史上反复出现,并启发了黑格尔的哲学,这就是:世界的
任何部分都是不可能单独理解,除非把它放在整个宇宙的背景之中。因此,只有
整体才是惟一可能的实在。早在苏格拉底之前,哲学家就有了这种观点。当巴门
尼德说宇宙是一个静止的球体时,他就试图表达这个意思。当毕达哥拉斯学派的
数理哲学家们说"万物皆数"的时候,同样暗示了这个概念。较晚的斯宾诺莎则代
表性地提出了如下观点:只有整体才是最终的实在。继承了毕达哥拉斯传统的数
理物理学家们,在探询一个可以解释整个宇宙的最高公式时,也为同样的信念所
左右。牛顿物理学的惊人发展就提供了这方面的例子。虽然要推翻唯心主义宇宙
休系的概念并不难,但如果不设法理解它的意图,就简单地予以否定,是很危险
的。有意思的是,唯心主义体系在某个方面正确地描绘了科学理论的理想。科学的主
旨确实是为我们系统地了解自然提供越来越广阔的视野,并提示出从未被怀疑过
的各种相互关系,把日益增多的自然事件纳入某种理论体系。从原则上说,这种
发展是没有止境的。而且,科学理论不容许出现例外,它必须具有普遍的控制
力,要么适用于一切,要么对一切都不适合。因此我们可以说,唯心主义体系是
一种柏拉图式的整体科学观,也是莱布尼茨所设想的那种神的科学。按照某种方
法,一切都相互联系,这是非常正确的。但如果认为事物因为与别的事物有联系
才发生变化,是错误的。正是在第二种情况下,这种科学观很糟糕地偏离了目标。
另外,由于科学探索的特征之一就是没有止境,所以,把一切事物都看成一种制
成品同样是错误的。黑格尔的立场与19世纪后斯的科学乐观主义没有联系,在19
世纪后期,所有的人都以为关于一切事物的答案就在眼前。就像早就可能预知的
一样,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只是一种幻觉。另一方面,对神的科学进行补充也是
徒劳的。不管在这方面可以说些什么,这都不是它所属的世界,我们这个世界之
外的世界不可能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因此,唯心主义体系是一个不合逻辑的谬误
概念。我们可以用一个例子来更为直接地证明这一点。我有许多真实的信念,比如说,
我认为纳尔逊圆柱要比白金汉宫高,而黑格尔主义者却什么也不承认。他们会驳
斥说:"你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要了解你所谈的事实,你就必须清楚这两个
建筑用的是什么材料,是谁建造的,为什么建造,这样,你需要了解的东西多得
没有止境。在你有资格说自己知道纳尔逊圆柱比白金汉宫高是什么意思之前,你
将不得不了解整个宇宙。"但这样一来,麻烦自然就出现了:按这种说法,我在
认知任何事物之前,都将不得不先认知一切事物。因此,我甚至可能永远也无法
开始。没有人会谦虚到声称自己彻底无知的地步,何况这完全不是事实。我的确
知道纳尔逊圆柱比白金汉宫高,但不会宣称自己像神一样无所不知。事实上,你
能够认知某种事物,而不必了解与之相关的一切。你可以恰当地使用某个词语,
而不必掌握全部词汇。黑格尔坚持认为,就像拼图一样,在完成整个拼图之前,
拼板上的任何一块都是没有意义的。而经验主义者正好相反,他们承认每一块都
有自身的意义。的确如此,如果它真的没有意义,你就不可能拼它。从伦理学意义上说,对体系逻辑学说的批判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如果逻辑
理论是正确的,那么以它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伦理学理论也必定是正确的。但事实
上这个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黑格尔主义与洛克的自由主义是完全对立的。黑格尔认为,国家本身是善的,而
公民则并不重要,只要他们于整体有利就行了。自由主义却认为国家应该照顾到
各类成员的个人利益。唯心主义观点容易导致偏狭、残酷和暴政;而自由主义则
产生了宽容和妥协。黑格尔唯心主义是把世界当作某种体系的一个尝试。黑格尔
的目标完全不是主观主义的,尽管它强调精神。我们可以把它称为客观唯心主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