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春节

有一年春节二猫同学也不管什么春节不春节,今天和昨天大哭,原因是同一个。她剪的巴巴
爸爸找不到了,而她认为再也剪不了这么好的了。此前,猫妈用手机拍下来了,所以,二猫就更想念自己这杰作了。姥姥和妈妈分别劝,而且照着画了一个,二猫亲自剪。一边剪一边小声抱怨,这
纸不像上次那个那么厚,那个巴巴爸爸没有这个这么大。我坐她旁边,看她摆弄新的巴巴爸爸,想说很多。我想重复赵元良老师当年教诲
我的话,"这只是人生中一个小小的挫折,和以后那些相比",但是她还太小吧。我坐了半天,"东西放不好就丢了,有一些找到了更好的,有一些就再也找不到了。
"这是她已经认识到的问题,这个巴巴爸爸准备藏在小床里,就丢不了啦。后来我补充,"爸爸小时候也丢过东西,特别喜欢的。"二猫看我,"是什么?"其实,我忘了。我肯定有过特别喜欢的东西,肯定也有过童年。但是我不记得什么是我专有的,
似乎一切都是跟哥共享的。有块滑石我很喜欢,后来是我专有的了,因为我无意中把它吞肚里了。还有个叫
叫,就是塑料玩具屁股上的金属,有了它,一捏玩具,它就叫。这个叫叫也被我
吞肚里了。其他的,似乎没有什么独占的东西了。但是这种丢掉什么东西的记忆,一定是真实的。而且,还有这样的记忆,我以为再也做不出来更好的了。我写的程序,我写的小
故事,好多都曾经以为那些是最好的,不会再有了。当然,以后都有了更好的。
反倒是曾经敝帚自珍的那些,后来不觉得有多个牛。其实,我特别想抱住二猫,说:那些失去的,都永远也找不回来,除了创造更好
的,我们别无他法。不过,我忍住了,她会说"我热。"曾经的那些记忆,很多个春节。有一年春节,我在地上捡了个小鞭,捻特别短,刚刚看得到。邻居家春艳说能
点,我就点了,小鞭就在我手里炸响。我的手一点也没有受伤,所以还能用十个
手指敲键盘。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相信别人有两部分。一,对方不会欺骗你;二,对方有判断
真相的能力。二者缺一不可。经常有人说"我,你还不相信么?"在地质学院门口的羊汤肉夹听到一位跟同桌的一位以信誓旦旦地口气说过这话,
作为对"我到底能挣多少钱"的回答。修机器的时候,也经常在问完别人现象以后要再亲眼见到一次。好多朋友也表情
流露出不满,"我,你还不相信么?"如果你真的那么可信,就不需要我来替你修了。所有的答案都隐藏在现象之中。
如果能观察到正确的现象,也自然就能解决。有一年春节,除夕,我坐火车一个人回通化老家。整个车厢没有几个人,每个人都可以躺好几个长椅。一个女子让她的三五岁的孩
子给列车员叔叔让路。列车员说"你可真不会说话,也不看看我多大岁数了。
"恩,应该叫爷爷才是。十点左右,车窗外的烟花在黑色的夜空中绽放,无声无息地出现和消失,只能听
到车轮卡嗒的声音。我的桌上摊开的是 C++ Primer,那一段时间一直在看。那天突然感觉通了窍,
好多章好多页就那样翻过去,感觉完全明白了作者在说什么。安静的很多个小时。那时,没有智能手机,所以也没有gtalk,当然也舍不得用
长途电话。春晚直播的时候,我继续,手头没有机器,就在心里面推演代码的运行。所有这些,即使后来有了笔记本和智能手机,也不能替代的。似乎就是那以后,无论出差或者等人约会,我都会随身带一本书。有的书,像设
计模式,就这样看了很多遍。或者带着很多遍,却一个字也没有读。有一年春节,二猫找不到珍贵的巴巴爸爸,我彻夜读keynav代码,也没有从那
2000多行代码里弄出个所以然。这些都会成为过去,时间前行。很久以后,有一年春节,我们再回忆起这些,又会觉得,这些失去和不完美,如
此珍贵。怀念酒,怀念咖啡。怀念,流逝的岁月。

Leave a Reply